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百零六章 何必呢!

第七百零六章 何必呢!

    丁涛刺出长枪时用尽了全力,他的速度比起举起锄头的青壮要快上很多。在锄头还没有下落时,长枪如同吐信的毒蛇般刺中了青壮的咽喉。

    这一枪的力道奇大,直接洞穿了青壮的咽喉,在青壮的脖子后面露出半尺长的枪尖。若不是枪尖后面有红缨阻挡,恐怕半只长枪都会穿过青壮的咽喉。

    这名举起锄头的青壮不可置信的看着丁涛,眼中充满了恐惧。他无力的丢下手中的锄头,软软的倒在地下。

    丁涛顺势抽出长枪对着不远处的护卫和青壮大吼道:“来呀!过来呀!爷爷不怕你们!”

    面目狰狞的丁涛额头鲜血淋漓,身上更是沾染了不少鲜血,一时间吓得剩余青壮没敢动弹。

    接着这功夫,从他身后的云梯上有跳上来几个人。两个刀盾兵站到了丁涛几人的前方戒备着敌人,而长枪兵也是站在他们身后时刻准备出手刺杀冲上来的敌人。

    远处的护卫队长看到了这处堡墙被突破,他带着十几个运粮队护卫冲了上来。自己更是身先士卒杀向已经登上堡墙的十几个新兵。

    他手中的大砍刀势大力沉,一刀就将前方的刀盾手劈得后退一步,手中的盾牌更是露出了破绽。

    护卫队长心中一喜,之前的几次交手他都是用这样的办法斩杀敌人。他已经看出来这群贼人就是一群菜鸟都是花架子。

    只要杀掉几人一定会崩溃,打退几次进攻就能让贼人们提不起再次攻打冯家镇的勇气。

    正当他要乘胜追击砍死眼前的刀盾兵时,突然一杆长枪如毒蛇般刺向他的胸口。大惊失色之下,护卫队长放弃了追杀刀盾兵挥刀格挡开这一枪。刀盾兵也利用这个机会从新站好,再次用盾牌遮挡在了身上。

    这时护卫队长才仔细打量起冲上堡墙这十几个贼人的站队,两名刀盾兵挡在了前方,后面长枪手随时准备突刺,只要稍不留意就被被刺倒在地。

    他刚才就是大意之下差点吃了亏,要想破解这个阵势最好还是以弓弩为先打乱贼人摸阵势。但慌乱的城头一时间上哪里去找弓手。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云梯上又跳上来两个新兵。护卫队长知道自己不能等了,再等下去堡墙就有被对方突破的风险。

    “干掉一个贼人有五两银子,你们还等什么?白花花的银子都不要吗?跟老子冲!”护卫队长呼喊了一声,带头再次冲了上去。

    这次他留了个心眼,没有冲的靠前。跟在银子刺激的双目通红的青壮后面,打算找出贼人的破绽再全力出手。

    面对冲上来高举锄头、木棒、草叉的青壮,新兵们有些骚动。刚才他们就是被这群手持农具的青壮赶下堡墙,不少人的双腿有些颤抖不停的吞咽口水。

    “稳住!稳住!准备刺杀!”丁涛的声音从新兵中响起,刚刚杀死一名敌人的他有些兴奋,直接在队伍中发号施令。

    “刺!”在青壮们接触的瞬间,丁涛喊出了口令的同时,手中的长枪也毅然的刺了出去。只听见“噗噗!!”的长枪入肉声响起,青壮们瞬间就倒下去六七个。

    还没等新兵们高兴,一只大刀就出现在他们的身前。大刀狠狠的看在刺出的长枪上,一刀下去就有三根长枪被斩断。

    护卫队长一击得手大叫一声杀了上来,他挥动大砍刀劈开刀盾兵的防御,抬起一脚踢翻了刀盾兵。

    他兴奋的“哇哇!”乱叫,举起大刀砍向惊慌中的长枪兵。就在他的大砍刀将要落下的瞬间,一个身影从侧面飞扑了上来。

    丁涛的长枪被人砍断心中也有些惊慌,但他看到护卫队长那张得意的脸就异常的恼火。若是被赶下堡墙就等于断了他们一家的生路,为了自己的儿子他也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面对高举大刀的敌人,丁涛丢下手中折断的枪杆,飞身扑在护卫队长的身上。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狠狠的捅向护卫队长的眼睛。

    “啊!”被丁涛扑得站立不稳的护卫队长刚想甩掉身上的贼人,却惊恐的看到伸向自己眼睛的手指。

    他再也顾不得伤人,眼睛若是被手指戳中的下场可想而知。他连忙扭头转身原地转圈,使劲的将身上的贼人甩甩出去。

    丁涛被护卫队长一甩没有戳中护卫队长的眼睛,但也在他的脸上抓出来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护卫队长刚停下身子,就有一根长枪刺到他的咽喉。他连忙扭头躲闪,又有长枪扎向他的胸口。

    他连忙用刀挡开,接下来又是两条长枪扎向了他的大腿,新兵们恨透了这个差点要了他们性命的护卫,不用人下令剩余的几根长枪一起向他身上招呼。

    护卫队长的功夫再好也躲不过连绵不断的长枪,眨眼间他的双腿就被长枪刺穿。他疼得大吼一声,挥刀砍断腿上的长枪,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应,又是一根长枪刺中他的胸膛。

    接着又是几根长枪刺中他的身上,护卫队长难以置信的倒在了堡墙上。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在几个山贼的手里,难道二十多年的武艺都白练了吗?

    随着护卫队长的死,冯家镇的人崩溃了。他们再也不敢挡在新兵的面前,杀红眼的新兵只要看到人就是一枪捅过去,就连一些跪地投降的青壮他被他们屠戮一空。

    这种情况直到老兵们抽翻了几个杀红眼的新兵才结束,直到打下整个冯家镇新兵们还处在兴奋之中。

    他们不相信凭借自己就能打下来这么大的镇子,每个人都感觉自己与以前有脱胎换骨变化。走在冯家镇的街上都不知觉的挺胸抬头,看向那些被俘的青壮眼神中都充满了不屑。

    尽管他们打了胜仗,但没有人去打家劫舍。这是牛魔王大人的规矩,坏了规矩的人都要被赶出乳山寨,所以新兵们除了包扎伤口外就是忙着维持镇内的秩序。

    冯家的住宅大厅内,杜紫藤奸笑着对冯举人说道:“冯老爷!一些身在之物而已,何必呢?到时弄得满屋子血腥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