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旧港宣慰司

第六百八十六章 旧港宣慰司

    阿香一家生活在巨港已经很多年了,十四岁的她经常憧憬爷爷口中所说的旧港宣慰司。听爷爷说大明的海船巨大无比,宛如一座小岛。

    海船上都能让战马仅凭的驰骋,更是有着无数的天兵。海船所过之处,但有不服王化者立刻出兵灭之。

    当年旧港宣慰司受到爪哇国的逼迫很多,若不是汉人联合起来拼死反抗早就被人灭掉。是大明的船队来到旧港震慑了爪哇人,一提起当年船帆遮蔽了整个海湾的场景,老人就是一阵的心驰神往,就好像他亲眼所见一般。

    虽然阿香知道自己爷爷也是道听途说,但却不能阻止她无数次梦中的幻想。几年前红毛鬼的战舰来到巨港,当时她差点以为那就是大明的海船。

    她失望了从巨舰上下来的并不是明人,而是一群身上带着恶臭,红头发的坏人。这些人的到来打服了当地的爪哇人,却并没有让汉人的生活好起来。

    相反那些土著爪哇人经常到渔村骚扰村民,一不小心就会有人被土著掠去。村子中的渔民只能圈起村子与与土著拼命,每年都有人在争斗中去死。

    这些土著实在太可恨了,他们懒惰异常、不事生产整天,却眼馋吃苦耐劳汉人们的财富。只要抓住机会就会冲进汉人的距离第劫掠一番,对此那些红毛鬼不闻不问。

    巨港生活的汉人日子过得越发艰难,虽然此地粮食可以一年三熟,但汉人们一直在战战兢兢中度日。

    本来他们已经任命,可今日阿香再次看到了希望。巨大的海船,铺满海面的船帆,这一切都和爷爷描述中的一模一样。

    阿香见到了这支船队立刻呼唤船舱中的阿爹出来观看。阿香的话音刚落,从船舱中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阿香!不去摇撸又在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从船舱里钻出来一个中年男子,脸上被海风吹出了一道道的口子,加上被晒的黝黑的脸庞,让这人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当他被女儿拉着看向远方的海面时,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海船,他揉揉眼睛仔细的观瞧船上的旗帜。

    当他看清楚船上的蓝色日月大旗时,不禁激动的热泪直流。口中喃喃的说道:“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天朝上国没有忘记旧港宣慰司,没有忘记海外离家的游子啊!呜呜!!……”

    看着泣不成声的老爹,阿香反问道:“阿爹!你怎么肯定就是大明来人,万一来的要是红毛鬼呢?”

    “你这孩子!日月当空乃为明,你看看那旗帜可是有日月?”中年汉子笑着说道。

    这时阿香终于注意到了船上的旗帜,当她看见蓝色日月大旗时,两只漂亮的大眼睛立刻笑成了弯弯的月牙。

    中年人似乎响起了什么,突然说道:“阿香!找块去摇撸,不可冲撞了大明的船队,不然可是死罪啊!”

    说着中年人忙去调整船帆,阿香撅撅嘴不情愿的去摇撸。她还想看清楚天朝上国的天兵长啥样呢!

    但自家老爹的话不敢违背,只好不情不愿的去摇撸。就在他们的渔船刚刚转向时,从船队中分出一支快船向他这边开了过来。

    中年人没来由的一阵心慌,生怕自己触怒了大明船队。连忙拉住阿香跪在船上,等候快船的到来。

    阿香的胆子很大,她跪在地下的同时还偷眼向快船观瞧。这条快船实在是太漂亮了,修长的船身,高大的桅杆,尤其是速度宛如在海面上飞驰一般。

    当快船接近时,阿香的脑袋猛然被自己老爹按在了船板上。耳边传来了老爹的斥责:“别看了,老实待着,别惹事!”

    阿香不情不愿的低下头,嘴里不知是在嘀咕什么。中年人却心情忐忑,生怕自己不小心触怒对方,引来杀身之祸。

    就在他们父母跪下迎接之时,一个爽朗亲切的声音传来:“老人家不必多礼!这里可是旧港宣慰司?”

    中年人没敢抬头,在渔船上磕了一个头说道:“回禀大人!这里确实是旧港宣慰司,海外小民终于把您们盼来了!”

    那条快船在海上十分的灵活,在海上灵巧的转身靠上了渔船。船身微微一动,有人跳上了渔船。

    ……

    阿香上了飞鱼快船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到处的观瞧,余老实怎么瞪眼睛都没有用,最后只能无奈的听之任之。

    他还有想到天朝上国的士兵十分的和气,请他过去问话还给了半袋子熟面粉。那面粉的味道真是太好吃了,入口即化口舌生津。

    看了一眼快船后面拴着的渔船,余老实不禁一阵的苦笑。他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坐上这种战舰,心里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阿香却非常大胆,不时用手去拉那年轻军官的衣袖。“哎!你们那个海船有多大?有没有小岛大?上面能跑战马吗?船上的人都和你一样吗?……”

    汪郎被阿香问得有些打懵,他不知道这女孩为什么见到大军不害怕反而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当登上百灵战舰后,阿香算是相信了那些传说。原来战舰还能建造的如此巨大,即使不能让战马驰骋,却也能装下无数的士兵。

    张斗听完余老实的叙述后就是一阵的冷笑:“三等人?有意思!将我汉人视为最后一等人,有趣!有趣!”张斗听完后没有立刻发怒,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让阿香都绷紧了小脸。

    当战舰到达码头的一刻,这里的人已经跑光。原本热闹的码头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长兴军刚刚靠岸登陆,就有三百人左右的尼德兰士兵和近千人的爪哇土著排着队伍出现在码头上。

    “放近了再打!不要放走一人!”张斗冷冷的说道,他对这里的尼德兰人和土著没有一点好感。

    已经登陆的长兴军立刻在码头上列阵等待尼德兰人队伍的到来,长兴军出现在满刺加就引起尼德兰人的警觉。

    为了防止长兴军的攻击,尼德兰人加上了爪哇国的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