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七十七章 贤婿

第五百七十七章 贤婿

    魏忠贤听到天启朱由校的话身子一震,随后就换上一副笑容说道:“陛下!老奴以为张斗发展暗影是逾越,应该下旨让张斗立刻解散暗影,一应人员全部交给锦衣卫处理。”

    死道友不死贫道吧!魏忠贤不想再掺合张斗的事情了,这几年银子虽然拿了不少,可是也太烫手了。

    小皇帝也不是当年那个不懂事只知道做木匠活的少年了,偶尔流露出的气势让魏忠贤感到一阵的胆寒。

    哪知朱由校摆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暗影!有趣!躲在暗处的影子!有趣……”

    看着喃喃自语离开的小皇帝,魏忠贤有些懵圈了。皇帝到底啥意思?他到底应该怎么做?

    原本已经以为摸透天启皇帝心思的魏忠贤第一次感到害怕,他能叱咤大明朝堂靠的就是能够揣摩小皇帝的心思。

    如果没有了这个本事,魏忠贤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今日的事情就让魏忠贤感到恐慌,当夜连忙将田尔耕和崔程秀商议白天发生的事情。

    田尔耕当场就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小皇帝要对定辽侯动手了?别人不知道底细,他对张斗的了解比其他人都多。

    不说长兴军的厉害,就是暗影都够他喝一壶的。一想到这事他就心烦意乱,眼睛不断看向魏忠贤。

    在场的只有崔程秀还能保持镇静,他闭目沉思了一会才开口道:“九千岁!首先如果陛下要对定辽侯下手,会有什么后果?”

    不等魏忠贤作答,崔程秀就继续说道:“一是张斗毫不反抗引颈待戮,但这种希望渺茫。就下官观察,张斗肯定会与朝廷拼个鱼死网破!”

    另外两人点点头,同意崔程秀的看法。按照张斗的脾性,这种事还真的能干出来,看张斗这几年的事迹就知道,从来就不是吃亏自己咽下去的人。

    崔程秀接着说道:“一但与张斗闹翻,辽东的局势必然糜烂,丢掉整个辽东也不是不可能。所以陛下绝对不会对张斗动手,至少现在不会。

    那么张斗成立长兴军,建立暗影,据下官所知他还打下琉球,并且占领了半个台员岛。这一系列的事情说明,张斗的打算。他要海外封王!”

    听到海外封王几个字,屋内的几人心头猛然跳动了几下。自己掌控一地之地,发号施令谁不愿意。

    崔程秀看到几人的脸色接连变化,又开口道:“咱们能想到,陛下肯定也能想到。如今不过是没有想好怎么做而已,或者陛下要看张斗是否真的有反心!”说到这里崔程秀闭口不言。

    另外两人也想明白了,只要张斗如果不觊觎大明的土地,海外封王也在天启皇帝朱由校的允许之内。如果要是有意大明的土地,那么一定会遭到雷霆一击。

    几人又商议一番才各自离去,他们不知道的是,几人谈话的内容,包裹天启皇帝朱由校的两个有趣在三天后,全部摆在张斗的案头。

    张斗看完书案上的信件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自己苦心经营数年,大小战数十场才打下如今的基业。

    现在的他终于有实力与朝廷掰下手腕,可以让朝廷忌惮三分。张斗相信只要在给他几年,就有底气对任何人说不。

    一想到几年后的长兴军,张斗就激动万分。口中更是清唱道:“想当初,老子的队伍刚开张。不过是十来个人,七八条枪……”

    这时书房的门被敲响,朱徽娟的声音传了进来:“夫君!夜深了,处理公事也不在这一时,徽娟泡了参茶给您解解乏!”

    随着清脆的声音朱徽娟迈步走了进来,张斗轻轻将密信收起来。接过朱徽娟的参茶喝了一口道:“徽娟就是夫君最好的解乏灵药,过来让夫君好好看看……”

    次日,朱徽娟起床之时已经日上三竿,她回想起昨夜的疯狂不禁有些脸红。夫君昨夜似乎格外兴奋,折腾到深夜才沉沉睡去。看来参茶的效果不错,日后还要经常给夫君泡茶……。

    长生岛上的作坊已经尽数搬迁完毕,剩下的只有孙家父子居住的院子还有一些匠人。

    张斗来到院子时,老丈人孙元化已经在院中等候。张斗赶紧给老丈人见礼,孙元化则是微笑的点头。

    他知道张斗没有变,还是当初闯进他家的那个毛头小子。自己女儿已经生有长子,更是坐稳侯爷大夫人的位置。

    大明长公主又怎样,还不是给女婿做小。还没等孙元化开口,孙夫人就在一旁说话:“贤婿呀!自强已经两岁了,玉秀的肚子也应该有动静了吧!你看自强一个人多孤单,给他生个弟弟妹妹多好。

    我家女儿是好生养的,没事不要老往别的院子跑。尽快让玉秀怀上才是真的,你说是吧?贤婿!”

    孙夫人的一番话说得张斗满头的黑线,您这关心女儿也太厉害了吧!但他还是说道:“岳母大人说得极是,小婿回去一定努力让玉秀怀上!”张斗心道:玉秀!可别怪为夫不疼你了,这可是岳母下的命令,怎么也要完成才对。

    好不容易摆脱了孙夫人,张斗和孙元化相视苦笑。二人推开一间宽敞的屋子来到里面,却看见孙和京正在一套设备前忙碌。

    这套设备好似蒸馏什么东西,下面的炉火烧的正旺,不断有刺鼻的气味产生。

    孙和京见到张斗到来,脸上露出了笑容。拉着张斗来到那套设备前说到:“妹夫来得正好。你看!这是干蒸胆矾,再冷凝就会有这种东西的产生。此物可溶精铁,可是你说的硝酸?”

    张斗看到孙和京手中的玻璃瓶时,浑身的肌肉都有些颤抖起来。硫酸!绝对是硫酸。有了这东西,距离硝酸就不远了。

    走了硝酸,就会有硝化甘油,就会有黄色炸药,有了黄色炸药开花弹还会远吗?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万分的激动,但是孙和京的下一句话就把他心头的火给浇灭。

    “干蒸胆矾太费事了,我忙碌了好些天才弄到这一小瓶。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