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124章 天地杀令

第124章 天地杀令

    “这还差不多,不过你小子放心,我天地酒馆也不白要你的灵酒,一定会付出一个让你小子满意的价格。”酒老面上露出满意之色的道了一句,说话之间,直接从身上掏出两件东西来,放到商天机的面前。

    “酒老,不知这两件东西是?”商天机看着眼前一块上面是雕刻着某种图案的血色令牌,还有一颗看起来像是桃核,身上却是没有半点灵气波动的东西,有些不不解的问。

    “这是老头子从我天地酒馆总部申请过来的,其中的桃核,你小子别看它是毫不起眼,它可是一颗仙桃的核。”酒老悠悠的道。

    “仙桃的核,那这桃核岂不就是仙种了?”商天机双眼放光,咽了咽口水,一脸震惊的道。

    “不错,桃核正是仙种,这可是费了老头子我不少的功夫才从天地酒馆总部申请出来的。”酒老道。

    “不过,桃核是我天地酒馆珍藏了不知是有多久的宝物了,其中的活性在岁月的消磨之下,已经是流失了一大半了,能不能重新将之给种活就看你小子的办事了。”

    “那血色令牌呢,血色令牌能被你老人机和仙桃子之种一起拿出来,应该不是什么简单之物吧?”商天机压下了心中的震撼之意,艰难的将目光从桃核上挪开,出口问道。

    “你小子还算是有点眼力劲,令牌是我天地酒馆独有的天地杀令。”酒老也是没有吊商天机的胃口,直接就是开口说道。

    “拥有天地杀令者,可以免受我天地酒馆的追杀,而且谁要是拥有天地杀令,就可以受到我天地酒馆的庇护,杀令之主如果是因为受到了别的修士,或者是势力的攻击而陨落,那这个修士后者势力就是我天地酒馆不死不休的敌人。”

    “按照酒老你的说法,那天地杀令就是相当是一张护身符了。”商天机眼睛一亮,出口说道。

    “你小子要是这么理解也可以,毕竟在九鼎古界,有胆子招惹我天地酒馆的修士和势力,还真是没有几个。”酒老笑道。

    “就知道以你老人家的身份,是不会让小子吃亏的,这天地杀令和桃核我就收下了,十万葫灵酒,现在我身上就有,等一下再给你。”

    商天机一脸笑意,小小的拍了酒老一个马屁,说话之间,直接就是要伸手将天地杀令和桃核拿到手。

    “你小子想什么好事呢,要不是你小子手中的灵酒的口感比市面上的灵酒,甚至是我天地酒馆酿酒师酿出来的灵酒要好上不少,区区二级灵酒,无论是仙桃之核,还是天地杀令,单一个拿出来不说是换十万葫了,就算是一百万葫,那都是绰绰有余。”

    “不过就算如此,十万葫灵酒,天地杀令和仙桃之核,你小子只能是选一个。”酒老轻手一抬,直接拍开商天机的爪子,开口说道。

    “只能是二选一啊,那你老人家还将天地杀令和仙桃之核一起拿出来,这不是吊我胃口吗?”商天机有些抱怨的道。

    “你小子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选。”酒老催促。

    “我要天地杀令。”商天机脸上闪过挣扎之意,最终心中经过一番艰难的抉择之后,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

    仙种虽然是独一无二,无论是放到哪里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将之放弃了是有点可惜。

    不过,商天机初来乍到,在九鼎古界可以说是毫无根基,现在有了天地杀令,商天机就相当是有天地酒馆当靠山了。

    有了天地酒馆这尊大佛保佑,商天机不说以后在九鼎古界就是可以安全无忧,横行无忌了,但是凭借天地酒在九鼎古界的凶威,至少是没有人敢光明正大的寻商天机麻烦了。

    “天地杀令,倒是个明确的选择,也不枉老头子我一番苦心,有了我天地酒馆的天地杀令之后,你小子接下来得麻烦也就自动消散于无形了。”酒老笑道。

    “酒老你是说如果没有天地杀令,我接下来会有麻烦,不知此话怎讲?”商天机有些惊疑的问。

    “商小子,你可知道财帛动人心,你小子先前交给九龙商会的那批灵酒经过九龙商户流传出去之后,直接就是就是引起了东域诸多修士的哄抢,甚至是拿钱都不一定是能够买得到。”

    “而我天地酒馆能查到的事情,别人自然也是能查到,只不过别人的速度没有我天地酒馆快而已。”酒老提点了商天机几句。

    “酒老你是说有人看上我手上的灵酒。”商天机听出了酒老话中的意思,惊问的道。

    “你小子手上的灵酒值几个钱啊,值得别人惦记。”酒老骂道。

    “那酒老的意思的是嘶酒老你是说”商天机面露不解之意的道了一句,而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错,你小子总算是开窍了。”酒老一幅孺子可教的神情道。

    “多谢酒老,这次还真是多亏了你老人家了。”商天机神情一正,恭恭敬敬的向酒老弯腰施了一个礼,满脸感激的道。

    “行了,你小子也别给老头子来这些虚的了,以后有什么好酒记得给老头子留几葫就行。”酒老罢了罢手。

    “酒老,就凭你老人家能在一些对我有一些想法的修士或者是势力之前将天地杀令拿到小子面前,别的不敢说,以后只要是我商天机开的店铺,你老人家敞开了喝,能喝多少何多少,所有灵酒一率免费。”商天机一脸真诚的道。

    “不过,酒老,我能冒味的问你老人一句吗?”

    “你小子是问我天地酒馆为什么不在别的势力行动之前直接把你给绑了吧?”酒老似笑非笑的道。

    “嘿嘿”商天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小子能酿出无论是纯度或者浓度都比九鼎大陆一些灵酒不知是好上多少倍的灵酒,我要是说我天地酒馆对你小子手中的酿酒之法没有什么心思,估计你小子也不会相信。”酒老道。

    “不过,每一个每一个势力都有自己的规矩,而我天地酒馆的规矩就是不得强取豪夺,这是铁令,也是我天地酒馆和就九鼎古界诸多势力的默契。”

    “要不然,以我天地酒馆对九鼎古界的威胁,天地酒馆虽然是强大,九鼎古界也没有我天地酒馆的生存之地,而且我天地酒馆要绑你小子的话,早在一年前九将你绑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酒老你这样说的话,我倒是有些理解了。”商天机面露了然之意,出口说道。

    也的确,以天地酒馆的性质,九鼎古界诸多势力对天地酒馆本来就是忌惮不已,要天地酒馆真的是敢在横行无忌,看上什么东西就抢的话,估计就算是要付出一点代价,九鼎古界的一些势力也得联合起来把天地酒馆给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