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七十五章 要平安回来

第六百七十五章 要平安回来

    听到萨日朗家里有男人,和尚顿时懵逼了,整个人都不好了。瞪着眼睛叫唤出声来,就连外屋烧火的珠格都听得真真切切。

    珠格生怕两人喝多了耍酒疯打起来,连忙进屋劝架。安抚和尚坐下,才说道:“和尚!别听你哥的,有事跟嫂子说,嫂子给你做主!”

    和尚就把自己看上萨日朗的事情说了一遍,珠格听完脸上也露出古怪的表情。等和尚说完了,才说道:“你哥没说清楚,那个萨日朗家里有一个儿子!”

    “有儿子多好!成亲就有儿子,这是福!我还省事了呢!”和尚顿时拍着桌子说道。

    耿万薪以手捂脸,自己这兄弟是魔障了。

    珠格瞪了自家男人一眼,她也是带着儿子嫁给耿万薪的。笑着对和尚说道:“萨日朗的儿子今年都十四岁了!”

    “十四!……”和尚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仅仅是犹豫了下继续说道:“十四怎么了?平时还能和我喝酒呢!喝多了就叫哥们!爱咋咋地!”

    ……

    从这天起和尚只要一有空闲就去萨日朗家里献殷勤,虽然每次都被萨日朗用木掀赶出来,但和尚却乐此不疲。

    周围的邻居经常站在院子里看热闹,给这个寒冷的冬天找点乐子。萨日朗则是明确表示自己的心都在儿子身上,根本不想找男人。

    可和尚却不在意,现在只是不想找又不是永远不找男人了。自己先来占上位置,省得被别人给惦记上。

    萨日朗最近要被和尚给烦死了,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男人打乱了她平静的生活。就像在湖面上投下一颗石子,激起一圈圈涟漪。

    正当年的她又怎么会不想找一个男人依靠,可一想到倔强的儿子,什么心思都没有了,一切等儿子回来再说吧!

    今日萨日朗在院子里干活有些心不在焉,平时那个讨厌的小男人早就来了,今天都快到晌午也没见踪影。

    难道是放弃自己了?也对!自己人老珠黄,人家看不上自己也对。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可是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失落。

    正当萨日朗要回屋准备饭食时,由远处来了一队骑兵。一人三马的配置让百人的队伍有种万马奔腾的感觉,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队伍径直来到萨日朗家的门前停下,一名身穿皮袄的军人说道:“卢日勒!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道个别,马上回来!”

    这人跳下战马,推开院门走进萨日朗的家里。看到一脸惊愕的萨日朗,和尚说道:“我真的是长兴军,真的没有骗你!”

    萨日朗呆呆的看着一身远行打扮的和尚说道:“你~你要去哪里?”

    “秘密!我们行军是保密的,乖乖在家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的!”和尚笑着说道,脸上的笑容比任何时候都要真诚。

    萨日朗听完和尚的话语,眼睛中多时涌出泪水。她呜咽着说道:“库格力的阿爸也是这么说的!但他却再也没有回来!呜呜!!”

    女人再也忍不住了,趴在和尚的肩头呜呜的哭了起来。她哭的是那样伤心,声音之大传出去了老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和尚一阵的手足无措,他轻轻拍着萨日朗的肩头说道:“萨日朗!我和尚的命大,这么多的危险我都闯了过来,这次一定没事,你就等着做新娘吧!哦!对了……”

    他好似想起了什么,推开萨日朗的身体从怀里掏出还带着体温的银制勋章放进萨日朗的手中。

    “萨日朗!我若回不来了,你拿着它去找耿万薪。我在济州岛有五十亩永业田,还有八十亩的军功田都是你的,这些够你过上幸福的日子了!”和尚说完就要离去。

    萨日朗一把拉住了和尚,从自己脖颈上摘下来一个狼牙吊坠。她给和尚亲手带上,才说道:“库格力阿爸当年就是把这个护身符送给了我才没有回来,你带上它一定能平安回来,我等你!”

    和尚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的付出终于有了收获,从今天起谁也不能拿他是光棍取笑。

    自己也是有女人有儿子的人了,谁要再拿这个开玩笑,他就打掉那人满嘴的牙!

    ……

    茫茫的雪地中,一个不起眼的身影动了一下。趴在雪地中的滋味可不好受,时间一长浑身的血液都要被冻住。

    再不活动一下容易再也站不起来,就在雪地中人失去耐心想要换个地方狩猎时,远处传来了一种马蹄之声。

    雪地中的人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活动了下被冻僵的手指,以免到时不能一击毙命。他的眼睛如同饿狼般盯着猎物,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从道路上来的是一辆马车,车辕上作战一个身穿棉袄的车夫。车夫非常熟练的在空中甩出一记鞭响,口中更是呼喝“驾!”

    就在马车高速经过时,突然从路边的雪地中窜出一个身影。这个人身材不高,对着马车挥出了两下。

    车夫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已经钉着一根三尺长的鱼叉。拉车的驽马也未能幸免,被鱼叉刺中了脖子,向前跑了不到十步就倒在地下哀鸣。

    库格力活动了下冻僵了的四肢,快步向倾倒的马车那里走去。当他来到马车附近时,从里面爬出来一个年岁半百的朝鲜人。

    这人衣衫华丽,一看就是有钱人。库格力根本没有给老人废话的机会,又是一根鱼叉飞出。

    老人瞪大了眼睛咽下最后一口气,库格力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下,口中骂了句“晦气!”这是他第三次遇上朝鲜人了,除了得到一些金银再没有其它的收获。

    他自从离开海参崴就深入了建州,但建州已经被东海各部闹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但加强了巡逻警戒,对于再来人尤其是东海女真见面就杀。

    要不是库格力机灵远远的就已经遁逃,恐怕早已去地下与自己老爹见面。他单人独骑一人,在建州根本就没有机会,只能继续南下碰碰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