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零七章 谁敢在海参崴闹事?

第六百零七章 谁敢在海参崴闹事?

    海参崴这里有物美价廉的货物,也有让人爱不释手的饰品,更有强大的武力作为保证。

    与宁古塔将军沙尔虎达一战,更是让许多生存艰难的小部落看到了希望。他们纷纷拖家带口投奔海参崴,希望能够得到海参崴的庇佑。

    对于来投奔的人耿万薪照单全收,但是必须要打散分散到海参崴周围各个开垦出来的聚集点。

    被分配到聚集点的人都会分给五亩土地,自然有汉人教会他们种植番薯这种粮食。第一年不会收取任何税赋,第二年才开始收取一成的税赋,以后逐年递增最后定在三成的税赋就不再增加。

    在农闲的时候也可以进山打猎,或者下海下河捕鱼,海参崴一概不管。这样的条件吸引了很多小部落加入海参崴,能有强大的部落庇佑,让他们安心过日子,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也不是所有的小部族都选择归附海参崴,库奇吉尔就不愿意依附海参崴。

    他来到海参崴见识了花花世界,第一次见到如雪一样洁白的糖,第一次喝上了最烈的酒,第一次用上了最锋利的刀剑,……

    但他携带的货物很快就消耗完毕,没有了银元库奇吉尔和他的六七十名部族在海参崴活的越发艰难。

    当他再一次走进酒馆借酒消愁之时,意外听到了一个消息。女真人的首级可以换取银元,而且每个首级都能换到三十个银元。

    心思活络的库奇吉尔立刻就动心了,如果猎杀女真人能换取银元,那么他们是不是也可以这么做呢?

    ……

    “族长!咱们深入建州太多了,就算是得手也不容易退出来!”一个壮硕的汉子趴在草丛中对身边的库奇吉尔小声的说道。

    库奇吉尔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当然知道深入建州危险,但是咱们只有二十六个勇士。建州附近的那些屯堡咱们根本打不动,就算打下来也会死伤惨重。所以咱们的目标是路上落单的建奴,不然咱们根本就不可能有收获!”

    他们说话之时,通往建州的官道上行驶过来一辆马车。马车周围有四五个女真人随行,车内被帘子挡住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库奇吉尔看到马车,顿时激动的说道:“都准备好,机会来了。以后能不能有银元花就看这一次的了,要是放跑一人小心我的鞭子!”

    剩下的人立刻低声应是埋伏在道路旁,而马车附近的女真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路旁隐藏的敌人。

    这里已经十分靠近建州,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偷袭。在库奇吉尔发动偷袭的时候,没有防备的女真人顿时被射倒。

    二十六个人从路旁冲了出来,手起刀落砍掉地下几人的首级。他们的杀出引得马车上一阵女人的惊呼,更是传出小孩的哭声。

    ……

    一路上库奇吉尔十分小心,避过了女真人的追捕回到了海参崴。当他来到海参崴收女真人首级的地方时,看见了身前排着的十几个人的队伍。

    只见前方桌案后坐着两人,所有人都在挨排等候书案后士兵摸查验。

    库奇吉尔看着一颗颗首级被换成了票据,手拿票据的人欢天喜地的去银行换取银元。

    他的心开始忐忑起来,身前一名身穿兽皮的汉子从肩头拿下一个布袋,从里面倒出来四颗首级。

    立刻有人上来查验,检查无误后,给他开据了一百二十银元的票据。

    轮到库奇吉尔时,他担心的看了桌案后的两名士兵一眼,小心第问道:“是不是女真人的首级可以换银元啊?

    桌案后的士兵点点头,虽然没有出声回答,库奇吉尔的心情稍微放下一些。

    这时他身后的人不愿意了,开口说道:“换不换快点!不要耽误大家时间!老子还打算去酒楼喝个痛快呢!”

    库奇吉尔闻言不敢在耽搁,将背着的口袋倒在地下。顿时引来一阵阵嘲笑之声,其中他身后之人更是夸张的笑道:“老兄!你这首级里怎么还有女人和小孩?不会是把自家婆娘和孩子的首级送来换银元了吧!”

    这个声音尖锐刺耳,库奇吉尔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伸手摸向腰间的钢刀,哪知身后之人根本就不怕。

    依旧轻蔑的说道:“敢在这里动手,立刻取消换首级的资格,你可想好了?”

    库奇吉尔被气得脸色通红,最后把头转过去不再看身后之人。他觉得身后那些人的目光和指指点点的手势如同一把把尖刀刺在背上一样,现在地下有条缝隙他恨不得立刻钻进去。

    此刻他只想着首级快点清点完毕,自己好离开这是非之地。

    “八颗首级,二百四十元!”其中一名士兵清点完毕高声唱道。

    库奇吉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女人孩子的首级也给算了,还是按照三十银元一个计算。

    还没等他说话,刚才身后嘲笑最大声的人抢先开口道:“凭什么?老子辛辛苦苦跟建奴拼命,带回来的都是建奴的青壮。为了这些首级,一半的勇士都没回来。为什么老子的首级跟女人和孩子的一个价,必须给老子加钱!”

    “对!必须加钱!”

    ……

    排队的人顿时议论纷纷,有几个人还大声响应这人,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

    负责清点首级的士兵脸上根本没有惧色,冷冷的说道:“告示上写的清楚,只要是女真人首级都要。一个三十银元,这位兄弟带来八个首级给二百四十银元,有何不可?”

    “不行!老子杀的都是青壮!不给老子加钱,老子就跟你们没完!”那人依旧不依不饶。

    哪知士兵不再说话,把胸口的铜哨子含在嘴里使劲的吹了起来。原本还鼓噪纷乱的众人听见哨子声,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有些人目光闪烁,想要离开此地。

    就在这时从左右两侧各冲出来一队士兵,火铳手黑洞洞的铳口对准了闹事之人。

    另一侧盔明甲亮,手中的斩马刀更是闪闪发亮。他们的出现明显让空气中的温度下降几分,闹事的几人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谁敢在海参崴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