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一个女人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一个女人

    这次张环带梅丽莎前来长生岛,就是有让张斗为他们主持婚礼的意思。

    不同于张环的心中忐忑,梅丽莎却是十分的高兴。她的家乡在温暖的地中海,第一次见识到北方天气的寒冷。

    快到长生岛时,她不顾北风的凛冽,跑到船头与张环并肩站立,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当白鲸战舰靠近龙王庙码头时,岸边的浮冰不时撞击在船舷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从码头到冰封的海中,有一条浮桥被冻在了海中。白鲸战舰上的人只要下到小船,就能踏上浮桥登陆码头。

    这也是长生岛在冬季想出来登陆的办法,有了这种浮桥就是在冰封期的长生岛,一样能有货物运送到岛上。

    踏上长生岛开始,梅丽莎就变得异常活泼。她看什么都新鲜,尤其是冰糖葫芦更是一手一个,大快朵颐。

    到了候府时,梅丽莎也不在那么活泼,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她挽着张环的手臂说道:“环!你教父不会很凶吧!他要是不同意咱们俩的婚事怎么办?”

    “是义父,不是教父!我义父不信任何宗教。他经常说的就是:求神拜佛,不如求己。自身强大才是一切的根本,所以我们兄弟姐妹中没有人信教。

    不过义母却是天主教徒,你们之间会有很多共同语言。”张环拍拍梅丽莎的小手,示意她不要紧张,可他自己手心中的汗水却暴露了他内心的忐忑。

    梅丽莎听到义母是天主教徒,心才稍稍放了下来。看来自己在长生岛不是异类,这让她一直提着的心平静了许多。

    张环跟她可不一样,不知道自己娶一个异族的女子,还是长生岛敌对势力的女子,这样的结合会不会遭到义父的反对?

    万一义父要是不同意婚事,他又该如何选择?就这样放弃为他抛弃一切的梅丽莎?还是自己退役?

    他想了很多,结果一进去候府就见到义母孙玉秀站在厅堂迎接他们。

    “环儿回来了!你义父在书房等你。哦!这位就是梅丽莎小姐吧!你可真漂亮!我想你一定想参观一下候府,跟我来吧!”孙玉秀热情的说道。

    “夫人!您的美丽让我感到惭愧,我十分愿意参观候府!”梅丽莎恭维了一句孙玉秀,顺从的让孙玉秀牵着手向后院走去。

    张环知道该来的总要来临,他迈步走向张斗的书房。一进门就立正敬礼,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张斗没有理会张环,依旧翻看着书案上的账本。直到半个时辰后才开口道:“坐吧!”

    张环刚刚坐下,张斗开口训道:“你小子怎么想的?你在马尼拉杀了那么多人,那个女孩能真心对你吗?你就不怕半夜脑袋不见了?”

    “义父!我与梅丽莎是真心相爱,她绝对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还请义父大人成全!”张环立即起身跪在地下请求道。

    张斗对眼前这个大孩子期望值很高,最终还是同意了他们的请求。不过成亲后,梅丽莎要住在济州岛不允许前往马尼拉探亲。

    侯府再一次的张灯结彩,他们二人的婚事办的隆重无比。长生岛再次热闹一番,新的一年已经来到,长兴军将迎接新的一轮挑战。

    ……

    耿万薪再次清醒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一阵温暖包围。浑身上下被冻得僵硬的身体一点点的软了下来,嘴里面干甜的液体顺喉而下,这种美妙的滋味仿佛只有儿时才有过。

    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看看周围的情况。但一阵阵眩晕袭来,他再次沉沉的睡去。

    耿万薪知道自己被人救下了,自己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转。也许明天他就能再次醒来,每隔不久那种熟悉的感觉就会让他感到温暖,他仿佛是在梦中一般。如果这是一个梦,耿万薪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来。

    昏睡中的耿万薪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睁开眼睛时,入目的是简陋的木屋。

    屋内的泥盆内有几段没有烧完的树干,他左右四下观瞧,发觉这个屋子实在太简陋了。

    除了一张姑且被称为床的东西外,再没有其它的家具。自己身上则是盖着几块鹿皮缝制而成的被子,那针线活做得就连耿万薪都不忍直视。

    正当耿万薪左右打量的时候,身边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是“丫丫咿咿!!”的抗议声。

    耿万薪想要翻身看个究竟,但受伤颇重的他根本就动不了身子。相反那个婴孩却躺在鹿皮中不停的闹腾。

    也许是尿了,也许是饿了,闹了一会的婴孩开始用小手在耿万薪脸上不停的抓挠。

    身边的孩子一下子就让耿万薪想起死去的妻儿,他看向孩子的眼神也充满温柔。开始逗弄起孩子来,孩子被耿万薪脸上不断变换的鬼脸逗的呵呵大笑。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天渐渐黑了下来,就连屋内也变得阴暗起来。只剩下已经快要燃尽的泥盆中的炭火在忽明忽暗的闪烁,孩子似乎是跟耿万薪玩的累了,躺在耿万薪身边呼呼大睡。

    就在这时,耿万薪的耳朵动了动。虽然他身子不能动弹,但他的感知依旧还在。

    被人称为影子的他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凭借着超强的感知,他躲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如今也没有例外,他听到屋外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走来。

    来人身材不高,也不强壮。听着靴子踩在雪地上的声音,耿万薪大概判断出来人的体型。应该和普通明人差不多高,身手应该还不错。

    耿万薪连忙闭起眼睛装晕,他不清楚这人为什么救他。如今的情况还是继续装晕,看看情况再说。

    很快来人走到了木屋外,掀开鹿皮做成的门帘走了进来。这人手中肯定有猎物,浓郁的血腥味道充斥着整个屋子。

    这人在泥盆中加了些木材,等火烧起来后开始烧烤猎物。不一会猎物被烤熟了,这人开始狼吞虎咽的吃着猎物。

    吃了一会,她放下手中的食物。走到床边从鹿皮中抱起婴孩开始喂奶,从婴孩使劲的吸吮奶水的声音中,耿万薪判断出这是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