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2章 老祖宗

    白玉莲台之上,有十个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凹槽。

    八卦型,剑塔型,祥云型,针匣型,圆珠型,笼子型,盒子型九片莲瓣共九边,每一边一个,再加上莲台最中间的长桥型凹槽,一共十个。

    除了凹槽,白玉莲台上,每个凹槽前面都有一个白玉掌印。

    “白莲玉台十血槽,其中有九个血槽已经是满血了,剩下的第十个差不多也满槽了,这其中都是我商家历代祖先和我父亲的鲜血。占地几十平米的莲台,要用鲜血注满这差不多占了莲台面积一半的十个血槽,其中的牺牲,可想而知。”

    商天机站在莲台之边,看到莲台之上,除了最中央的长桥型凹槽未被注满鲜血之外,其他的九个都已经是被注满了,想到这其中他商家先祖为此付出的代价,心中也是有些莫名的伤悲。

    “第十个血槽中的鲜血虽然没有满池,但距离槽顶也就只有那最后那不到一寸长的距离了,以我现在的角度看,也差不多了。而我要做的就是接着我父亲的脚步,将其给注满了。”

    “不过一个人全身的血液总量,相比于那不到一寸的距离,再乘以血槽巨大的表面积得到的体积,还是有一定差距,也不知我要放血放到猴年马月才能将之给填满了。”

    “我商家虽然是以商道传家,但也是世代练武,有武道传承。可惜我练武至今,都没有正式突破到后天之境,踏入武修之路,自身的血气终究是比不上真正踏上武道之路的武修。也不知道到我这一代能不能将剩下的血槽给注满了。”

    在莲台边上默默地站了几分钟之后,商天机迈动脚步,来到莲台的中央,看到那长桥型血槽中的血液也快满槽,也是知道商家历代祖先所要做的事情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

    不过,看到那血池巨大的面积之时,商天机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祖宗保佑我,我来了。”

    很快,商天机很快就压下心中的一些负面的情绪,低喃了一声,如同要去完成一件神圣光荣的伟业一般,直接来到长桥型血槽旁边的掌印之前。

    而后,脸色一正,盘坐而下,没有丝毫迟疑,商天机直接伸出自己的左手,印在白玉掌印之上。

    嗡

    商天机的手掌刚和白玉掌印接触,白玉掌印好像是活了过来,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一股巨大吸力从中传出,将商天机的手掌死死的吸附在白玉掌印之上。

    “来了。”

    商天机的手掌被白玉掌印死死的吸住,动弹不得,不过商天机对此是毫不在意,低吟了一声。

    下一刻。

    随着商天机的话音的落下,白玉掌印忽然蠕动了起来,慢慢的变软,最后变成流质白玉浆,将商天机的手掌完全的包裹住。

    紧接着。

    一根根细小的绒毛触须直接在白玉浆之中生成,然后顺着商天机手掌之上的毛孔,慢慢的伸进商天机的血管,将商天机体内的鲜血的引出入长桥型血槽之中。

    “谁能想得到,玉石不仅仅是会自动化浆,更是会直接吸收人血。这一幕要是传了出去,估计是要吓死不少人。”

    商天机虽然早就知道血祭莲台的方式,但还是第一次放血,眼前的一幕对商天机来说,还是有一定的视觉冲击的。

    不过,白莲台吸血,虽然是有点不可思议,但除了视觉之上的冲击之外,商天机本身却是没有什么触痛的感觉,身体上也没有什么不适。

    要是闭上眼睛,不看绒毛触须的话,商天机甚至是感觉不到体内的血液在流逝。

    这就好像是一个人要抽血体检的时候,也就针管刚刺破皮肤的时候有点感觉,血液被抽的时候,要是没有注意看,几乎是没有感觉的,现在商天机就是这种情况。

    但是,商天机慢慢的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随着时间不断的流逝,体内血液越流越多,商天机脸色也是变得有些苍白,身体也是越发的虚弱,眼皮都有要打盹的趋势了。

    “这是要吸死我啊。”

    此时,商天机头晕目眩,而绒毛触须却是丝毫放手的意思,哪怕是以商天机的稳重,也是忍不住的哀嚎了一声。

    嗡

    商天机一声哀嚎,白玉莲台轻轻地颤动了一下,好像是在表达自身的不满,就好比一个正在品尝美食的吃货被人打搅了一样,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不过最后还好,在商天机虚弱得快要昏睡过去的时候,白玉莲台好像也是感觉到商天机身体的极限,绒毛触须终于是恋恋不舍的退出了商天机的身体。

