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百零八章 苫小牧

第七百零八章 苫小牧

    山东巡抚赵颜得到消息立刻找来总兵杨肇基商议出兵剿灭这股胆大包天的山贼,竟然敢攻下冯家镇,这得是多大的胆子。

    当杨肇基听到牛头山牛魔王几个字的时候,吃惊的手中茶盏落地。在赵颜惊恐的目光中,他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赵颜的思绪一下子就想到了几年前闹白莲教的日子,最后解决白莲教后那个人和鲁王起了冲突。

    当时攻打鲁王庄子的好像就是这个牛头山的牛魔王,一想到这件事与那个人有关,赵颜的脑袋顿时变得老大。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流民!上去就被他弄到海外不少流民,这次呢?会不会也是冲着流民来的。

    自己是不是要让各级的官府控制流民,不让他们到海边去。那样的话……,想了一会赵颜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为了几个流民那人都敢跟鲁王硬悍,更不要说他这个巡抚了。万一为了这件事要是让那个牛头山的人马兵围济南府,那么自己这个巡抚就要当到头了。

    左思右想之下,赵颜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压下去。索性冯家镇就是被抢了一点粮食,人员没有太大的伤亡。

    冯举人一家就是受到一点惊吓,没有丢掉性命,自己这边施加压力还是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随后这件事情就像在湖水中丢下了一颗石子,根本就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只是荡起一圈涟漪,再无半点动静。

    那些驻扎在乳山脚下的官军也全部撤走,各地的流民在官府士绅们的有意无意的指引下向着乳山进发。

    每天都有大量的流民来到乳山,他们在这里修养几日恢复下体力后被送到海边登船出海。

    这些登上海船的流民大多有家室,登上海船后一路向北驶入茫茫的大海。丁涛和他的儿子也在其中一条海船上,得知自己要被送到海外时他还有些抗拒。

    但听说送到海外就会立即分配五十亩田地时,他开始不淡定了。从这天开始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那就是长兴军。

    对于长兴军这个称呼他还有些陌生,当知道就是这支军队剿灭了在山东肆虐的白莲教时,丁涛才露出恍然的神色。

    对于这支戚家军的后裔他心中也是充满了向往,当海船在济州岛停泊的时候,他才知道长兴军的强大。

    铺满海面的战舰一眼望不到边,岸边的军营一座连着一座看不到尽头。这里的吃食更是让丁涛坚定了跟随长兴军走下去的信心,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后盾丁涛不再惧怕任何敌人。

    在长生岛停留的一个月时间里,丁涛接受了火铳训练。虽然不能像老兵打得那么准,但也能在队长的口令中列阵射击。

    九月末济州岛的海船再次出发,他们装载了三千长兴军及其家属再次踏上征程,为明年的大规模移民打前站。

    倭国虾夷岛如今已经被长兴军正式命名为北海岛,这里的土地肥沃却一直没有倭人来开发。

    偌大的岛屿上只有一个在倭国排不上号的大名松前家,如今这里名义上归属了萨摩蕃,但萨摩蕃却从来没有派出过一兵一卒。

    松前当代家主松前庆广起初还有些担心,但萨摩蕃一直没有派出人手接管后,他们才放下心来。

    北海岛苫小牧这里水深足有三丈,是北海岛上为数不多的良港。这里居住着不少的阿努伊人世代渔猎,过着原始的生活。

    初秋的天气十分的凉爽,这样的天气会让人十分的舒服。天上更是一片云朵都没有,这样的天气刚好合适出海。

    干巴冬驾着自己的小船出海,每次出海前他都要跪在船头祈求能够满载而归。这次也不例外,正当他祈祷完毕准备登船时,却看到遥远的天边出现了一片白云。

    干巴冬没有在意,他慢慢滑动小船离开了海岸。每次他都不会离开海岸太远,很多部落中的人出海打渔都没有回来,就是因为离开海岸太远找不到回来的路。

    当他到达能够远远的看见北海岛的时候,第一次撒下了渔网。时间不长他开始慢慢的拉动渔网,“嗯?”渔网十分的沉重,难道今天的运气好,一网就打到了大鱼?

    干巴冬站在船舷卖力的拖动手中的渔网,突然他脚下的小船晃动了一下,干巴冬没有在意。

    海上就是这样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涌起一股海浪,他还是卖力的拉网。根据他多年的打渔经验,这一网的渔获可以装满他的小船。

    就在渔网渐渐浮出水面时,干巴冬看到了渔网中的鱼。大大小小的鱼挤在渔网中不停的跳动,看得干巴冬的心跳猛然加快。

    他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了,万一要是用力过猛渔网破掉,到时候哭都来不及。正当他把渔网拉到船舷时,脚下的小船剧烈的晃动了一下。

    干巴冬怒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海浪竟然捣乱。他扭头咒骂了一句,可就在扭头的时候发觉天似乎暗了下来,接下来看到的一切让他呆立在当场,就连手中的渔网滑落在水中也毫不自知。

    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大的船,船上高大的船帆几乎遮蔽了天上的太阳。链接船帆那些帆锁看得干巴冬眼花缭乱,巨大的船身更是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

    一直以来干巴冬觉得松前家的海船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船了,而那条船放到他眼前的这条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海船带起的海浪一波一波的拍击在他脚下的小船,若不是他及时的趴在船上,现在早已被带下大海。

    在大船接近的时候,他看见了船上密密麻麻的人。看着比自己部落还多的外来人,干巴冬心中惊骇莫名。

    他可以想象部落中人见到这么多外来人时的恐惧,到时候整个部落的生气都不会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中。

    干巴冬鼓起勇气大声的质问大船的来意,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正当他打算冒死冲过去的时候,一条在海上飞的快船接近了他的小船。

    这条船在他的小船旁轻巧的一转弯,带起的海水直接掀翻了他的小船。落水的干巴冬感觉自己的身上被什么东西勾住,拖上了那条快船。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部落中有多少人?有多少勇士?附近还有什么部落?……”一连串倭语的问题问得干巴冬有些懵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