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五十四章 燃烧弹

第六百五十四章 燃烧弹

    面对越来越近的长兴军突袭舰队,联军显得有些慌乱。他们一面要应付郑芝龙舰队的对轰,还要开炮不要让张环舰队接近。

    张环舰队距离联军不足一里时,立刻下令调头转向。战舰顶着联军的炮火在海面上侧舷对敌,露出了密密麻麻的炮窗。炮窗内一门门黝黑的火炮探出头来,随时准备开火。

    干腊丝舰队指挥弗洛雷斯立刻命令将炮火对准突袭上来的张环舰队,这么近的距离对轰只要能命中几发就能击沉敌舰。

    绝对不能让长兴军随意开火,不然他的舰队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而此刻的张环舰队也处在危险之中,在侧过船身之前完全就是被动挨打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反击。

    看着联军战舰都在调整船身,火炮也喵向自己这边,张环心中万分的着急。无论如何他都要承受一轮联军的打击,然后才能将战舰调整到最佳的角度。

    “希望损失不要太重吧!”这些可都是长兴军海军的精锐,损失掉一人都会让他心疼半天!

    欧洲海军强国干腊丝不是盖的,就在张环舰队转向的短短时间内,干腊丝人率先调整好了战舰,对着张环舰队喷吐出炙热的炮弹。

    听着啸音传来,张环再也顾不得维持自己的形象,纵身一跃扑倒在地。身边的两名战兵立刻扑在张环身上,口中高喊:“大人小心!”

    没有时间去关心其他战舰,趴在甲板上的张环感觉到船身传来两次剧烈的震动。中弹了!还被命中了两下!张环在心里默默的念道。

    当敌人的炮击过后,张环站起身来。大声的喊道:“带走伤员!抢修战舰!炮组的还能动吗?初阳炮给老子换燃烧弹,狠狠的打!”

    此时的战舰甲板一片狼藉,侧舷上部被敌人炮弹击中。在船舷处开出二尺宽的缺口,飞溅的木屑让十几名水兵身上都有伤痕。

    另一发炮弹击中了火炮甲板,一个炮组伤亡。18磅火炮被敌人摧毁一门,好在撒手锏初阳炮完好无损。

    不过击中甲板的那颗炮弹有些不同,这颗炮弹是烧红的炮弹,落在甲板上瞬间就点燃了一堆缆绳。

    长兴军士兵正在忙碌着救火和抢救伤员,仅仅两颗炮弹命中白鲸战舰就让长兴军忙的不可开交。

    那种烧红的炮弹非常危险,若不是战斗激烈干腊丝人也不会随意使用。要想发射可以点燃敌船的炮弹,需要在火炮旁边准备一个炭火盆。

    让后把要发射的炮弹放入炭火盆中烧,发射时需要在装入火药后,放入一块与炮膛粗细差不多的泥片,以免让烧红的炮弹引燃炮膛内的火药。

    在放入烧红的铁球后,快速的发射火炮以免炸膛。在激烈的海战中,操作这种炮弹的都是老炮手,一但步骤失误就会发生炸膛。

    弗洛雷斯满意的点点头,他对自己的炮手满意极了。刚才的这轮炮击中了超过一半的战舰,一些战舰还被命中了两颗以上的炮弹。

    按照这样的命中率,只要再打上几轮就能击沉大部分的敌舰。就在他想着击沉敌舰的时候,长兴军的反击也到了。

    只见长兴军战舰不停的发射炮弹,海面上顿时被一阵硝烟笼罩。这股硝烟看得弗洛雷斯一阵心惊肉跳,装药的多少决定火炮的威力。

    看这样子长兴军火炮个个是火力十足,挨上这么一轮炮击肯定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在最上层的火炮甲板,四门初阳炮对准了干腊丝战舰。炮手熟练的装填好了弹药,从一旁专用摸木箱子里拿出来了一颗特殊的炮弹。

    这颗炮弹要比其他的炮弹轻上许多,也就只有一半的重量二十多斤。炮手先是目测了下两船的距离,也就三百多步的样子。

    炮手拿起一根粗大的鹅毛,飞快的用剪刀剪下一段。再把剪下的鹅毛插进炮弹留出的孔洞内,连同炮弹上的木托一起送入炮膛。

    调整好角度的炮长拿起烧红的铁钳大声喊道:“开炮了!”,这是提醒其他炮手注意,以免被火炮的后坐力震的操作失误。

    接着就是一声巨响,初阳炮将那颗特殊的炮弹打了出去。炮弹升上了高空,再重力的作用下砸向了敌舰。

    弗洛雷斯看着敌舰上不停的开火,心中着实紧张了一阵。可他随后从炮弹的啸音上判断出,敌人有好几发炮弹不知去向。

    这样的敌人还有什么可怕的,这么近的距离,几乎要把炮口顶在对方的舰船上还能打飞,看来他是有点小心过头了。

    就在弗洛雷斯暗自庆幸他的座舰没有被命中时,啸音自头顶响起。弗洛雷斯赶紧抬头观瞧,这一看吓得他魂飞魄散。

    好几个小黑点从空中落了下来,砸向他的战舰。弗洛雷斯大吼一声:“炮弹来了!”随后自己救趴在甲板上。

    双手抱头的弗洛雷斯感觉甲板一阵剧烈的颤抖,颤抖的力量之强震的他的胸腹有些难受。

    他赶紧抬头观瞧,只见战舰甲板被砸出来三个大窟窿。弗洛雷斯连忙拿起来过去查看战舰受损情况,当他从甲板上洞口看到火炮甲板完好无损是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敌人火炮的威力不强,若是威力再大点击穿火炮甲板到达底仓才是麻烦至极的事情。

    火炮甲板的干腊丝炮手也被这三枚从天而降的炮弹吓得够呛,一名炮手还用脚踢了下不动的炮弹。

    就在炮弹滚动的时刻,他惊讶的发现这枚炮弹还在滋滋冒烟。正当他想要蹲下身子看个究竟时,他的眼前一阵白光闪过,接下来就是永恒的黑暗。

    弗洛雷斯刚放松下来的神经被脚下战舰连续的爆炸给弄得紧张起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火药自爆了。

    他立刻就冲向通往火炮甲板的舱门,到了那里才发觉原来的舱门早已被掀飞不知去向。从火炮甲板传来热浪烤得人呼吸困难,就在弗洛雷斯犹豫要不要下去时。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彻了火炮甲板,弗洛雷斯被连续的爆炸震的站立不稳摔倒在甲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