    最后,白玉掌印也是慢慢的蠕动了起来,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商天机也得以将手掌给抽了出来。

    至此,商天机第一次放血结束

    草木枯荣,日月如梭,时光如白驹过隙,旧血流去新血生,一年的时间转眼之间就这样过去了。

    在这一年的时间之中,商天机遵循祖训,每隔十天都会来到这白玉楼之中,爬上白玉莲台,然后放血,祭白莲台,再拖周疲惫不堪的身躯退下莲台,走出玉楼。

    如此往来六六三十六次,每一次都是挑战身体承受的极限。也幸亏商家传承悠久,有些底蕴,商天机每次放血之后都能及时的得到调理,恢复血气,补充本源。

    要不然一年这样下来,商天机不死也得残。

    这一天,如往常一样,商天机又一次走进了白玉楼,来到了白玉莲台之上。

    此时,原本快要被商家先祖血液灌满的血池,再经过商天机一年的努力,离满池也就只剩下那最后不到半层白纸厚薄的距离了,看起来几乎是已经满池了。

    “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是要修成正果了,我商家祖训有言,血池满,神迹现。成败在此一举,就让我看看我商家传承了数代的秘密是什么。”

    商天机非常熟练的来到长桥型血槽之前,低喃一声,面带丝丝期待之意,盘坐而下,将手掌放入白玉掌印。

    接下来,白玉掌印,白玉蠕动,开始吸血。

    对此,商天机神情不变。

    毕竟,商天机放血放了一年,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随着商天机的血液不断的流入血槽之中,那剩下的如半张薄纸般的血池也是慢慢的被填满。

    嗡

    某一时刻,血池中的血液正式达到了血池顶点,血池就此圆满。

    紧接着,整个白玉莲台轻轻地颤动了起来。

    这时,商天机只觉得有一股轻柔的无形力量在束缚着他,猝不及防之下,这股力量直接就将他给推下了白玉莲台,

    “这”

    商天机反应过来之时,竟然已经是稳稳的站在白莲台下,无形力量,精准发力,这一刻的事情,比白玉自动吸血更颠覆商天机的认知,更有冲击感。

    但下一刻,更让商天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十道血光从白玉莲台上的十个血槽之中冲天而起,按照某种玄奥的排列顺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就轰击在白玉莲台的上空,在白玉楼的这一层的楼层空间之中,激起了一阵阵空间涟漪。

    刷

    在血光的攻击之下,楼层上方的空间不断的蠕动、扭曲,逐渐的形成了一个空间通道,当空间通道稳定成形之时,一个脚踏紫色长靴,风华绝代的女子从中踏空而出。

    此女子肤如凝脂,不施粉黛,贝齿红唇,一弯细眉如柳叶,一袭长发用玉簪扎于脑后,紫色玉带束在腰间,干净利落,浑身透露出一股高贵之气,一双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睛,更让人不忍直视。

    “先祖。”

    虚空凭空出现一个通道,从中走出一个绝代神女来就已经是惊世骇俗了,但当商天机看清女子的面容之时,仿佛是见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脑袋之中是一片空白,下意识惊呼一声。

    商家传承了一百多代,自然是有族谱存在的。

    商家族谱之上,不仅有商家历代子孙的名字,更是有历代商家当代家主的画像。

    此女子和商家族谱之上记载着的商家第十八代先祖商洛,是一模一样。

    商洛,当时商家当代家主,也是商家历史上唯一一位女家主,被商家历代传人尊称为商家神女的洛神。

    不过,在商天机的印象中,洛神身为商家第十八代先祖,那就是几千年前的人物了。

    但是,此时原本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是死去的人,却活生生地出现在商天机的面前,也难怪商天机会被惊到。

    “吾乃第十八代商家家主商洛,你是我商家第几代传人?武道修为不达后天之境,为何违背祖训进入商家神楼?”

    商洛一双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眸扫了商天机一眼之后,一眼就看穿了商天机的深浅,面无表情的出口问道,

    其声清脆,非常动听,但其话音中自有一份无法严明的威严存在。

    而且其语言也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种语种,但最不可思议的是,商天机偏偏就听懂了其话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