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九十八章 贼老天!

第六百九十八章 贼老天!

    两个妇人在地下撕打了一会,一道血箭从两人中喷出。焦急等待的狗剩吓得“啊!”的一声,他连忙跑过去查看两人的状况。

    地下一直撕打的两个女人分开,王寡妇的脸色惨白她用手捂着脖子上的伤口躺在地下看着一旁的李氏。

    李氏挣扎着做了起来,对着地下的王寡妇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贱人!让你惦记我家的狗剩,让你抢我家的吃食……”

    一边痛骂李氏还用力的踹了王寡妇几脚,就在她发泄的时候,从远处步履蹒跚的走来一个身影。

    被狠踹了几脚的王寡妇放肆的大笑起来,笑声之大连脖子上喷出的血都加快了不少。“刀疤来了!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李氏母子也被吓得脸色大变,坐在地下的李氏将狗剩护在身后,手中攥紧菜刀随时做好拼命的准备。

    走过来的人脚步踉跄,但却一直在向着这边走动。直到近了,李氏才不确定的问道:“当!当家的!是你吗?”

    这个身影听见李氏的声音加快走了几步,黑夜中露出了一个浑身浴血的人。“败家娘们!看到你们娘俩真好!”

    这个身影扑倒在李氏的面前,用颤抖的手摸向李氏的肚子。李氏这才看清楚自家男人,丁涛的头顶不停的往外流血,一支胳膊被打折。

    一条腿似乎也受到的重伤,从破损的裤腿中可以看到肿得老高。看到丈夫变成这般模样,李氏的眼泪掉了下来。

    她知道自家男人为了他们母子已经拼尽了全力,与两名穷凶极恶的人搏斗还能活下来完全就是个奇迹。

    “败家娘们!你……你~”丁涛瞪大了眼睛,情绪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他吃惊的叫出了声,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李氏摇了摇头,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当家的!你和孩子没事就好,歇一歇吧!狗剩还要你扶养张大,他不能没有爹!”

    王寡妇在丁涛出现的一刻就松开了手,她瞪着眼睛离开了这个世界。

    “汪汪!……”几声狗叫出现在漆黑的夜里,在他们的四周出现了几个猩红的眼睛。丁涛看到这些猩红的眼睛焦急的对李氏说道:“跑!带着狗剩快跑!野狗吃过人眼睛才是红的,快点带着狗剩逃!”

    丁涛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怒目与跑过来的两只野狗对峙。另一边李氏在狗剩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艰难的挪动步伐想要离开。

    “娘!走啊!你倒是快点走啊!再不走野狗就要追上来了!……”焦急拉着母亲离开的狗剩一回头,突然瞪大了眼睛。

    只见在母亲李氏的小腹正插着那把锋利的剪刀,李氏见到儿子吃惊的样子,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

    “儿子别怕!接下来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娘要留下陪你父亲。他为咱们娘俩做得够多了,我走不了了,总得为他做点什么!”李氏说完推开儿子的手,转身向着丈夫身边走了过去。

    丁涛看了一眼来到自己身边的妻子,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一支冰冷粗糙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手,随后丁涛看到了妻子略带笑容的脸。

    远处的两条野狗加速扑了过来,他们夫妻身子一震没有看向冲过来的野狗,而是彼此看向了对方。在对方的眼中他们看到了久违的柔情,那是新婚之夜掀开盖头时才有的眼神。

    两条野狗越来越近,要看就要扑倒他们身上。一个瘦小的身影冲了上来,“滚开!别伤害我爹娘!滚开~滚……”

    狗剩不停的挥舞手中的树枝驱赶着两支凶残的野狗,野狗被狗剩挥舞着树枝挡在外面。他们有些不愿意硬抗狗剩手中的树枝,却有舍不得到嘴的肉。

    它们在狗剩身前“汪汪!”直叫,找准机会就要试探着扑上来。狗剩却状如疯魔,拼命的挥舞树枝驱赶野狗。

    丁涛夫妇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还露出担忧的神色。狗剩的年纪太小了,完全是靠着身上的血勇挥舞树枝吓住了两条野狗。但他的力气毕竟有限,总有力竭的时候。

    当野狗发觉狗剩没有威胁后,就会立即扑上来将狗剩撕成碎片。到那时他们一家三口还是逃不掉,全部都要成为野狗的食物。

    渐渐的狗剩挥舞树枝的速度慢了下来,力量也没有刚才那么足。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已经被累得满头大汗,不停的大口喘气。

    “狗剩快走!不要管我和你娘了!”丁涛见到儿子有危险,大声的喊了一声。

    “不!我要保护你和娘!”狗剩倔强的挥舞树枝。

    这时一条野狗扑了上来,狗剩的树枝打在野狗的身上。野狗只是身子一顿酒停了下来,它的眼中的红光更加明显。

    这一下树枝的抽打并没有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它似乎感觉到眼前这个矮人在虚张声势。

    它慢慢的低下了头,露出了嘴里尖锐的牙齿,全身都紧绷起来,下一刻就会发动全力一击。

    狗剩的眼中出现了恐惧,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就在野狗扑上来的一刻,李氏从狗剩身后冲了出去。

    这一刻她一点也不像身受重伤的样子,对儿子的关心让她忘记了插在小腹上的剪刀,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李氏被野狗撞倒在地,但她的手死死的抓住了野狗的前腿。被抓住的野狗张口就咬在李氏的胳膊上,另一条野狗也扑在李氏的身上撕咬她的大腿。

    “啊!啊!……”声声惨叫从李氏的嘴里传出,她用尽力气喊出了一声:“儿子!快跑!”

    狗剩此刻被吓得杀掉了,呆呆的看着惨叫的母亲不知所措。丁涛却没有闲着,他扑到野狗身上,一口咬在野狗的耳朵上。

    野狗被夫妻二人的拼命给吓住了,尤其是一条野狗的惨叫让两条野狗有了退意。它们松开了李氏,转身向着黑暗中的远处逃离。

    看着逃走的野狗丁涛趴向妻子的脸,他轻轻擦去妻子脸上的血渍,痛苦的高呼一声:“贼老天!你睁开眼吧!”随后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