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六十章 对峙

第六百六十章 对峙

    葛义赤膊着上身跳进英格兰战舰利物浦号,大步就向着奔行。这层是下层的火炮甲板,船尾已经被初阳炮打烂,里面的炮手也收到了影响。

    英格兰战舰船舷低矮,所以建造的火炮甲板高度也很有限。在低矮的火炮甲板中,身材高大的英格兰人根本就施展不开。

    相反身材不高的长兴军反而更加能施展手脚,他们冲进被轰击过的火炮甲板,对着英格兰炮手就是一阵乱砍。

    葛义刚刚冲进火炮甲板,迎面就冲上来一名手持砍刀的英格兰水手。葛义根本就没有犹豫,左手的火铳瞬间开火,这名水手惨叫着被打倒在地。

    打倒第一名敌人,葛义大步向前。跟在后面的英格兰炮手大叫着想要拦住葛义,葛义挥刀砍去,炮手举起手中的十字剑格挡。

    哪知葛义抬腿踢出一脚,踹在这名炮手的裆部。葛义的碎蛋脚威力无穷,一脚下去敌人惨叫着捂裆摔倒在地不停的抽搐。

    葛义没有再理会这个敌人,那一脚使出的力道他心中有数,这名炮手日后就算治好也只能进宫去服侍皇帝。

    接连打倒两名敌人的葛义气势如虹,根本不等前面的敌人冲上来,举刀就杀了过去。他面前的敌人有些被葛义的气势所摄,三下两下再次被他砍倒。

    葛义一刀同在敌人的腹部,手中的钢刀还没来得及拔出来,就被一名手持手斧的壮汉给盯上。

    这名壮汉一斧劈来,葛义来不及收回钢刀立刻后退一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名壮汉又是一斧横斩,这下葛义躲的慢了,胸腹间被划开一道口子。

    葛义再次后退,身后在胸腹间摸了一把,手上已经是鲜红一片。葛义非但没有害怕后退,脸上反而还露出嗜血的表情。

    他把沾满鲜血的手放在自己的嘴里吸吮了下,顿时浓郁的血腥味道就充斥了他的大脑。当他张开嘴巴,就连牙齿上也被染成红色。

    葛义咧开嘴“嘿嘿!”的笑了起来,伸出手对着壮汉招了招。壮汉一愣然后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大喝一声举起手斧劈向葛义。

    但他忘记了自己的身高,手斧被他轮圈正好看在头顶的甲板上。葛义利用这个空隙不退反进,一步就冲到壮汉的怀里。

    多年海盗生涯练就了他搏杀的技巧,没有花哨的一记头锤撞过去,坚硬的额头正好撞在壮汉的鼻梁上。

    壮汉发出一声惨嚎,钉在头顶的手斧也不要了。双手捂住鼻子就往后退,此刻他头晕眼花涕泪横流。

    眼前金星直冒根本看不清敌人,鼻子上传来的剧痛几乎让他发狂,脑袋里面全是“嗡嗡!”的声响。

    这样状态下的他连忙后退一步,双手不再捂自己的鼻子,而是来回的在身前挥舞,希望能挡住眼前那个不要命的疯子。

    就在他脑袋清醒了一些,停下动作打量眼前的情景时。突然咽喉挨了一记手刀,这一下的重击打碎了他的喉骨。

    壮汉双手在脖子上不停的抓挠,希望能呼吸到一丝空气。但他的努力是徒劳的,空气对他来说已经是奢望。

    这名壮汉无力的坐在甲板上,他的脸被憋得青紫,喉咙都被自己大力给抓破。鲜血淋漓的血肉都露在外面,白色的喉管都轻易可见。

    一击的手的葛义伸手拔出自己的钢刀向前挥舞,口中大声的吼道:“杀!”其余的长兴军士兵见到自家船长如此的善战,纷纷大吼着杀向敌人。

    很快这层火炮甲板的英格兰人就防守不住了,他们惊慌失措的逃向上层,并且在舱门处留下数人看守通道。

    葛义率领长兴军士兵清空了这层火炮甲板,大吼着杀向上层通道。在通道口处的争夺长兴军早就有了丰富的经验,三颗手榴弹捆在一起丢上去。

    在英格兰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时就已经燃烧爆炸,被炸得晕头转向的英格兰炮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长兴军战兵冲了上来。

    手持盾牌、短矛、长枪的战兵冲上甲板,很快就压制住的对手。别看英格兰水手人数要比长兴军多上不少,但他们更多凭借的是血勇。

    全凭一腔热血亡命的搏杀,这与小范围配合十分默契的长兴军战兵比起来就有些不够看了。

    双方交手就是一边倒的战斗,若不是威德尔的手下都是海盗亡命徒,早就被长兴军一波流给拿下。

    英格兰人完全是用血肉之躯硬悍长兴军的战兵,照这么打下去失败只是时间问题。再凶狠的亡命徒也有心里承受的底线,一但伤亡超过这个界限就会崩溃。

    当这层火炮甲板被杀得血流成河之时,英格兰水手再也顶不住了。他们纷纷逃上最上层甲板,只想远离这群东方的屠夫远一点。

    就在长兴军杀光这层的英格兰人,打算一鼓作气攻上最上层甲板之时。从舱门楼梯处丢下来一个燃烧的火药桶,剧烈的爆炸席卷了甲板。

    围在楼梯附近的三名长兴军战兵被当场炸死,其余的十几名战兵被爆炸震的耳朵流血,根本站不起来。

    好在火药桶的爆炸炸碎了舱门处的楼梯,只有两个最悍勇的英格兰人跳了下来。他们只来的及杀伤两名战兵,就被远处恢复过来的长兴军士兵用短铳打倒。

    这下子长兴军不敢靠近舱门,顶层甲板的英格兰水手也不敢下来。双方一下子就僵在原地,只能隔着一层甲板对峙。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飞鱼快船的铁锚再次勾住海底的礁石。缆绳瞬间再次绷直,利物浦号彻底停在海面上不动了。

    远处冲向张斗座舰的威德尔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他原本计划的三对一俘获漂亮战舰的计划彻底破产。

    威尔士亲王号已经严重倾倒,侧翻沉没就在眼前。即使如此那条快船仍然不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不停的炮击威尔士亲王号,根本就不给他半点翻盘的可能。

    而被寄予厚望的利物浦号居然被一艘比他小上许多的快船给攻了上去,已经不动的利物浦号,里面不时就传来爆炸声,显然白刃战已经进行到了最激烈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