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这是打仗?

第六百一十二章 这是打仗?

    厚木这里距离了大量的倭人让张斗有些意外,他本想着德川幕府可能会沿途骚扰坚壁清野让长兴军补给困难,再在江户城下与长兴军决一死战。

    可厚木城下决战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自大的倭人以为凭借万余人的武士足轻就能阻挡长兴军的脚步吗?

    厚木城内大久保忠职叫过酒井花木说道:“酒井君!厚木城就交给阁下了,还请阁下务必消灭海盗,不让他们踏入厚木城半步!”

    “嗨!酒井一定会竭尽全力将海盗消灭在厚木城外!”酒井花木立刻大声回答道。

    大久保忠职拍拍酒井花木的肩膀,说道:“那么!一切就拜托了!”说着立刻转身离去。

    酒井花木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他对着大久保忠职的背影躬身道:“愿为主家效死,如果不能消灭海盗,酒井绝不活着回来!”

    大久保被酒井的话语说得身子微微一怔,随后又迈动坚定的步伐离去。在离去时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可惜了……”

    次日,长兴军刚刚吃过早饭,厚木城的倭人就开始在阵前列队。一队队的倭人武士足轻一万多人站好队列开始向着长兴军叫阵,倭人的叫阵让长兴军有些意外。

    没想到倭人竟然会放弃坚固的城墙来与长兴军野战,这正是长兴军求之不得的结果。

    如果一万多倭人躲进城墙之内,长兴军恐怕还会费一番手脚。巷战对于武器占优的长兴军来说是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如今倭人主动求战却是长兴军最希望看到的结局。

    张斗决定立刻应战,既然厚木城的倭人找死,他也不介意送他们一行。

    长兴军的应战让酒井花木十分的高兴,这是他第一次指挥万人以上的战斗,整个人都处在兴奋的状态。

    虽然听说过海盗的凶残,但他觉得人数已经是海盗的一倍,还有什么害怕的理由?

    见到海盗摆出的阵型立刻让倭人铁炮手走在队伍的前方,竹枪兵随后跟上,最后是大弓手的跟进。

    他排出的战阵中规中矩,依铁炮对铁炮。再以竹枪兵与对方僵持,最后用队伍后方两千多大弓手杀伤海盗。

    但他忽略的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铁炮的射程问题。倭人的铁炮还不如老式的火绳枪,就和大明的火铳差不多的样子。唯一的优点就是很少炸膛而已,根本就打不远,完全就是近战武器的样子。

    而长兴军手中的长生铳可不一样,这时济州岛工匠作坊最新制造的线膛火铳。配上装填方便的纸壳米涅弹,射程达到了夸张的一百多步。

    有些神准的射手可以在一百五十步开外击中目标,在这个年代完全就是狙击步枪的存在。

    即使一个训练两个月的新兵都能轻松的击中百步的目光,与倭人手中的铁炮相比就是巴雷特与老套筒的差别。

    马景博现在最前排的士兵身侧,他还有些不适应手中的长生铳。对于他这个枪盾兵出身的人来说,长生铳就是短小的长矛而已。

    对于长兴军取消枪盾兵来说,他是最有微词的一个。在他看来,真正的男人就应该英勇的挡住敌人的进攻。

    但他个人的力量实在是有限,说出的话更是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枪盾兵这个职位除了在少数军队中,已经全部取消。

    他这个百人队长由于战功卓著,更是被提拔到了千人队长的层次。二次出兵倭国攻打江户,马景博再次成了最前排的指挥官。

    只见他背着装好刺刀的长生铳,手中一手钢刀一手短铳,对着第一排的士兵大声的吼道:“稳住!都给老子稳住!”

    敌人越来越近了,最前排的倭人铁炮手已经进入百步的距离,马景博也没有下达开火的指令。

    在他身边站立的就是一个新兵,他第一次上战场。感受到大战来临前紧张的气氛,额头上不自觉的就冒出汗水。口中的唾液更是疯狂的分泌,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马景搏看着身边的新兵,小声的说道:“你小子没见过大世面,当初老子手中拿着可是随时可能炸膛的火铳,在建奴冲到二十步才开火。打完就得轮圆了火铳与建奴拼命,那才叫刺激呢!”

    新兵听了马景博的话,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二十步的距离,那不是用火铳顶在建奴的脑门子上了吗?那会是怎样一副场景?一想到那种场景,觉得自己眼前的倭人也不算什么!

    看着新兵情绪恢复了几分,马景博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至于他把陶磊给他讲的故事主角换成自己这件事情,选择性的遗忘了。

    倭人铁炮手走近到八十步时,马景博开始大声的下达命令:“举铳!~瞄准~开火!”

    随着开火命令的下达,最前排的数百支火铳发出了炙热的铅弹。带有强烈旋转的锥形铅弹出膛的速度更快,飞行的也更加稳定。

    铅弹后部软木被火药瞬间点燃,将铅弹的尾部撑开,紧密的贴在铳膛上。

    良好的气密给铅弹提供了更多的动力,铅弹飞行的距离也远远超过老式的燧发火铳。

    行进中的倭人铁炮手对此完全不知情,他们还以为海盗手中的铁炮如同自己手中的一样,需要近距离开火。

    完全没有准备的倭人瞬间就被打倒了一片,原本还算整齐向前行进的倭人铁炮手瞬间就倒下去了一片。

    最前方的倭人队伍像被人咬下一口的大饼一样,缺了好大一块。刚才还趾高气昂前进的倭人顿时被打懵了。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长兴军火铳手开始连绵不绝的射击。头一次遭到这种打击的倭人队伍顿时乱作一团,有人大喊着想要冲上来拼命。

    也有人转身就跑,结果撞在同伴身上。还有不少被吓傻现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的……

    就在火铳连绵不绝开火的同时,长兴军阵后方传来一阵炮响。十门初阳炮发出了怒吼,向着倭人最密集的地方发射出一颗颗沉重的炮弹。

    在队伍后方的酒井花木瞬间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他用手指着不远处的前方,口中喃喃自语道:“这是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