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杀光红毛鬼!

第六百五十九章 杀光红毛鬼!

    利物浦号船长从千里镜内见到舰首炮没有击中冲过来的飞鱼快船,叹了口气命令炮手继续射击。要想击中速度如此之快而又狭长的飞鱼快船,还真不是一见容易的事情。

    在他要拿下千里镜的瞬间,看到了飞鱼快船船头赤膊上身的葛义和那张疯狂的脸。尤其是看到葛义右手大拇指在自己喉咙一拉,做出一个割喉的手势后,心中没来由的一跳。

    这个东方人要干什么,随后他就提高了注意力,双眼死死的顶住船头的葛义。当他看清楚葛义身前的捕鲸炮后,顿时有些懵圈了。

    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嘲笑东方人的无知,那门火炮不过是3磅小炮的样子,就算发射的标枪武器威力巨大,也不可能射穿战舰的外壳。

    就算可以射穿又能怎么样,难道仅凭一支标枪就想击沉利物浦号?真是幼稚到让人大笑的想法,这名船长想到这里不禁摇了摇头。

    就在两船相距不足百步的时候,葛义大声的吼道:“下左锚!快!”负责下锚的水兵根本没有多想,一搬把手船锚带着铁链飞快的向着海底沉了下去。

    利物浦船长也看见了飞鱼快船下了一侧的船锚,他的脸上立刻露出古怪的表情。这么高速的行驶下突然下锚真的好吗?

    这个疯狂的家伙就不怕惯性会撕碎快船?难道是这条战舰打算让战舰快速的横在自己的身前,用舰体挡住自己的去路?

    虽然英格兰战舰为了提高机动能力减低了战舰的整体高度,但与船舷更矮的飞鱼快船相比仍然是庞然大物。

    就凭飞鱼快船的高度根本就别想挡住利物浦号,利物浦号可以轻松的从飞鱼快船的上面碾压过去。

    这名船长嘴角终于露出了笑容,疯狂的家伙虽然可怕,但脑子不好使就另当别论了。眼前这个对手根本不足为虑,他已经把视线从葛义身上挪开,喵向了一旁的威尔士亲王号。

    他要看看那边用不用他帮忙,万一威尔士亲王号抵挡不住,他要出手炮击另外一条飞鱼快船。

    就在他把视线挪开之时,葛义拉动了燧发点火装置。身前的捕鲸炮身子震动一下,粗大的鱼枪向着利物浦号发射而去。

    粗大的遇上带着缆绳飞向利物浦号,随着就在飞鱼快船上盘成一圈圈的绳子飞快的减少。

    鱼枪也“哆!”的一声钉在了利物浦号的舰首,这时飞鱼快船的船锚也拖到了海底,在海底带起一大片的泥沙,原本清澈的海底突然变得混浊起来。

    那些海底悠闲走动的鱼儿被突如其来的铁锚惊得到处乱逃,纷纷躲避这个陌生的大家伙。

    突然船锚勾住了海底的一块礁石,船锚链接的铁链一下子绷得笔直。飞鱼快船的速度陡然一降,船身快速的横了过来。

    就在船身要横过来的时候,钉在船头的鱼枪上的缆绳也绷得笔直。在两面巨力的拉扯下,葛义的飞鱼快船发出让人牙酸的“滋滋丫丫”的声响。

    船上每一名长兴军都丝毫不怀疑飞鱼快船随时会被拉散架,所有人都抓紧了身边的东西,生怕一不小心落水。

    同时他们把目光看向船头的葛义,耳中听见了葛义那熟悉的大嗓门:“稳住!稳住!再坚持下就成了!一定要坚持住!”

    在长兴军期盼的眼神,利物浦号水兵吃惊的目光中,原本要炮击的利物浦号偏转了方向,在海面上也开始倾斜了船身。

    船长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这是什么情况?利物浦号庞大的舰体怎么会被飞鱼快船拉动的偏转了方向?

    准备发射的火炮也因为战舰的转向失去了射击角度,剩余的那条飞鱼快船也冲到了威尔士亲王号的侧面,船上的火炮喷吐着复仇的火焰,打得威尔士亲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又承受了一轮炮击,威尔士亲王号终于承受不住,开始了慢慢的倾斜。任谁都知道这是战舰即将倾覆的前兆,这条战舰已经支持不下去彻底完蛋了。

    葛义的飞鱼快船绝对不好受,巨大的拉扯拉到几乎将他的船撕成两半。就在葛义以为自己的计划要失败了的时候,船锚在海底勾住的礁石松动了。

    两个力道同时作用在飞鱼快船上,突然一方松动飞鱼快船被利物浦号战舰拉扯着横向甩到了船尾。两船相距不足五丈,已经算是贴在了一起。

    “开火!给老子狠狠的打!”葛义的声音惊醒了飞鱼快船上初阳炮组,两门初阳炮几乎同时开火。

    飞鱼快船的船头在后坐力的作用下飞快的向海中沉了下去,就当海水要漫过船头时,飞鱼快船猛然从海中抬起头来,向后退了一丈多远。

    直到此刻长兴军水兵才抬头看向英格兰战舰,两发初阳炮弹近距离砸在利物浦号船尾,原本在那里的船舵已经被打飞不了了踪迹。

    在船尾的位置被开出相连的三尺见方的大窟窿,原本还威风霸气的英格兰战舰利物浦号转眼就被爆了菊花,成了残花败柳之身。

    “逗他们傻愣着干啥!扔飞爪,夺下敌舰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葛义的大吼提醒了发呆的长兴军。

    他们纷纷扔出准备好的飞爪勾住那两个破损的大洞,当十几个飞爪勾住大洞时,水兵们齐心合力猛拉,两条战舰瞬间就靠在一起。

    “兄弟们!跟我冲,杀光红毛鬼!”葛义一马当先,用手短铳一手钢刀冲上了利物浦号。其余的水兵不论是战兵,还是炮手和水手都嘶吼着冲进敌舰。

    能够用这么匪夷所思的办法登上敌舰,刺激的他们全身热血沸腾。他们的眼中只剩下了杀戮,只有杀死敌人才能发泄心中的热情。

    利物浦号船长感受到脚下战舰颤抖了两下,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水兵的惊呼给吓得面无人色。

    “长兴军轰破了船尾,已经杀进来了!”一名在船尾被刚刚炮击震倒的英格兰水手惊慌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