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九十五章 一路向东

第六百九十五章 一路向东

    夏季的李家台死气沉沉,一点也没有往年的欢声笑语。此刻再也没有人去笑话丁涛一家的傻子行为了。

    官府的差役刚刚光临了村子,百姓家里仅有的一点余粮都被收走。大部分人家将田地抵押给了士绅老爷才勉强交上了夏税,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熬啊!

    丁涛一家和其他人一样非常的瘦弱,但他们的脸上比让人多出了一丝红润。这在村民都被饿得走不动力的情况下实数罕见。

    村里的人明显少了很多,显然留下来只能等死,出去当流民还能有一丝的活路。随着时间的流逝,村中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丁涛站在村口看向远远,他知道自己一家也要离开了。

    他们家之所以比别人坚持的久完全是蝗虫的功劳,每次在炖野菜草根时都要放一把蝗虫粉。

    这样做出来的野菜不但有鸡肉的味道,还能比干吃野菜抗饿。但蝗虫收集的再多也不能当成饭吃,总有吃完的一天。

    一天的早晨丁涛带着家人踏上了流浪之路,这段时间也有不少流民经过他们的李家台。从这些流民口中丁涛听说了一件事情。

    一路向东走就有活路,流民们也不知道这个消息的真伪,但在这个灾荒遍地的年岁里,希望总能给人们动力。

    丁涛带着妻儿辨别了下方向,向着东方而行。这就是最后离开家乡的好处,不至于漫无目的的游荡。

    但坏处也有很多,路上能吃的东西已经被收刮一空。就连地皮都被翻起三尺多深,饿疯了的人们吃光了一切可以咽下去的东西。

    这时候别说是树皮和草根了,地上脚跟杂草都看不见。路上随处可见倒毙在路旁的流民,很多村子都变成了空无一人的鬼域。

    这已经是丁涛一家人出来的第五天了,他们加入到了一个小型的流民潮中。这个队伍中的流民只有一百多人,大多数人互相都不认识。

    为了能在纷乱的灾年存活下去,他们聚在一处抱团取暖。这群人的数量非常不固定,今天加入了几人,明天又会有几人外出再也没有回来。

    “娘!我饿!”狗剩在李氏的怀中动了一下,眼巴巴的看着抱着自己的母亲。

    李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声在儿子耳边说道:“狗剩再忍忍,等爹回来就有吃的了!”

    看着孩子那期盼的眼神,李氏把手伸进怀里老半天才扣出来一小撮粉末。狗剩看到粉末眼睛顿时充满了神采,他飞快的把李氏的手含在嘴里用力的吸吮。

    看着儿子一脚满足的神色,李氏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就在此刻一个尖锐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那声音如同两块瓦片在一起摩擦般难听。

    “呦!丁家娃崽吃什么呢?这么开心!”

    李氏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变,转头怒视着对方凶狠的吼道:“王寡妇你给老娘滚远点!再打狗剩的主意,老娘砍死你!”

    说着李氏就操起一把菜刀对着王寡妇恶狠狠的比划着,只要她敢上前一步立刻就会砍下去。

    王寡妇只是停下了脚步并没有退走,她用贪婪的眼神看了狗剩一会才悠悠的说道:“在这乱世还能养娃,你们夫妻肯定藏了吃食!”

    她的话立刻就引来周围贪婪的目光,很多双眼睛看向李氏母子的目光都充满了贪婪。饿疯的人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尤其是听到吃食两个字更是双眼放绿光。

    李氏听到王寡妇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子,她怀里那一点蝗虫粉是他们家的命根子。若是被这群人知晓,转眼就会被抢光。

    她猛然站起身子,将狗剩护在自己的身后。歇斯底里的喊道:“王寡妇!你个扫把星,克死了自家男人,又把儿子卖了当菜人。如今又来打狗剩的主意,老娘跟你拼了!”

    李氏手持菜刀不再迟疑,挥舞着冲向王寡妇。她下手根本就没有留情,一刀向着王寡妇头顶劈去。

    自从他们夫妻带着儿子加入流民队伍,王寡妇就已经多次找上门,要把狗剩送去当菜人。所谓的菜人就是把狗剩送到别人嘴里,丁涛夫妻当场就明确拒绝,为此丁涛还砍死了一个壮汉。

    若不是夫妻二人发狠,狗剩早已成为别人肚子里的食物。今日王寡妇似乎看出来了什么端倪,李氏若是再忍下去,不等丁涛回来,他们母子就会失踪。

    王寡妇没想到李氏真的砍上来拼命,她被吓得转身就逃。李氏追出去十几步才听了下来,对着王寡妇的身影恶狠狠的喊道:“再让老娘看到你,活劈了你个贱人!”

    李氏没敢追出去太远,一是她被饿得没有了力气,刚才那是强撑着跟王寡妇拼命。二是她不能留儿子单独在原地,四周都是不怀好意的眼睛,狗剩没有大人看护根本活不下去。

    直到日头偏西丁涛才走了回来,今天他的运气不错,带回来了两只老鼠。在这个灾荒年岁,能抓到老鼠就是最大的运气。

    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吃下一只老鼠,丁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与妻子分食了另外一只老鼠,看着丈夫将老鼠骨头都嚼碎咽下,李氏才说了白天王寡妇的事情。

    正在嚼骨头的丁涛突然停下了,他想了一会说道:“这里不能待了,今晚咱们就走!”

    ……

    “狗剩!狗剩!……”

    睡得迷迷糊糊的狗剩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仍然是漆黑一片,就嘟囔道:“爹!困死了!让我再睡一会!”

    “狗剩!别睡了,咱们要赶夜路,快点起来”丁涛在儿子耳边轻声急切的说道。

    这时狗剩把清醒了过来,从枯草上爬了起来,跟在父母的身后悄悄的离开。他们一家走得十分小心,生怕惊醒其他人。

    当他们走出宿营地时才长出了一口气,直到此刻三人的心才放了下来。夫妻二人同时伸手进怀里摸出一小把粉末塞进嘴里,又给了儿子一点。

    略带一点鸡肉的味道让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就在他们一家放松下来的时候,前方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么晚了不睡觉,你们一家在这里偷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