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九十七章 疯子

第六百九十七章 疯子

    刀疤脸用尽全力挥动木棒打向躺在地下的丁涛,他的脑海中已经想到丁涛脑袋会像西瓜一样被打碎,红白的脑浆会涂满地面。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上次打爆的还是一个女人的脑袋。为了让那个女人不再反抗,他就是用这根木棒砸碎了那个女人的脑袋。

    木棒距离丁涛的脑袋越来越近,地下的丁涛瞳孔猛然变大。难道就这样死了吗?自己死后妻儿会怎么样?

    不!不能就这么死去!丁涛在木棒砸在自己脑袋的瞬间用力的一偏头,手在地面上抓起一把沙土向着刀疤脸扬了过去。

    木棒带着风声砸在他脑袋一侧,溅起的沙石土块打在脸上让丁涛感觉火辣辣的疼痛。地上的丁涛猛然起身,向着刀疤脸扑了过去。

    刀疤脸一击不中双手震的一阵发麻,但接下来的一把沙土正好打在他的脸上。细小的沙土扬了他一脸,刀疤的双眼顿时被沙土迷住。

    他连忙快速的后退几步,腾出一只手使劲得揉眼睛。打斗中眼睛被迷可不是什么好事,看不清楚的情况下随时都会被丁涛翻盘。

    刀疤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在胸前挥舞着木棒。几下之后他才勉强睁开了眼睛,当睁开眼睛的瞬间却看到了一个身影在自己视线中修建的放大。

    映入眼帘的是丁涛那张狰狞的面孔,还有漆黑的手指。刀疤大叫一声身子被丁涛撞中,两人一同扑倒在地。

    丁涛为了自己的妻儿早已忘却了自己的生死,如今在他的心中只有无边的杀意。他要杀掉这些觊觎他妻儿的滚蛋,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他的一把沙土建功,起身的他没有去捡甩出去老远的菜刀,而是赤手空拳的扑向刀疤脸。

    若是让刀疤脸恢复了视力,就算他拿到菜刀也会是和刚才一样的结局。他趁刀疤脸揉眼睛的时候纵身扑了上来。

    虽然丁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但他也知道这是你死我活生死存亡的时候。下手的目标直接就是刀疤脸的眼睛,只有重创刀疤脸他才能救下自己的妻儿。

    就在刀疤脸睁开眼睛的瞬间,丁涛的手指也到了他的脸上。咬牙切齿的丁涛心中没有一点的怜悯,手指直接插入刀疤脸的眼眶。

    刀疤脸刚睁开眼睛就被手指捅了进来,那种剧痛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承受。他双手捂住眼睛在地下不停的翻滚,惨叫声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出去老远。

    正打算去追那对母子的矮个男人听见刀疤脸的惨叫立刻停下了身子,他转过身子看到的是慢慢从地下站起来的丁涛。

    只见刀疤脸双手捂脸躺在地下惨嚎,顺着他捂脸的双手鲜血正在汩汩的流出。而丁涛则是用刀疤脸的木棒拄地站了起来,向前一步踩碎了一颗白色的眼球。

    眼球爆开的瞬间,矮个男人的心也跟着猛跳了一下。他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丁涛,不明白老实巴交的农民怎么变得如此的凶残。

    “老二!黑子!杀了他!你给老子杀了他!……”刀疤脸双目失明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双手在身前不停的划拉,用力的嘶吼着。

    丁涛没有搭理废掉的刀疤脸,举步向着黑子走了过去。他的心中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还有着一丝兴奋。

    那是死里逃生的庆幸,还有杀掉大敌的畅快。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外界的事物,只剩下了黑子的身影。

    丁涛越走越快,最后小跑着冲向黑子。黑子看着冲过来的丁涛,目光一冷挥动木棒打向丁涛。

    面对打过来的木棒,丁涛没有躲闪,用手中的木棒捅向黑子面门。他还没有从打爆刀疤眼睛的兴奋中出来,与黑子交手的目标还是对方的眼睛。

    黑子被丁涛给下了一跳,数月前他也不过是普通的流民,身体或许还没有丁涛强壮,面对拼命的丁涛气势上就若了三分。

    他可不敢跟一个疯子拼命,面对丁涛捅过来的木棒黑子连忙扭头躲避。但他的动作可没有脑子那么灵活,被丁涛一棍子捅在脸上。黑子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半边脸好似嘴里塞进去半个馒头。

    而他手中的木棒也砸在丁涛的头上,鲜血从丁涛的头顶流下染红了他的脸庞。一次简短的交手就让两人同时受伤,两双仇视的目光在空气中迸射出一团火花。

    ……

    李氏拉着儿子拼命的向前奔跑,但王寡妇却死死的追了上来。他们一追一逃很快就跑出去了一里多地,身体瘦弱的几人都没有了力气停下来喘气。

    “王寡妇!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李氏护住儿子转身瞪着王寡妇问道。

    王寡妇也累得喘不上来气,她听到李氏的文化突然笑了。那笑容带着一丝丝的凄惨,还有一点回忆。

    “哈哈!!我儿子三岁开蒙,五岁就能背书,张大一定能中举。到时我家就是士绅老爷,就是耕读世家。

    嘿嘿嘿!!!都是些该死的世道,儿子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我还能怎么办?找不到吃的我们娘俩都得死,死一个总比两个都死要强吧!你说是不是!

    那时我遇到了刀疤,我才不管那是什么肉,反正吃了我就死不了!哈哈哈!!!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能带着儿子活下来?小孩子就应该死!都应该死!他们都是食物,就是肉,吃了不饿的肉……”王寡妇歇斯底里的叫着、笑着。

    “疯子!你疯子!自己儿子的肉也能咽得下去,你已经疯了!”李氏被心里扭曲的王寡妇给吓到了。

    “疯?疯了好!在这乱世,不疯怎么活的下去。就像你们一家子都会成为别人口中的食物,尤其狗剩的手指,一定很好吃!”王寡妇说着走近了李氏母子。

    李氏挥舞着菜刀,口中喊道:“别过来!你个疯子别过来!”

    王寡妇从怀中掏出一把剪刀,向着李氏扑了过来。口中大声的喊道:“死吧!贱人快死吧!”

    两人转眼就纠缠到一处,翻滚着撕打在一起。狗剩在一旁干着急帮不上忙,急得只能大声的喊:“娘!娘你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