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百零四章 蚁覆攻城

第七百零四章 蚁覆攻城

    见到胡铁牛时管家就被胡铁牛的模样吓了一跳,老胡的身体庞大压迫的管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勉强拱手说道:“大王!这里是二百两银子,还有两口大肥猪。这是鄙镇的一点点心意,还请大王笑纳!”

    胡铁牛没有说话,上下打量了几眼管家。最后慢条斯理的来到那几锭银子的面前,伸手拿起一块银子用手垫了垫说道:“区区二百两?打发要饭花子呢!牛爷爷我三千多人吃饭不要银子?

    回去告诉你家庄主,拿出出一万两银子加五万担粮食,我牛头山的人马调头就走。不然今日就让你们知道牛头山上牛魔王的厉害!”

    胡铁牛呢身材再配上他凶神恶煞的表情,根本不用演活脱脱一个瞪眼就宰活人的山贼头子。

    管家被胡铁牛身上的煞气给吓得倒退几步,一不小心就屁股平沙落雁式。但管家没有理会屁股上的疼痛,急忙拱手逃一般的回到了冯家镇。

    回到镇里的管家才长出了一口气,那个叫牛魔王的贼人给他的压力太大了,那一瞬间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见到冯举人把牛魔王的条件一说,冯举人当时就把自己最喜欢的茶壶摔的粉碎。一万两银子他到是能拿的出来,可五万担粮食几乎是他存粮的一半。

    这里面很多粮食都是高价收购而来,若是给了牛魔王那贼人,冯家就会伤筋动骨。搞不好从此就会一蹶不振,所以这样苛刻的条件他不可能答应。

    为今之计只有放手一搏,希望他的人马能坚持到县城援军的到达。只要能打退这货贼人,他一定会发动自己的人脉,让朝廷出兵剿灭这货贼人。

    胡铁牛见到那个管家回去,知道对方不可能答应这样的条件。让手下的士兵准备蚁覆攻城,立刻有人将准备好的十几架云梯准备好。只等胡铁牛一声令下,立刻蚁覆攻城。

    三千人马中只有一千人是长兴军老兵,为了不暴露目标他们没有换上长兴军标志性的胸甲和头盔。

    每个人身穿和新兵们一样的竹篾编织成的竹甲,虽然只是竹甲,但也能起到防御劈砍的作用。

    若是遇到强弓硬弩和长枪突刺那就没有办法了,在近距离即使长兴军的胸甲都不能完全抵挡这样攻击,更不要说粗陋的竹甲了。

    胡铁牛把长兴军老兵安排在城下掩护新兵们攻城,六十步的距离堡墙上的弓手刚好射不到这么远。

    而他们手中的长生铳却能精准的命中敌人,在这个距离长兴军可以轻松的压制堡墙上的守军,让新兵们顺利的登上堡墙肉搏。

    看着堡墙下蠢蠢欲动的贼人,冯举人对着自己的护粮队头领说道:“狠狠的打!杀死一个贼人老爷赏银五两!”

    “谢老爷赏!”护粮队的人听到冯举人开出如此高的赏银激动得嗷嗷直叫,这么高的赏银可不多见,多杀几个比得上他们辛苦干上好久。

    这些人都是冯举人高价雇佣来的护卫,如今山东的粮食金贵,运送粮食时难免就会有人把主意打到冯举人的身上。

    所以每次运粮冯举人都会派出大量的好手运送,数百人的护粮队就是山贼、马匪也不敢轻易下手。

    最近护粮队刚刚运送了一批粮食,正在冯家镇休息。若是这货贼人早来几日,冯举人非得束手就擒不可。

    护粮队中不乏使用弓弩的好手,虽然大明不许私人拥有弓弩。但在响马山贼遍地的山东,这条禁令早就和废纸一般。

    若是哪家大户没有几把弓弩护院,如何抵挡那些无处不在的响马!冯举人的护粮队更是有六十多张硬弓,这也是他守卫冯家镇底气之所在。

    胡铁牛没有理会冯家镇的准备,在他看来一个小小的冯家镇根本就不值得重视。若不是为了让新兵们见见血,老兵们一个冲锋就能拿下这个镇子。

    进攻的铜哨在队伍中响起,一千老兵手持火铳来到了冯家镇外六十步的地方。在堡墙上护粮队弓手吃惊的目光中,举起了手中的火铳。

    “火铳!贼人有火铳!”

    “这货贼人哪里弄来这么多的火铳?”

    ……

    在人们吃惊议论声音中,堡墙下的火铳手纷纷开火。这些长兴军的老兵完全就是自有射击,根本就没有用三段击压制城头的火力。

    这种单方面的屠杀根本不用考虑弓箭会攻击到堡墙下开火的士兵,所以老兵们的射击也是格外的随意,完全就是和平时打靶一样。

    “砰!砰!砰!……”铳声如爆豆般在堡墙下响起,那些堡墙上护粮队的弓手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依旧在堡墙上指指点点。

    当“嗖嗖!”的铳弹带着啸音在他们耳边响起时,一个个惊恐的看向周围的同伴。惨叫声瞬间就传遍了堡墙,瞬间就有十几人被铳弹击中倒在堡墙上惨叫。

    这下子护粮队的人傻眼了,这是什么火铳?为什么会有这么远的射程?还没等他们多想,又是一声铜哨在堡墙下响起。

    新兵们抗着云梯冲向了冯家镇,没有了堡墙上弓箭手的压制,他们很轻松的就冲到堡墙下。

    一架架云梯被竖在堡墙上,最先冲上去的刀盾手按照平时训练的样子将钢刀叼在嘴里,一手持盾牌护住头部,一手扶着云梯向上攀爬。

    堡墙上的护粮队和青壮都看傻了,怎么转眼间贼人就把云梯架在了堡墙上,再不做点什么贼人就冲上来了。

    护粮队长急得双目圆瞪,冯家镇被破他们这群护卫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操起一名青壮手中的草叉大吼一声:“都特木傻站着干什么?等贼人上来砍死你们吗?跟我上!”

    他把草叉对准了云梯叉了上去,在五六名青壮的帮助下将云梯一点点的推离了堡墙。在三名新兵惊恐的叫声中,这架云梯被推到摔在了堡墙下。

    其他人见状立刻有学有样,学着护粮队长的样子将云梯推开。堡墙下的新兵们也不甘示弱,一见堡墙上的人推云梯,立刻上来十几个人扶住将要被推开的云梯。

    双方人马在堡墙上下展开了一场较量,临时被搬上堡墙的砖石被丢下堡墙,砸得下面的新兵头破血流。

    一瞬间围绕着冯家镇堡墙的进攻就进入了白热化,杜紫藤看着被不断推翻的云梯说道:“咱们的经验还是太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