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百零一章 坑爹

第七百零一章 坑爹

    “豆子?”

    “石碑低下为什么会有豆子?难道是神灵显灵放进去的?”

    “笨蛋啊你!豆子吸饱水自然要发芽,发芽的豆子不就把石碑顶出来了!”这是个明白人,周围的百姓立刻露出恍然的神色。

    “可不是嘛!上次我家装豆子的坛子受潮都被胀碎了,顶出个石碑自然不在话下!”有一个百姓跟着议论道。

    此刻的百姓才恍然大悟,根本就没有什么圣水。一切都是这三人在装神弄鬼,再想到石碑上的字迹,再傻的百姓也明白了他们的用意。

    “打死他们!”

    “把他们送去官府,白莲妖人就该被烧死!”

    “前两年我家被他们祸害的家破人亡,现在有祸害到咱们乳山寨,烧死他们算了!”

    ……

    听着周围百姓七嘴八舌的话语,白衣女人彻底陷入了绝望。她浑身颤抖着趴在地下,根本不敢看周围愤怒百姓的眼睛。

    人群中一个尖嘴猴腮的读书人看到大事已定,悄然退出人群不着痕迹的离去。刚才几个议论豆子的几个人也逐渐的退出人群,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莲教在乳山寨的行动刚刚开始就被破坏,除了那三人外,还有十二人被牛魔王吊死在寨门前。

    “都特木的立正站好!谁要是动一下小心吃竹笋炒肉,接连犯错的没有午饭!”一个身穿铁甲的教官手持竹棍在站得笔直的新兵中走来走去,时不时的用手中的竹棍戳一下新兵的腿弯。

    若是被一戳就弯的腿,换来的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竹棍。几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丝毫没有怨言,依旧站得笔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丁涛也是新兵中的一员,自从他的身体恢复后就加入了新兵的训练当中。虽然每日什么也不做都会有最低的口粮,每日一块黄金面的饼子。

    但他无法看着儿子跟他一样忍饥挨饿,加入新兵最大的好处就是每天都会得到两个成人的口粮。

    加上新兵吃住都是在军营,所以这些口粮完全可以分给家人。为了能让儿子吃饱饭,丁涛决定加入到新兵中去。

    如今只要给他们父子一口饱饭,就算让他去造反都在所不惜。更何况只是攻打几处为富不仁的庄堡,这样的活计干起来丁涛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训练他们的教官走到队伍的前方,脸上露出一抹坏笑。开口说道:“很好!你们现在看起来有了几分样子,不过接下来还要经过一点考验。只要有丝毫乱动的就没有午饭,希望大家都能坚持下来!”

    看到那一抹坏笑,丁涛本能的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从外面跑进来了一群孩子。

    丁涛的瞳孔猛然方法,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儿子狗剩。而且这些孩子的手里在拖着一个个大竹筐,筐里黑漆漆的看不出什么东西。

    已经站了一个多时辰的丁涛浑身全是汗水,身上竹篾编成的双层竹甲几乎透不过气来。湿漉漉的衣衫贴在身上难受极了,若不是在训练他早就找个地方冲洗下黏糊糊的身子。

    就在他诧异的时候,只见孩子们从筐里抓出来一块黑漆漆的东西向他们这边砸了过来。

    “啪!”一块又粘又臭的稀泥煳在了一个新兵的身上,这名士兵本能的躲了一下。教官那粗大的嗓门立刻传了过来:“徐攀!你小子的午饭没了!再特木的动,今天的口粮取消!”

    随着教官的大嗓门,那些想要躲闪的新兵一动不敢动,任由那些稀泥煳在身上、脸上。那群孩子到是玩的十分的开心,大笑着将一块块稀泥甩到新兵的队列中。

    丁涛的身上已经挨了两块稀泥,他的瞳孔猛然睁大。在他的视线中狗剩正从竹筐里拿出了一块稀泥,向着他甩了过来。

    这块稀泥越过了前面两排的新兵直接飞向第三排的丁涛,丢出人稀泥的狗剩立刻就看到了第三排的父亲。

    在他的惊呼中这块稀泥正中丁涛的脸上,丁涛被这块稀泥砸得脑袋一阵摇晃,但他很快就站直了身体。

    没有听到教官的怒吼,他知道自己挺过了这一关。但接下来的血腥味让他有些不适应,他就在自己的鼻子上看到了一节鸡鸭的肠子。

    太坑爹了有没有,他在看向儿子的眼神有些不善。狗剩更是吓得向后退了几步,躲在了孩子们的中间。

    教官看着队伍中的一些新兵满意的点了点头,除了被砸中摇晃了下身子外,还没有人乱跑。接下来他要下重手了,一阵坏笑中他从怀里逃出来了一串鞭炮。

    在新兵们吃惊中,点燃的鞭炮被丢进了新兵的队伍中。“噼里啪啦!”的阵阵爆竹声中,终于有了第一个逃跑的人。

    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转眼间就有三分之一的人逃走。丁涛强忍住逃跑的冲动,咬牙坚持了下来。

    其实鞭炮的伤害也就是那样,除非被丢到脚底下,否则根本不会有丝毫的损伤。就算是被丢到了脚下,也不过是有些疼痛罢了,跟教官的竹杖根本就没法比。

    当教官宣布解散的一刻,场中还站立的新兵都松了一口气。随后教官当场宣布,逃走的人被赶出了军营。胆小懦弱的根本不配留下来成为乳山寨的士兵,只配当一名搬运物资的民夫。

    当天的晚餐吃的格外丰盛,每人都有一大块肉。丁涛端着盛满白米饭的大海碗,上面已经被浇上了一大勺子肉汤。

    他狼吞虎咽的吃完米饭,却把那块肉小心翼翼的抱起来藏进自己的怀里。接下来是他们新兵难得的两天休假时间,他要把肉就给长身体的狗剩。

    ……

    手持长枪的丁涛觉得自己比平时要精神许多,手中的这杆长枪更是让他觉得自己英武不凡。

    被打磨的锋利无比的枪尖散发出阵阵寒光,离得老远就能感觉出上面阵阵的寒意。手中拿着这把长枪,他感觉自己走路都要轻松了许多。

    “都打起精神来!让那群囤积粮食的大户都瞧瞧咱们牛头山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