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零六章 新兴的城市

第六百零六章 新兴的城市

    卢日勒手中的大刀毫无阻碍的劈进战马的脖颈,划开了战马的皮肉骨骼,连同马背上的骑手都被他手中的大刀一劈两半。

    他在劈中马背上的骑手时,清晰的看清了对方那张惊恐的脸。那人还想用手中的钢刀抵挡,但在沉重的大刀面前就像木头玩具一样被砍碎成几片落在地上。

    被劈碎的人和马倒在卢日勒的身侧,鲜血溅了卢日勒一身。他仰天发出一声狂吼,发泄心中的畅快。

    这种全身每个细胞都处于兴奋的状态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他眼中闪烁着凶狠的目光,看向下一个目标。

    仆从军与海参崴侧翼的赫哲人撞在一起,没有丝毫的崩溃迹象,就像汹涌的海浪拍打在坚硬的礁石上一阵。

    雪亮的刀光在阵前闪耀,冲在最前方的仆从军骑兵连人带马被劈成两半。一时间海参崴的阵前如同屠宰场般血腥满地,到处都是碎裂的战马尸体。

    这样的冲击可比刚才成片被火铳打倒来得刺激,冲锋中的仆从军纷纷勒住战马停止前进。他们不想变成地下碎肉中的一块,这些人宁可被火铳打死也不愿意被人砍成碎块。

    卢日勒砍碎三个骑兵觉得眼前一空,原本气势汹汹的仆从军竟然停了下来,只见他们纷纷取出弓箭停在远处射箭。

    位于中部的火铳手一颗都没有停止过手中的火铳,每次齐射都会有几十上百人被击落马下。

    冲锋中的仆从军在火铳手阵前撞得头破血流,又被赫哲人刀手吓破了胆子。

    如今他们不敢接近海参崴的军阵,只是停在远处用弓箭射击。若不是身后女真人已经压了上来,这些仆从军早就一哄而散。

    沙尔虎达看得清楚,仆从军基本上全是废了。被打掉胆气的人再多也没有战力,如果海参崴军阵后面那些骑兵出动,立刻就是一场屠杀。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在让仆从军冲上去了,万一要是让仆从军崩溃,很可能影响到女真人的军心。

    沙尔虎达将手中的大刀一挥,他身后的八旗马甲立刻加速,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他的儿子巴海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有巴海的带头女真甲兵气势如虹,个个奋勇向前。

    那些仆从军纷纷给女真甲兵让开道路,生怕女真人六亲不认将他们一并斩杀。

    卢日勒刚才被射中了两箭,都被身上的铠甲挡住。忽然仆从军左右一分,女真甲兵从中间冲了出来。

    就在卢日勒想要继续砍杀时,短促的铜哨连续的响起。卢日勒听到这个声音,不甘心的咧咧嘴,转身向后走去。

    一直在身后的第二排士兵上前补位,两排士兵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互换。

    退到后排的卢日勒精神有些放松,到了此刻他才觉得一丝疲乏涌上心头。

    刚才的战斗短促而激烈,仅仅是三次挥刀就耗光他身上大部分的体力。刚才出于亢奋中不觉得什么,一但松懈下来才觉得疲乏。

    两排士兵互换就是让体力较多的后排士兵接替消耗过大的第一排士兵,只有让大刀兵保持充沛的体力才能有效的杀伤敌人。

    冲在前方的巴海看到了互换的海参崴士兵,他的心中一阵的高兴。刚才那阵杀戮把他也吓了一跳,损失敌人一直能保持这样凶悍的攻击,那将是骑兵的噩梦。

    好在敌人这样的攻击不能长久,时间不长就需要轮换来恢复力气。只要他能让敌人保持压力,不给那些士兵轮换的时间,就是累也能累死这些士兵。

    眨眼间女真甲兵就已经冲到了赫哲人近前,巴海可不想当死兵。他放慢了马速,举起钢刀大声喊道:“杀光他们!”

    身边的甲兵纷纷从他身边越过,冲向手持大刀的赫哲人。又是相同的战术,手榴弹再次炸在队伍前方。

    正当女真人打算继续冲锋的时候,一门门火炮在海参崴军阵后方打响。

    巨大的铁球带着啸音从天而降砸进女真人的队伍中,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女真甲兵瞬间就被打懵在原地。

    大部分女真人没有见识过长兴军炮火的厉害,十门初阳炮的攻击在女真人队伍中开出一条条血肉通道。一些从未遭遇炮击的女真人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看着眼前地狱般的景象发愣。

    耿万薪在队伍后方使劲的拍了几下手掌,对看傻了的东海各部首领说道:“各位都是我海参崴的兄弟!到你们出击的时刻了,请务必杀光女真人,能得到多少战利品就看各位的本事了!”

    这个东海各部首领听了耿万薪的话,眼睛变得通红。很明显不论是仆从军还是女真人都被打残,这时候出击就是去捡便宜。

    跟着海参崴就是好,不但没有什么危险,还能收获大量的财富。一个个东海部落首领立刻带上自己的人马冲了出去,杀向女真人军队。

    他们争先恐后生怕被别人抢在前头拿走属于自己的财富,他们的出现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就被打掉胆气的仆从军哪里还敢跟士气正旺的东海各部死磕,他们纷纷调转马头逃走。

    沙尔虎达到想抵抗,但仆从军的逃走让女真甲兵也是人心惶惶。看着自己部下惊恐的目光,还有冲过来东海土著那凶悍的眼神,他也只能调转马头撤退。

    一路逃出三十多里,沙尔虎达才停下脚步。收拢战败的人马才发现,原本一千五百的甲兵只剩下了不但八百人。

    两千多的仆从军留在他们身边的还不足二百,剩下的不是被杀就是逃的不知去向。

    最重要的是他的儿子巴海混乱中不知去向,沙尔虎达干着急也没有办法,只能返回宁古塔。

    此战海参崴大获全胜,只有百余名赫哲人伤亡,东海各部追击的人到是伤亡了数百。

    但他们却阵斩女真甲兵四百二十六人,擒获自巴海以下二百一十五人。

    仆从军被打死了七百多人,生擒了近千人。等待他们将是永无止尽的苦力,直到累死才是他们的归宿。

    这一战过后,海参崴在白山黑水之间名声大噪。引得更多人向这里迁移,加入到海参崴这座新兴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