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第六百五十八章 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初阳炮的威力再大,除非命中水线附近,否则根本不可能击沉这么大的战舰。可随后英格兰人的反击飞鱼快船肯定承受不住,看看敌舰侧舷上密密麻麻的炮窗就知道英格兰人肯定也是极为擅长炮术。

    葛义看着越来越近的英格兰战舰,一个大胆的主意在他的脑海里生成。只是这个主意有些过于冒险,一个弄不好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就在此时最快的飞鱼快船已经冲到了英格兰战舰的中间,这条飞鱼快船的船长十分的勇敢。

    直接冲进被称为死亡峡谷的敌舰中间地带,船上的火炮几乎同时开火,根本就没有考虑战舰的承受能力。

    硝烟中这条飞鱼快船船身不停的抖动,几乎要被震碎了龙骨。但他也取得了一定的战果,左侧的威尔士亲王号被24磅初阳炮命中,侧舷顿时被开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其余的9磅炮虽然没能击穿船板,但也打得战舰木板碎裂。同样是惊的英格兰人出了一身的冷汗,但战果也仅限于此。

    威尔士亲王号虽然被重创吃惊飞鱼快船火力强大的同时,但也看出来那条小船已经是强弩之末。

    如此不计后果开火的结果就是飞鱼快船几乎毁掉,就算是不再理会也难逃沉没的下场。但英格兰人什么时候挨打不还手了,被炮击的同时立刻展开了反击。

    飞鱼快船那单薄的身板根本扛不住两条英格兰战舰的反击,在一阵炮声中化作了碎片。船上的百多名长兴军海军幸存下来的很少,大部分跟随战舰英勇牺牲。

    看到这里葛义一把扯掉了自己的上衣大步来到船头,大声吼道:“英格兰红毛鬼!老子跟你拼了!

    三德子!你小子把捕鲸炮给老子固定在船头,用最粗的缆绳绑上鱼枪。等下要是绳子断了,老子要军法从事!”

    被称为三德子的正是这条船上的大副,虽然疑惑葛义要捕鲸炮干啥。但在这紧要的关头,他也没有发问,而是坚决的执行了船长的命令。

    几十个战兵和水手一起行动,很快就固定好了捕鲸炮。三德子不放心捕鲸炮不够固定的不够坚固,还用粗大的缆绳左一圈右一圈的把捕鲸炮绑的像个粽子。

    其他的长兴军海军水兵也十分好奇,他们不知道自家这位船长要干什么?这时候用捕鲸炮,难道是要把英格兰战舰当成鲸鱼捕杀吗?

    人家那可是战舰,捕鲸炮能起到多大作用?就算是射中,光是撕扯的力量都能让飞鱼快船散架。

    葛义没有理会水兵们吃惊的眼神,大声下令道:“我葛义跟随大帅以来,每战必先从来没有当过孬种!这次也不例外,拦截英格兰战舰时九死一生的活计,害怕了的人可以随时离去!”

    看着所有人都没有动,葛义继续说道:“等下所有人除了初阳炮组、和大副掌管船舵以外,其他人都去拿起兵器准备夺船战吧!”

    葛义的一番话说的士兵们一愣一愣的,很多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与高速行驶的英格兰战舰相向而行,怎么可能登上敌舰?

    虽然不理解葛义的命令,但长期的服从还是让士兵们服从了命令。就连操纵火炮的炮组都拿起了钢刀,随时准备拼命。

    在他们准备的时候,又有两条飞鱼快船冲近了英格兰战舰。大家都十分默契,把主攻的目标都对准了威尔士亲王号。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道理谁都懂,既然已经击伤了威尔士亲王号,那就趁他病要他命。

    这两条飞鱼快船其中的一条还没等开火就率先被英格兰海军击中,虽然没能发出炮弹就化为了碎片,但也为后面的飞鱼快船吸引了火力。

    紧随其后的飞鱼快船将初阳炮都全部对准了威尔士亲王号,又是两个大窟窿出现在他的侧舷,威尔士亲王号瞬间就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连续的被重创已经让威尔士亲王号龙骨有所损伤,如果再坚持下去很可能会被连续不断的飞鱼快船给击沉。

    威德尔瞪圆了眼睛,他没有想到自己看不起的快船居然还有如此威力的重炮。虽然单个战舰上只有两门重炮而已,但是蚁多咬死象啊!

    威尔士亲王号就是最好的例子,再挨上几下非得沉没不可。在他犹豫要不要威尔士亲王号退出战斗时,又是两条飞鱼快船冲了上来。

    葛义站在船头的捕鲸炮后面,双眼死死的盯住英格兰战舰。不过他的目标却不是奄奄一息的威尔士亲王号,而是一旁船板上被打得多有破损的利物浦号。

    看着其中一条飞鱼快船冲向了利物浦号,威德尔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两条快船同时进攻,威尔士亲王号自保还是没有问题。

    最后面一条飞鱼快船见到汪郎的举动不禁愣了一下,他搞不懂葛义要干什么。为什么放着那条受伤颇重的战舰不去进攻,而去啃利物浦号那块难啃的硬骨头。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冲向已经明显落后的威尔士亲王号,至少拦下一条敌舰是他们几人至少商量好的目标。

    葛义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他就要彻底打残威尔士亲王号。不然前面三条飞鱼快船上的兄弟就白白牺牲了,那可是用三百多条性命创造的机会,他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当利物浦号船长看到葛义冲过来的时候,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他不觉得那个小小的快船能对自己造成威胁,即使有那种重炮也不是一下两下能击沉英格兰战舰。

    而威尔士亲王号上的水兵则是被吓得脸色惨白,一连串的打击已经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侧舷一排偌大的窟窿已经让他失去的战斗力,为了不至于让战舰散架船长已经被迫降下最上层的船帆。

    火炮甲板更是一片狼藉,炮手伤亡惨重。全舰三分之二的火炮都打不响,若不是身处险境,船长很可能会下令弃船逃生。

    一颗炮弹落在飞鱼快船的前面,溅起的海水已经淋到葛义的脸上。而葛义的脸上却露出了疯狂的笑容:“打得太近了!红毛杂种!洗干净脖子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