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倒毙、逃

第六百七十八章 倒毙、逃

    这一刀用尽了格拉的全力,库格力毕竟只是一个少年。他双手举刀格挡,但还是不敌格拉的全力一击。

    “铛!”的一声金属撞击声过后,库格力钢刀脱手而飞,人也一屁股做到地下。库格力挣扎着向后挪动,向着从地上站起来。

    格拉一击得手发出“嘿嘿!”一声怪笑,“小子!我要先砍断你的四肢,然后再慢慢的砲制你!嘿嘿……”

    他上前一步,挥动手中的钢刀向着库格力的腿斩去。格拉的面目狰狞动作凶狠,这一下含怒出手,一定要废掉眼前这个可恶的小子。

    但他下落的钢刀猛然停住,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库格力。只见他的咽喉插着一支鱼叉,格拉丢掉钢刀,双手抓住鱼叉想要拔下来。

    可他的动作却是徒劳的,格拉双膝一软跪在地下,张大了嘴巴用力的呼吸。他的眼睛中充满了不甘与怨毒,如果在给他一次机会,一定会不给库格力出手的机会,一刀杀了对方。

    库格力也是站起身,捡起格拉丢下的钢刀,在格拉不甘的眼神中斩下了对方的头颅。带着两颗头颅的库格力全速向着堡墙那里跑去,只有逃出庄堡才有活命的可能。

    一路上已经有几个朝鲜人走上了街头,看到腰间挂着两颗人头的库格力冲过来根本不敢阻拦。

    奔跑中的库格力从来就没有这般的狼狈,刚才那交手的瞬间几乎耗光了他的体力。原本不算长的路程在他现在看来是如此的漫长,每向前跑出一步肺部都会像火烧一样的难受。

    好在前方就是堡墙,只要翻过去就能逃出生天。他刚刚跑到堡墙下,就听见了身后马蹄声阵阵。

    牛录章京赫拉密快要气疯了,他连续几天外出巡逻也没有堵到那些野人。晚餐看到有狗肉就随口问了一句,但他听说狗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烫掉了口中的牙时,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

    接下来就有了让朝鲜人带着女人住进去的一幕,住处都留下两名女真甲兵看守,一有动静立刻通知主宅中的他们。

    在他看来对付几个野人,两名全副武装的甲兵就已经绰绰有余。可当他冲到战场是,看到的却是两具无头的尸体。

    赫拉密当时就被气坏了,野人也太大胆了。在他的庄堡,他的眼皮底下杀了人,还要带走人头,这口气要是出不了他也没有资格继续当这个牛录章京。

    他连忙顺着血迹追击,当他快要到堡墙时看到了那个瘦小的身影。赫拉密立刻张弓搭箭对准了那个身影,当他射出箭矢时,那个身影已经翻过了堡墙。

    赫拉密双手举弓发出一阵的怒吼,“啊!该死的野人!有种跟本章京决一死战,肮脏的野人都该死,我要杀光你们,让你们永世都成为奴隶……”

    就在赫拉密怒吼之时,堡墙消失的身影再次露出头。再赫拉密吃惊准备再射一箭时,一道寒光向着赫拉密射来。

    赫拉密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堡墙上那张稚嫩的脸庞。他没有说出一句话,就摔落马下,咽喉俨然插着一根鱼叉。

    ……

    库格力催动战马快速的奔跑,战马的四蹄在雪地中踏下就在一串串马蹄印记。在这寒冷的冬季让战马高速的奔跑可不是什么好事,战马的鼻孔中时不时的就喷出两条白气。

    感受到胯下战马浑身都是汗水,库格力从战马上轻轻一跃就跳上了身边的那匹战马。跳上战马的库格力就有些摇头,这匹战马还没有恢复过来,不知道能不能载着他摆脱追兵。

    这是他偷袭庄堡的第三天了,庄堡好像一个巨大的马蜂窝。他捅完就被女真人盯住,怎么也摆脱不掉。

    若不是他为人机敏,此刻早已命丧女真人之手。但身后的五十多女真甲兵如同附骨之蛆怎么也甩不掉,再这样下去非得丧命不可。

    他自己不知道杀死一个牛录章京已经捅了多大的篓子,死掉几个甲兵和死掉一个牛录章京完全是不同的待遇。

    女真人已经派出了最精锐的追踪高手,一定要将他这个东海野人抓获。不然整个大金北部人人自危,很多人不要自己的部族也要逃亡南方的盛京避难。

    努尔哈赤已经再次向建州增兵两千,一定要稳定自己的后方。同时还在商议明年要出兵海参崴,无论如何也要拔掉这颗钉在女真人后门上的钉子。

    而库格力正好赶上了建州的增兵,听闻有牛录章京被杀建州立刻提高了警惕,并且派出最得力的人手追杀库格力。

    他能逃出几日已经算是万幸,若不是追踪人员对此地不太熟悉,恐怕库格力早已被对方生擒会建州。

    库格力发觉不对没有向北逃走,而是一路向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追击他的就不是五六十女真甲兵,而是五六百人。

    骑马狂奔中的库格力感受到战马的速度越来越慢,他知道战马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已经换过战马的库格力此刻已经毫无办法,他只能希望战马能坚持的久一些。

    但是事与愿违,还没有跑出二里地战马就坚持不住了。在战马倒毙的一瞬间,库格力跳到了地上,在地下小跑了几步又跃上一旁的战马。

    上马的库格力看向一侧的大山,他不知道这里是各地,但钻进山林总好过与对方在空旷的道路上搏杀。

    库格力一拨战马冲向了一侧的山林,他只希望追进来的女真甲兵不要太多,那样他还能有一搏之力。

    来到山脚下的库格力跳下战马,将人头背在身上踩着积雪踏进大山。就在他踏进大山不久,五六十骑女真甲兵停在路旁的一匹倒毙的战马旁。

    一名甲兵摸了下战马的尸体,对着端坐在战马上的甲兵说道:“大人!战马还没有完全冻透,那野人应该没走远!”

    “好!这小兔崽子到是能跑,老少爷们加把劲!今天拿了野人回去我请酒!”马上的人说着脸上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