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吊桥

第六百一十四章 吊桥

    马景博顿时就不干了,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堆碎肉说道:“那个倭人说出要投降的话了吗?没说出来就是敌人,有本事你小子让他站起来说一次给我听听!”

    新兵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都被打成碎肉了还怎么站起来。一旁的士兵忍不住偷乐,但手上的火铳可没有一颗停歇,仍然不停的播撒弹雨。

    近距离长生铳的威力更是巨大,击中倭人的瞬间就会将倭人打得倒飞出去。原本到了射程的倭人大弓手,还没等射箭就被铅弹席卷个遍。

    很多人都看见了酒井变成碎肉的一刻,他们再也坚持不下去。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逃啊!”

    顿时倭人四散奔逃,他们纷纷转身逃走,再也没有刚才向前冲锋的勇气。

    长兴军可不会因为倭人逃走就停止射击,铅弹将露出后背的敌人成片的打倒在地。

    这时长兴军的骑兵从左右两侧杀了上来,他们挥动马刀砍倒每一个挡在身前的敌人。

    刚才冲在前方最悍勇的倭人,身后有长兴军的铳弹,身前有自己的同伴挡路。左右两侧还有骑兵的追杀,为了能快速逃离这个地,他们向身前的同伴举起了手中的屠刀。

    砍倒挡在身前的同伴,为的就是能远离海盗那么一点距离。一万多人的倭人大军瞬间就成了一盘散沙,任由长兴军斩杀。

    巴彦骑在马上追击倭人,见到有倭人聚在一处立刻就带着骑兵杀上去。

    他们所过之处留下了满地的尸骸,任何有组织的反抗都会无情的斩杀。

    身边带着百名骑兵的巴彦在遍地的倭人中砍杀,他手中的马刀轻巧的划过一名足轻的脖子。

    根本就没有用力,倭人的头颅就被战马带来的惯性切断。倭人头颅飞起的刹那,一股血泉自没有头颅的脖腔中喷出。

    巴彦战马的速度非常快,喷射出来的鲜血没有溅到他的身上就已经冲了过去。

    杀得兴起的巴彦忽然听到箭矢破空声从眼前传来,他微微低头一支羽箭从他身侧射过,插进一旁的泥土之中。

    巴彦抬头才注意到,他已经距离厚木城非常的近。刚才那轻飘飘的一箭就是从城头射下来的,就算射中巴彦也不会有太大的力量。

    厚木城此刻城门洞开,无数的倭人拥挤在狭窄的城门处。他们拼命的想要逃进城内,躲避凶残海盗的杀戮。

    巴彦见到洞开的城门眼前就是一亮,打开城门放溃兵进城是最愚蠢的做法。

    就算要收容溃兵也要让溃兵绕城而走,从其他城门进入城内。就这样打开城门,巴彦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招呼一声,向着拥挤的城门处杀了过去。战马在高速的行进中,巴彦摘下弓箭对准了城头的倭人。

    在冲到城下之时,巴彦松开弓弦。箭矢借助战马的惯性,闪电般飞向城头。

    一名城头上的倭人立刻应声而倒,摔下了城头砸进拥挤的人群中。跟在他身后的骑兵纷纷开弓射箭,还有人掏出火铳对城头射击。

    一时间城下各种攻击不断,不时就有城头的倭人被击中倒地。城头上的倭人见到海盗竟然追到了这里,连忙打算收起吊桥关闭城门。

    但拥挤在吊桥上的人实在太多了,原本两人就能搬动的绞盘四个人都费力。

    看着缓慢升起的吊桥,溃逃的倭人更加着急了,他们相互推搡着想要通过吊桥冲进城内。

    结果却让更多的人掉下了护城河,许多人都被挤在城门楼动弹不得,城门也被倭人挡住根本关不上。

    就在此刻巴彦率领人马杀到,他根本就没有用刀去劈砍眼前的倭人。仅仅依靠战马冲起来的速度去撞,就撞飞了一路上的足轻。

    战马来到吊桥前时,吊桥刚刚升起一尺有余。巴彦催动战马一跃而起,重重的向站满了人的吊桥落了下去。

    在倭人惊恐尖叫声中,巴彦叫人带马跳上了吊桥。吊桥上瞬间就被撞下去四个倭人,更有一个倭人被战马踩的骨断筋折。

    巴彦的战马带上惯性跳上吊桥的一刻,巨大的力量让原本抬起一尺的吊桥再次重重的落在地上。

    厚木城头四名搬动绞索的倭人被巨大的力量带倒在地,双手被震的半天使不上力气。

    吊桥升不起来,城门关闭不了,让厚木城头的倭人武士立刻急了。

    他立刻让更多的足轻去搬动绞索,他也是亲自带人跑下城楼。城门必须关闭,损失让海盗冲进城内,厚木城就会彻底失守。

    巴彦跳上吊桥双手可没有闲着,他挥动手中的马刀使劲劈砍身前的倭人。

    这些从刚刚杀戮战场上溃逃下来的倭人根本就没有抵抗的勇气,他们拼命的向前拥挤,就想让自己远离海盗。

    随着搬动绞索人数的增加,吊桥再一次的缓缓升起。

    又是几声战马的嘶鸣,数匹战马载着马上的骑手跃上吊桥。一个略显生硬,嗓音洪亮的人喊道:“冲锋陷阵怎么少得了我安德鲁,巴彦!城外追击那些四散逃走的矮子才是你应该干的事!”

    随着声音的出现,手持骑枪的安德鲁也跳上了吊桥。他骑乘的战马都是最强健的战马,手持骑枪的他跳上吊桥时就刺穿了一名倭人。

    丢掉折断的骑枪,安德鲁抡起链枷砸向离他最近的倭人。链枷这种重型武器在狭小的吊桥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每次安德鲁挥动必然会将几个倭人打落吊桥。

    巴彦有些恼怒的看着安德鲁,就在刚才那一下链枷贴着他的头顶飞过,吓得巴彦连忙侧身闪避,差点掉进护城河。

    尽管安德鲁一再强调这是失误,但巴彦觉得那个大胡子就是故意的。随着跳上吊桥的骑兵越来越多,城头上搬动绞索的倭人也越发吃力。

    最后任凭他们怎么搬动,绞索也不能在动弹分毫。就在双方较力之时,吊桥上的铁链再也坚持不住,发出一声脆响应声而断。

    失去束缚的吊桥一下子落在地上,城头上搬动绞索的倭人顿时摔倒一片。

    就在长兴军杀散吊桥上的倭人时,城门处传来一声声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