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倭人好像要投降!

第六百一十三章 倭人好像要投降!

    酒井花木能坐上大久保家的足轻大将,也参加过不少的战斗。虽然没有指挥过万人以上的足轻,也算得上是经验丰富。

    如今眼前的一切都在颠覆他的认知,八十多步就能射杀敌人的铁炮,还有连绵不绝的弹雨,最让人崩溃的就是从天而降的炮弹。

    巨大的铁球落在人群中到处播撒着死亡,尤其是缺胳膊断腿的倭人躺在地下嚎叫更加能刺激人的神经。

    看着前方混乱不堪的队伍,他知道现在必须振奋士气冲上去决战才能有一线生机。

    如果要是溃败下来,等待一万多人的就是一场屠杀。想到这里他立刻对身边的几名武士说道:“诸君!前方士兵正在浴血奋战,我欲冲锋在前,诸君可愿随我前往?”

    在他马前的都是他最亲信的部下,听到酒井花木的话语都低头大声称是。

    酒井花木知道前方的士兵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他来不及招唤更多的武士足轻,催动战马从倭人后方杀了上来。

    一身花花绿绿足具的酒井花木格外显眼,他身后的旗帜告诉倭人武士足轻们,这就是他们的主帅。

    酒井花木的带头冲锋让倭人即将崩溃的阵线稍微的稳定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那个显眼的身影上。

    越过慌乱的武士足轻,酒井花木很快就来到了战阵的前方。亲身经历弹雨和炮弹的酒井才知道海盗火力的恐怖,仅仅刚才一瞬间他身边的百十名亲信就被打倒一半。

    从天而降的炮弹正落在酒井花木的前方,砸在地上的炮弹让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

    就连骑在马上的酒井都能感觉到大地的震颤,落地的铁球再次弹起三尺多高,打碎了一名武士的身体,又带走三名足轻的腿才消失在酒井的身后。

    看到消失在身后的铁球,酒井花木一阵的庆幸。刚才那颗琉球就在他的身边划过,只要再偏一点就就会成为地下碎肉中的一块。

    巨大的恐惧袭上酒井的心头,第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他被吓得脸色苍白。

    临出征时说出的豪言壮语这一一刻有些苍白无力,他觉得自己浑身僵硬,仿佛被人定在原地一样动弹不得。

    胯下的战马被刚才的炮弹惊到了,撒开四蹄拼命的向前奔跑。跟随在他身后的武士足轻本想后退躲避海盗的炮火,但看到自家主帅的冲锋只能咬牙跟上。

    在他们后方的武士足轻见到酒井“奋不顾身”的冲锋,被主帅的勇武给激励的热血沸腾,跟在后面没命的往前奔跑。

    一时间倭人竟然顶着长兴军的打击冲了上来,很快就接近了五十步的距离。

    原本马景博见到倭人被打懵,有些意兴阑珊。他知道照这样打下去,用不了一刻钟倭人就会崩溃。到时骑兵出动,在倭人身后追杀,又是一场轻松的大胜到手。

    对于这样的战斗他提不起一点兴趣,他的思绪已经飞到了江户城。在倭国恐怕只有幕府的本家武士才能有勇气与长兴军一决高下吧!

    马景博一愣神的功夫发现倭人竟然冲了上来,这股不要命的狠劲都能与女真人相比。

    “哦?”就在马景搏疑惑之际,一个身穿花花绿绿足具的身影出现在长兴军阵前。

    看到这个身影马景博才恍然,没想到倭人中还有如此不怕死的主帅。立刻下令队中铳法神准的士兵将目标放在敌人主帅的身上,只要打死主帅倭人肯定就会崩溃。

    此刻的酒井有苦只能自己知道,他被受惊的战马带着冲向海盗。听着耳边“嗖嗖”的铅弹声音,他的心都快碎了。

    不知道为什么,酒井忽然就是一阵的心悸。他下意识的低头伏在马背上,忽然头顶传来铅弹破空的声音。

    听到这几声尖锐的啸音,酒井再不敢抬头了。有心跳下惊马趴在地下,可他的脚在惊慌中恰在马蹬中抽不出来。

    就在酒井心急如焚时,一颗铅弹击中了战马的身体。高速奔跑的战马一下子扑倒在地,酒井也从马背上飞了出去落在地下。

    他被甩飞的瞬间,就觉得脚踝处一阵钻心的疼痛。落在地下的冲击力摔得酒井晕头转向,他费了半天的劲才坐直了身体。

    当他抬起头时才发现,如今的他距离海盗不过三十步左右。前方海盗面甲上的图案都清晰可见,听着头顶阵阵铅弹响声,双腿不自觉的加紧,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的流出。

    后方跟随酒井花木冲锋的倭人看着前方的主帅大声的吼叫,脚下飞快的前冲,根本不顾面前打开的铅弹。

    看到酒井飞出的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酒井落地的时候好似一块巨石砸在每个人的心头,就在倭人们绝望的时候,酒井竟然坐了起来。

    倭人们顿时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向前冲锋的尽头更足了。虽然不断有人被打倒,但更多的人却是冲了上来。

    马景博见到倭人再次爆发出欢呼声,不由得咂咂嘴道:“有点意思!这样的战斗才有意思!散弹准备,都老子推上来轰他酿的!”

    一直等在火铳手后面的十几门3磅小炮被人推到前排,炮口对准了疯狂冲锋的倭人。

    酒井花木被摔得神志不清,他好不容易坐起身子。眼前金星乱闪,根本看不清东西。耳朵中更是嗡嗡作响,仿佛外界只剩下了这一种声音。

    就在他稍微恢复了一些,看清楚前方的海盗时,突然才发觉自己竟然冲到海盗的近前。

    当他看清楚海盗们将一门门大筒退到阵前时,再也顾不得足轻大将的尊严。

    他不想再打下去了,只要能活命他什么都愿意去做。酒井花木急忙摘掉足具的头盔,伸出双手在空中来回的交叉,口中大声呼喊的声音却被火炮的轰鸣给打断。

    在马景博的关照下,一门火炮对准了坐在地下的酒井花木。接连不断的炮声响起,数以千计的铅弹打向冲上来的倭人。

    酒井花木更是被百十颗铅弹打成了碎片,他想要投降的话语被堵了回去。

    刚才那名新兵举着装好弹丸的火铳在马景博身边等候下轮的射击,他小声的说道:“队长!刚才那个倭人好像要投降!”

    马景博听到新兵的话,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谁说那个混蛋要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