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三十一章 艳福不浅

第六百三十一章 艳福不浅

    鸡笼港的一间小酒馆的包厢内,七八个人正在开怀畅饮。主位上坐着一名不到三十的青年,这人相貌还算端正,只是眉宇间总有一股阴郁之色在其中。

    酒席上的一名喝的满面红光的汉子说道:“大成啊!你是不知道倭国油水有多么足,这两次哥哥就弄到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就算我儿子再败家,他这辈子也败不光哥哥我的家产!”

    主位上的年轻人听到这汉子的话微微低下头,不让其他人看到在更加阴郁的脸。当他抬起头时,脸上已经充满了笑容。

    只见他举起酒杯说道:“哎呦!那就恭喜王哥就!小弟祝您财源广进,赚钱赚到手软!啊!哈哈!!”

    那王姓汉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重重的把空酒杯墩在桌子上摆手说道:“哎?我赚得这点银元算什么?大成你舅父,还有你那个表妹夫赚得那才叫多呢!那银元多得都没法数,全用斗装!啧啧~”

    王姓汉子一边用手此话斗的发小一边“啧啧!”有声的赞叹,他是打心眼里佩服东家和船长。两次倭国之行家里银元都装不下,最后都送去那个什么银行。

    他自己也分到差不多一万块银元,不过他没有东家的大气。只在银行存了五千个银元,剩下的都在家挖坑埋在地下。

    这人又倒上一杯酒继续说道:“大成老弟是不知道倭女的好,身上就一根带子。只要轻轻一拉,衣服就掉在地下。衣服里面什么亵衣亵裤都没有,那皮肤那身段,真特木的过瘾。

    而且还都是良家妇女,只要你跟她们走就行。到了家门口,只要倭女不关门你就可以进去为所欲为。

    家里有男人的还会主动出来在外面帮你把门,那感觉真特木的刺激。哥哥我的身子骨是玩不动了,不然非得累死在倭国不可。”

    他的话听得一桌的人目瞪口呆,几个人明显不相信,说道:“老王你莫不是诓我等,哪有自家男人看见这事还会出去把门的?”

    听到几人不信,老王继续说道:“哎呀!我告诉你们,倭国的种不好。咱们的人去他们家里那是荣幸的事!他们巴不得你们留下种呢!”

    在座的几人听得眼睛一亮,有几个年轻人眼珠开始不停的乱转。老王见到几人的样子说道:“你们几个小子在台员岛就别打那些倭女的主意了,她们大部分都是有主的。要是惹到长兴军头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万一要是惹到敢死大队那帮疯子的头上,十有八九都会脑袋搬家。哥哥奉劝几位一句,千万别再大帅的地盘上乱来,不然会死的很难看!”

    几个年轻人尴尬的笑了笑,连连举杯敬老王掩饰刚才的尴尬。老王越说越兴奋,将他在倭国的光辉战绩全讲了出来,听得几人大呼小叫连连后悔自己没去倭国。

    他的话刺激的年轻人几欲发狂,大腿上的旧伤越大疼痛起来。原本这一切都有他的份,都是那个该死的钱兵才让他灰溜溜的滚出船队,落得整日在鸡笼港瞎混。

    孙大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说道:“王哥真是老当益壮,夜御三个倭女都行,大成佩服万分。一会翠绿楼我请客,王哥千万不要推迟啊!”

    几人又喝了一阵才离去,孙大成带着老王来到翠绿楼,一进门就喊道:“花姐!将你们最好的胡姬找来招待我王哥,伺候不好我可不给银元!”

    三十多岁老鸨子擦着厚厚的香粉走出来,见到孙大成说道:“哎呦!这不是孙大爷嘛!今个什么风将您给吹来了,快请进快请进!还不把客人带到琳娜的房间去!”

    孙大成松开老王后,在老鸨子擦着厚厚香粉的脸上掐了一把说道:“花姐可有时间,小弟有些重要的事情与花姐商量!”

    花姐白了一眼孙大成,娇声说道:“死相!看你急得,晚一些花姐就去找你!”

    ……

    黎明时分的天边刚刚露出一抹亮光,花姐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从外面走进来几个人直奔床榻上的两人,还没等孙大成起身,一支短铳呼顶在他的脑门上。

    花姐吓得花容失色,躲在被子中浑身颤抖个不停。孙大成更是不堪,憋了一夜的尿都撒在床上。

    进来的几人全部身边黑色的斗篷,宽大的帽子挡住了他们的脸。其中一人掀开帽子露出满头的金黄色头发,用生硬的汉话问道:“得到消息了没有?”

    孙大成见到来人的面容长吁了一口气,他瞪着眼睛说道:“莱特你个混账!吓死老子了,不是三天后给你消息吗?”

    叫莱特的西夷人摇摇头道:“不行!现在我就要得到消息。”

    孙大成眼珠一转,说道:“说好的三天,提前一天价钱就得加倍!”

    莱特突然咧开嘴笑了,从怀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在孙大成面前晃的“哗哗”作响,才说道:“孙!你真的很贪心,金币我有的是,但不能就这么让你敲诈去。不如我换个方式支付佣金怎么样?”

    “什么方式?”孙大成已经被袋子里的声音迷花了眼,直勾勾盯着袋子说道。

    莱特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抡起袋子狠狠的砸在孙大成的头上,砸得孙大成顿时头晕眼花,眼前好似开了染料坊。

    “哎呦!你敢?……”孙大成疼得直叫唤,用手一捂额头,鲜红的血液已经布满了手掌。

    “用你的命支付怎么样?亲爱的孙!”莱特的声音听在孙大成耳中如同惊雷,他顾不得头上的疼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西夷人。

    莱特忽然笑了,亲切的说道:“亲爱的孙!我是在来玩笑,咱们合作这么多次了,我怎么会要你的命呢?”

    孙大成被莱特变换的表情给吓得不敢动弹,他一伸手抓住了花姐的头发。将花姐从被子里拽了出来,怒斥道:“还不快去问问琳娜那个贱货,打听不出来消息老子就死定了!”

    花姐从被子里出来,当着几个人的面匆匆穿上衣服,急火火的跑了出去。路过莱特身边时,还被莱特一巴掌打在屁股上。

    “手感真好!孙,你艳福不浅啊!”莱特对身边的同伴使个眼色,就有一人跟着花姐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