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父与子

第六百九十九章 父与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丁涛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他眼帘的是自己儿子那张稚嫩的脸庞,丁涛不禁苦笑了下。

    “爹!你醒了!”狗剩高兴的叫道。

    “儿啊!没想到你也没有逃过这一劫,咱们全家免不了在阴曹地府团聚!哎!”丁涛唏嘘的说道。

    狗剩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家老爹说道:“爹!你说什么呢?你都昏睡了三天,一定饿了!我给你弄点吃的去!”

    说着狗剩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接着外面传来了清脆的欢笑声“我爹醒了!我爹醒了!……”

    丁涛想要抓住儿子问个清楚,可他一动浑身就是一阵剧痛。难道自己没死?不然怎么会感觉到疼痛?

    这时他才打量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一处破败的土屋。窗户纸已经多出破损,但屋子被打扫的很干净。

    而他的身上盖着一床破旧的棉被,不过上面没有异味,一看就是经常拿到外面晾晒的结果。

    身上更是被人用麻布绑了好几层,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大号的粽子。扭头左右打量,发现在屋子角落的一张桌子上摆着一个粗瓷坛子,坛子后面有一块木牌。上面歪歪斜斜的用刀刻着几个小字。

    他不认识字,但看到小坛子和木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狗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严先生!快点!我爹醒了,你倒是快点啊!”

    “小猴崽子!你倒是慢点!我这把老骨头都要被你拽散架了,你爹醒了是好事,可也不能要了老头子的命啊!”一个苍老的声音接着传来。

    房门被人推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先进来的狗剩跑得满头大汗,他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药箱。

    这个药箱背在狗剩的身上几乎要拖到地面,他的步子很快频率却很快。时不时的木箱还拖在地上,里面发出瓷瓶互相碰撞的声音。

    即使如此狗剩的手里还拉着以为须发皆白的老者,看老者气喘吁吁的样子就知道累得不轻。

    “小猴崽子!慢点!老夫的药箱都要被你弄翻了,若是药瓶打翻损失可就大了!”老者一脚心疼的模样,看着不时拖在地下的药箱一脸便秘的表情。

    “慢点!狗剩!慢点!还不快请老先生坐下!”丁涛瞧见儿子累的满头大汗,不由得心疼的说道。

    狗剩一直把老者拉到床榻边缘,才找了个板凳放在老者的身后。老者坐定后喘了几口气,让呼吸平稳了些才伸出手指捏住丁涛的手腕闭目沉思起来。

    过了片刻才睁开眼睛,查看了下丁涛的伤处,才说道:“小哥恢复的很快,我给你这个方子,吃上三五日就可以下地活动,切记不可劳累,一月后就可恢复如初。”

    “多谢先生了!”丁涛说着脸上涨的通红,他身后在身上摸了一下,然后就尴尬的说道:“先生!这诊金……”

    老者微微一笑说道:“小哥不要客气了,你给老夫银钱老夫也不会要。咱们都是牛爷的人,老夫也就会看点小病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老者就写了张药方,背起药箱向外走去。走到房门处还停下了身子,回头说道:“你儿子不错!把你照顾的很好,不然你也不能这么快醒来!”

    丁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被人救了,而且儿子狗剩在这里生活的还不错。自己一身的伤让人治好,最重要呢是郎中还不要钱。

    自己这是在做梦吗?要知道穷苦百姓最害怕的就是生病,一但家中之人要是得了重病,很快就能将这个家庭拖垮。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救自己的人会是谁?是那个牛爷吗?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正当他疑惑之际,儿子狗剩端着一个粗瓷大碗走了进来。

    大碗中是金黄色的米糊,还没走近丁涛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气。“咕噜!”的声音传了出来,丁涛的露出尴尬之色。

    “爹!趁热吃吧!严先生说您刚醒,只能先给您喝碗糊糊粥。快吃吧爹,可香了!”狗剩说着就把大碗递到丁涛的眼前。

    丁涛接过大碗忍住饥饿没有立即喝粥,而是开口说道:“爹不饿!狗剩你先吃一点!”丁涛嘴上说着不饿,可肚子却出卖了他。

    听着肚子“咕噜”的声音,狗剩说道:“爹!你吃吧!孩儿已经吃过了,黄金面的饼子可香了!”

    ……

    三天后的清晨,狗剩扶着丁涛走出了屋子。刚刚走出屋子,外面就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只见一队百人左右的人整齐的向前跑动,一名手持木棒的人还在大声的叫骂。

    只要有人掉到队伍最后就是一棍子打过去,挨打的人“哎呦!”一声叫唤赶紧跟上队伍。其他人目不斜视就像没有看到一样,显然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狗剩!这就是你说的牛魔王训练出来的好汉?”丁涛指着这队跑过去的汉子问道。

    三天的时间他已经了解了大概,这里已经非常接近海边,是乳山内的一个寨子。寨子中的首领别人都叫他牛魔王,手下有着一千多汉子。

    别看这位牛魔王是个占山为王的山贼,但心肠特别的好。从来不欺负百姓和流民,反而对流民不错乐善好施。

    他经常率领山上的弟兄下山对那些趁着灾荒囤积粮食的大户出手,每次都会满载而归。而且这人把抢劫到的粮食分给流民,引得流民们争相来投。

    而他们父子就是被下山打粮的牛魔王带人给救了回来,让丁涛悲伤的是,李氏在被发现时已经没了气息。

    在狗剩的坚持下,火化了李氏的尸骨跟随父子二人回到了乳山寨。在这几天内狗剩似乎突然长大了,将昏迷不醒的丁涛照顾的无微不至。

    直到今日丁涛能下地才扶着自家老爹出来活动下僵硬的身子,刚刚出门就见到了一堆正在训练的汉子。

    “爹!牛爷的人马可厉害了,他带着孩儿返回时就有一队官兵拦截。你猜怎么着?只是一个照面官兵就落荒而逃,牛爷的兄弟一个受伤的都没有,还白捡了好多官兵丢下的兵器!”狗剩说着,一脸自豪的表情,那样子就像那场战斗是他在打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