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毛都没长齐

第六百四十六章 毛都没长齐

    刚才之所以开花弹可以摧毁木屋,完全就是爆炸产生的气浪所致。若是换成一间坚固的房屋,或者是战舰估计就无能为力了。

    不过长兴军铸造出来的开花弹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它不会在炮膛里爆炸。有了软木托的存在炮弹就不会被装反,从而减少炸膛的发生。

    其次若是能在炮膛内添加点东西,海战的效果未必会比实心铁球差。至于怎么弄就需要其他人动脑筋了,张斗只是提出一个思路,剩下的需要其他人去解决。

    从大明北方的移民长兴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由于受到小冰河时期的影响,大明北方的粮食从来就没有够吃过。

    加上关外动荡不断,朝廷需要粮饷对付女真人,这就让本就困苦不堪的北方百姓生活愈发艰难。

    好在每逢灾年朝廷皇帝总能拿出银子来赈济灾民,北方才没有闹出太大的乱子。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生活不下去的人,想要出去闯条生路。

    加上有商人们的运作,每月都有大量的汉人被装船运到长兴军控制地区。北方的移民重点是海参崴,在这块被张斗寄予厚望的土地汉人的数量越来越多。

    在这里人们将成片的树林打倒,再从泥土中抛出树根,捡出石块平整土地,一块块田地就这样被勤劳的人们开垦出来。

    虽然新开垦出来的土地贫瘠,但人们还是对这片寒冷的土地充满了希望。长出嫩芽的马铃薯被分割开来种在泥土中,劳作一天的人们喜滋滋的看着他们劳动的成果。

    这里是他们对新生活的希望,承载着他们丰衣足食的梦想。随着海参崴人口的增多,东海各部也开始在海参崴周围定居下来。

    他们逐渐的融入这里的生活,成为这里的一份子。要不了多久,这里会只剩下一个民族,那就是华夏。

    ……

    长生岛在济州岛候府自己的书房内听着杜紫藤的汇报,长兴军一直以来的移民就是他在负责。

    这个长相猥亵的家伙却是有办法,在短短的数年内用银子砸开了黄河水道的大小官员。北方无家可归的流民正在源源不断的被送到长兴军控制的地区。

    张斗听着杜紫藤的汇报满意的点点头,他对杜紫藤做的工作表示了肯定。乐得杜紫藤喜不自禁,随后张斗的一句话就让杜紫藤的脸垮了下来。

    “听说你找了七个朝鲜女人,八个倭女。你就那么喜欢酱块脑袋、大饼子脸加小短腿?看看你眼圈发黑,早晚的死在女人肚皮上!没事就自己找点事情做,赶紧滚蛋!”张斗从来就没给过杜紫藤好脸,这次也不例外。

    杜紫藤却毫不在意,屁颠颠的跑了。用他自己话说,那就是他是大帅的自己人。不然大帅才懒得骂人呢!

    张斗在杜紫藤离去后,目光就盯在地图上。点了一下,而这里却是进入东南亚的必经之路。

    看着那个后世耳熟能详的狭长海上通道,张斗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控制这里就控制了海上进入东方的通道,还能让手伸进印度洋。

    只要打赢西方的联军,长兴军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这里。

    ……

    时间进入了十月,北方的天气已经变得十分的寒冷,海参崴的港口中数十条海船缓缓而去。

    这是长兴军今年最后一次对海参崴的补给,剩下漫长的冬季就需要海参崴自己渡过。好在海参崴今年收获了一季的马铃薯,百姓们亲切的称呼这种泥土中的食物为土豆。

    有了收获的海参崴让长兴军上下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若是海参崴的粮食能自给自足,能让长兴军解放出大量的运力。

    海参崴的天气非常寒冷,十一月份就已经下了数场的大雪。这里的人们到了冬季很少外出,除非活不下去没人愿意在这样的天气走出家门。

    下完雪的天空格外晴朗,太阳也从云层中钻了出来,拼命的释放自己的光和热。但在这片被冰雪覆盖的世界中,房檐下的冰锥却没有一点融化的迹象。

    一间小院内,库格力赤膊着上身卖力的铲雪。他需要将院子里的积雪铲出一条通道,母亲来回进出实不仅不方便,还容易摔倒。

    别看库格力还是个少年,但他却没有一点寒意。飞快的挥动木铲,身上都冒出了丝丝的白气。

    他的母亲从木屋内走了出来,用干净的麻布帮助儿子将身上的汗水擦干,生怕儿子在冬日中生病。

    库格力放下手中的木铲,和母亲一起回到木屋。木屋里面与外面的冰天雪地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屋内的炉灶里通红的石碳烧的土炕滚热。

    炕头的位置都待不住人,芦苇编织的席子都已经被烤得发黄。进入木屋让人感觉到十分的暖和,一点也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

    库格力进入屋子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随手操起门后的鱼叉一抖手就钉在对面的墙壁上。那面墙壁上钉有人头大小的一块圆木,上面早已不满了密密麻麻的鱼叉痕迹。

    看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屋内,库格力的母亲叹了口气回去准备吃食。她知道库格力的心已经不在家里,已经飞到了海参崴的军营内。

    冬训开始的时候,库格力就因为年岁太小被刷了下来。用征兵处老兵的话说就是:毛都没长齐还想当兵?

    这句话气得库格力当场就要掀起皮袍让那货看看胯下的毛,怎奈年岁不够库格力只好闷闷不乐的回到家中。

    但他的心已经飞进了军营,看着军营中穿着闪亮盔甲出操的士兵,期盼着自己快点长大。

    没有成功加入长兴军,库格力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海参崴有不少的专职猎人,这些人可不是猎杀什么野兽,而是收割女真人的头颅。

    一想到女真人的头颅就让人想到那些漂亮的银元,库格力家中只有两枚,这是他母亲在海参崴辛苦做工赚来的。

    被他的母亲小心的存放在隐蔽处,母亲的原话是攒够三十枚好给库格力买个倭女当媳妇。

    库格力可不希望在家老实的打渔过上一辈子这样平淡的生活,他要像父亲一样征战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