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实在太妥了!

第六百三十九章 实在太妥了!

    莱特已经受够了这个贪婪的胖子,若不是为了尼德兰的利益,他一刻都不愿意待在这里。胖子的贪心已经引起了他心中的反感,若是真的打下鸡笼港就是胖子丧命之时。

    回到自己的帐篷,莱特头都没抬直接说道:“这群肮脏愚蠢的土著是指望不上了,靠他们人都死光了也打不下来鸡笼港!”

    他的话音刚落,从帐篷里的阴暗处走出一人。这人一身的麻布衣衫,不仔细看就和普通在台员岛生活的汉人一样。

    但他黝黑的脸庞还是出卖了他的职责,这是场面在海上漂泊才有的肤色。这人年纪不大,走出来直接开口道:“莱特大人打算怎么做?”

    莱特沉思了一会才说道:“为今之计……只有孤注一掷!先让外海的舰队进攻鸡笼港吸引长兴军的注意,再让城内的人动起来,争取打开城门让阿米拉这头猪进城!”

    “若是打开城门,我褚彩到能助莱特大人一臂之力!”褚彩抱拳说道。

    “噢?”莱特来了精神,眼睛里带着探寻的目光看向了褚彩。

    褚彩见到莱特看过来的目光一点都没有躲闪,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在海上做生意也需要出货,鸡笼港有我们的人也不稀奇!”

    莱特闻言大喜,立刻与褚彩一番商议。

    次日,阿米拉和平时一样攻城。今天他加强了攻势,派出三千多人进攻鸡笼港的寨墙。看着自己的勇士终于冲到寨墙下,开始竖起云梯攻城时,阿米拉心中一阵的高兴。

    这是几日来自己的勇士第一次靠近寨墙,他觉得这次没准不用莱特的内应就能打下鸡笼港。

    那样的话鸡笼港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莱特想要分上一杯羹就要问他手下的勇士答应不答应。

    靠近寨墙的土著有的向上抛射飞爪攀爬攻城,有的竖起高大的云梯向上攀爬,还有的干脆用刀斧劈砍寨墙的圆木。

    寨墙上的郑芝豹看着忙碌的土著不由得一阵好笑,若不是他让士兵们放水,土著又怎么回有接近寨墙的机会。

    “让敢死大队出动吧!”郑芝豹从容的下达了命令。随后他也下城准备,与敢死大队士兵站在一处。

    这时城头上的火铳突然密集起来,打得那些站在城下射箭的土著死伤惨重。城头上又丢下一连串的手榴弹,“轰!轰!”的爆炸声中,土著们被炸得狼狈逃窜。

    就在土著们还没有从爆炸中清醒过来时,鸡笼港的城门打开了。从里面冲出一千手持倭刀的敢死大队士兵,这些人直奔城下的土著。

    在土著们吃惊的目光中敢死大队士兵冲了上来,冲在最前边的郑芝豹手持一把沉重的斩马刀轮园了就是一刀劈向面前惊慌的敌人。

    这名土著的头顶花花绿绿的羽毛不少,应该是一名部落的首领。见到冲过来的郑芝豹,连忙挥动手中家传的钢刀抵挡。

    他手上的这把钢刀是他父亲用百张上好的兽皮换得,一直作为传家宝交到他的手上。这把部落中唯一的钢刀就成了他身份的象征,让别人羡慕不已。

    看到郑芝豹一刀劈来,他连忙用传家宝格挡。两把钢刀在空中相遇,郑芝豹手中十八斤的斩马刀直接就劈碎了敌人手中的兵刃。

    斩马刀的去势不减将这名敌人斜肩带背一劈两半,鲜血溅了郑芝豹全身都是。浑身染血的郑芝豹没有理会,径直冲向下一个目标。

    敢死大队士兵在他的带领下势不可挡,席卷了城下的三千土著。手持骨质、石制兵器的土著如何是武装到牙齿的敢死大队士兵对手。

    仅仅一次进攻就打垮了土著士兵,这些土著被杀得死伤惨重。此刻他们再也顾不得城内的财物,只想快些逃回本阵。

    观战的阿米拉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他连忙派出士兵接应攻城的土著撤回来。这些接应士兵还没有冲到城下,就遭到停泊在港口中舰队的炮击。

    土著被惊天动地的炮击吓得魂飞魄散,再也不管城下同伴的死活。一个个裹足不前,面露惊恐的看向阿米拉。

    阿米拉再次看到惊天动地的炮火时,脸上的肥肉不停的颤抖。他知道凭借自己的勇士根本打不下来鸡笼港,无奈之下才做出收兵回营的决定。

    一战损失三千多人的阿米拉只能把宝压在莱特身上,若是不能攻破鸡笼港,他的损失可就大了。

    三千多人虽然不至于让阿米拉伤筋动骨,但也足以让他头疼半天。这三千多人勇士的背后可有着十几个部落的身影,光是安抚这些部落就能让他头疼欲裂。

    大胜归来的郑芝豹一脸的喜色,这一仗敢死大队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杀伤了超过千人的土著,俘虏的土著也接近了千人。

    若不是考虑到鸡笼港的建设离不开苦力,恐怕敢死大队都不会留下活口。回城的郑芝豹受到了英勇般的待遇,城内的百姓都围在道路的两侧围观这群胆大包天的土著。

    作为英雄的郑芝豹受到了年青姑娘们的一捆捆菠菜,看得郑芝豹一阵的心花怒放。

    就在郑芝豹得意之时,一名士兵来到郑芝豹身前立正敬礼道:“郑将军让您立刻前去社寮岛不得有误!”

    郑芝豹立刻就懵圈了,自己打了胜仗了啊?大哥这个命令怎么听上去不像是奖励,怎么还有几分质问的味道在里面。

    军令如山,他也只能急忙忙的向社寮岛赶去。见到大哥郑芝龙,郑芝豹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大哥那张阴沉的脸就不像是在夸奖自己,就在他忐忑不安时,郑芝龙开口说道:“芝豹!你行啊?知道把土著放近了再一网打尽,还知道用舰炮阻拦土著的支援。这一仗打得可真漂亮啊!”

    “啊!”郑芝豹有些懵圈,他听出来大哥话语中浓浓的嘲讽之意。立刻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心地问道:“大哥!小弟这么做可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妥!实在太妥了!要是吓跑了土著,我就拿你顶缸!”郑芝龙终于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