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八十章 我的幸福属于这里

第五百八十章 我的幸福属于这里

    就在仓库内几人看好戏时,仓库的东西两侧的墙壁突然爆开。震耳欲聋的声音和气浪席卷整间仓库,里面的人被震的东倒西歪站不起来。

    从被炸开的缺口出,一个高大的身影闯了进来。这人大步来到朱徽娟的身边,双手用力就扯开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将朱徽娟搂在怀里,嘴里轻声的说道:“徽娟!你没事吧!”

    朱徽娟被爆炸震的头晕眼花,还没有恢复过来,就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抱在怀里。她刚想挣扎,却听到熟悉的声音。

    “哇!”朱徽娟放生痛哭,她要把所受到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长这么大第一次经历危机的她,才知道人心的险恶。

    更是觉得这双臂膀是如此的安全温暖,是她最想要的依靠。朱徽娟哭了一会,才呜咽的说道:“徽娟不出来玩了,再也不出来了,就待在府中侍候夫君好不好?”

    张斗对朱徽娟有些愧疚,轻声的说道:“徽娟!等过完年夫君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没有坏人,你想去哪玩都行!”

    ……

    “大帅!一共抓获女真人暗探一百六十三人,晋商四人,锦衣卫暗探十一人,该如何处理还请大帅定夺!”张卫在书房向张斗汇报这次抓捕取得的成绩。

    张斗点点头,说道:“你处理吧!我不想在见到他们,敢动手就要付出代价!”

    这次女真人的行动让张斗下定决心将家人送去济州岛,长生岛作为贸易港口,非常容易混入各种暗探。

    就算他安排的人手再严密,也难免有失误的时候。只要一次失误就会让他悔恨终生,所以将家人送去更加安全的济州岛就成了过完年最重要的事情。

    济州岛是北方舰队的驻地,还有数量不少的常备陆军。那里是张斗最安全的基地,在那里没有外来人登岛,是理想的安置家人的场所。

    ……

    过了上元节,长生岛上的热闹也逐渐降低。人们也开始恢复往日的生活,虽然海冰还没有完全化开,但一些大型的战舰还是能接近龙王庙码头。

    长兴军的各级军将也开始向长生岛聚集,这也是长兴军每年一次的聚会。

    北信口的海冰还没有融化,秦石等人骑着战马踏过海冰来到长生岛。在北信口他见到了亲自来迎接的张斗,兄弟见面一番客套自不必说。

    进入张斗的书房,秦石就开始说道:“大哥!你猜的一点不错,朝廷果然向复州长兴军动手了。不过派来个废物鲍承先,刚到复州就被蓝贵田和许连山给收拾了。”

    张斗微笑着点点头,拆分长兴军不是目的。分割完成后再一点点的吃掉才是他们的手段,不过要想对付自己的长兴军还差了点。

    秦石继续说道:“后来换了个叫满桂的副总兵,这人还是有两下子的。曾经带着亲兵家丁跟建奴硬悍了一仗,虽然伤亡过半但也是条汉子。”

    满桂这人张斗知道,蒙古人曾经多次与女真人交战。为人粗狂豪放,为同僚所不喜。

    崇祯二年皇太极兵围京师时,是众多勤王大军中不多敢出城与女真人野战的将军。最终孤军与女真人野战,被同僚坑死的大明将军。

    “大哥!这个满桂还有两下子,在复州招募了三千士兵。每日都效仿咱们长兴军训练,也算是勤勉的武将。就是他的亲兵多有骚扰百姓,被执法队收拾了几次也就老实多了。”秦石继续说道。

    张斗也是摇头苦笑,明末能打的军队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祸害百姓。

    越能打的军队越是能祸害百姓,这几乎已经形成了定律。所以满贵的军队军纪差也在张斗的意料之中,不过有秦石的威慑在,相信满桂肯定会约束部下。

    兄弟二人谈完公事把酒言欢,大醉一场才各自休息去了。

    ……

    白鲸战舰上,张环不时的偷眼观瞧身边的梅丽莎。只见梅丽莎的小脸已经冻得通红,身上裹紧了貂皮大衣还是瑟瑟发抖。

    看到梅丽莎的样子,张环不禁用手环住了梅丽莎的肩膀,梅丽莎也没有大明女子那般的害羞,大方的把头靠在张环的肩头。

    张环看向远处的长生岛,心中却想起了淡水城码头的那一幕。

    干腊丝人已经送来了赎金,梅丽莎就要随她的父亲桑迪前往马尼拉。在码头上分别之际,张环前来送行。

    “亲爱的张,我离开后你会想我吗?会记得有我这个异国的姑娘曾经爱过你吗?”梅丽莎眼睛红红的发问。这些日子来的相处,她已经爱上这个大男孩。

    她也能感觉但张环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抗拒,变成现在的依依不舍。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对于这对小情侣来说更是如此。感受到彼此心意之时,却是他们分别时刻。

    张环重重的点了下头,说道:“梅丽莎!你是属于我的,哪怕我们相距千万里,我也会找到你。哪怕所有人阻拦,我也会带着舰队去将你抢回来!”

    这霸气的话语听得梅丽莎心都醉了,她拿出一个荷包塞进张环的手中。

    “不许笑话我的手艺差,这是我亲手绣的鸳鸯,送给你做个纪念吧!”梅丽莎头快要垂到胸口,不敢看张环的眼睛。

    张环接过荷包仔细辨认了半天也没有分辨出上面到底是什么生物,但他知道这是梅丽莎的心意,贴身收好。

    伸手在身上摸了下,发现没有什么可以送给梅丽莎的礼物。他把胸前的金质功勋章摘了下来,放到梅丽莎手中。

    “梅丽莎!这是我用命换来的勋章,只要你带上它,长兴军将不会有人伤害你!”张环嘱咐梅丽莎道。

    梅丽莎握紧勋章踏上即将启航的武装商船,站在船舷对着岸上的张环招手。

    在武装商船离岸的一刻,张环觉得自己的内心似乎碎裂了。他快跑几步来到码头边缘,双手合拢在嘴边,向着驶离岸边的武装商船喊到:“梅丽莎!我爱你!”

    这句话听得梅丽莎身子一震,她第一次听到这个有些害羞男孩的表白。

    回身对自己父亲说道:“亲爱的父亲!对不起了,我不能跟您去马尼拉了,我的幸福属于这里。”

    桑迪看着长大的女儿,心中要留下女儿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见到女儿纵身天下船,向着岸边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