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等候你多时了!

第五百四十二章 等候你多时了!

    水耗子白术听完哈哈大笑:“尚平!你小子是不是疯了?被包围了还敢口出狂言,今日不拔光你嘴里的牙我就不姓白!上!”

    他手下的海盗刚想上前,一声铳响在车内响起。刚刚迈出两步的海盗翻身倒地惨嚎,肚子上那血窟窿吓住了想要上前的海盗。

    “他娘的!可把老子憋死了,不就是打仗嘛!废话真多。”随着话音,从车内钻出来身穿胸甲,头戴钢盔的年轻人。

    还没等白术吃惊完毕,陆续从车内钻出五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这些人面甲掀开,不屑地看着数百海盗。

    白术见到对方只有五十几人,心也放了下来。这样装备精良的士兵要是出现百人,他转身就会逃走。

    不过现在嘛!他的人数占有优势,不一定会输。当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朋友!尚家的浑水还是不要趟的好,得罪我们刘爷的下场可没有好的,当心被水淹死!”

    李杰根本没有搭理白术,转身对身后的战兵说道:“这货威胁我?兄弟们!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长兴军士兵立刻当下面甲,组成了战斗队形。李杰将尚平拉在自己身边,高声下令道:“长兴军!前进!”

    白术见到对方一言不合就开打,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谈都不谈明显是吃定自己了,他也把手一挥下令道:“上!干掉一人赏银五两,那个头目给老子留活口,我要把他的胆子挖出来,上秤看看有多大!”

    海盗们还没有冲到李杰队伍前,就被队伍中的火铳手打倒一片。

    再近一些又是一波手榴弹,最后是短铳加上刺刀的火铳。李杰指挥的战兵经验丰富,对阵海盗简直不要太轻松。

    尽管人数出于弱势,但却杀的海盗们尸横遍野。

    再后方观战的白术越打越心惊,百十人已经倒在对方的阵列前,海盗还没有取得任何战果。

    这哪里是打仗,简直就是屠杀。他的目光开始左右打量,开始寻找退路。

    李杰站在队伍中,手持长生铳对准了白术。双方距离足有百步,李杰果断的扣动扳机。

    刚刚想到逃走的白术向被人用铁锤打在胸口一样,仰面摔倒在地。躺在地下的他吐出一口鲜血,伸手从胸口拽出来一块护心镜。

    这块护心镜救过他数次的性命,这次却被打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白术如今的胸口像火烧一样的难受,每呼吸一口气都会痛的要死。

    其他海盗见到自家首领受伤,连忙围了上来。一个海盗关切呢说道:“白爷!你有没有事!”

    白术张口就是一口血沫子吐了过去,张口骂道:“你小子瞎啊!老子的胸口被打出个血窟窿,你说有没有事!”

    另一个海盗跟着拍马屁说道:“就是!白爷已经快不行了,你小子会不会说话!”

    白术怒急,抬手给了那家伙一个耳光,吼道:“你小子才不行了呢?老子最少能活百岁!”

    “是!是!是!”

    海盗们不敢在说话了,胸口难受的白术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呐!还不赶快抬老子跑!”

    白术的受伤逃走让海盗们彻底崩溃,李杰率领长兴军追杀了一阵,俘虏了二百多海盗,剩余的全部逃之夭夭。

    李杰对着尚平一拱手说道:“尚庄主擒获海盗数百,真是可喜可贺。只要运作一下,弄了官身还是不成问题!”

    尚平指着白术逃走的方向不确定的道:“白术……”

    “尚庄主放心,这家伙跑不了。敢从南龟岛出来,就是他的死期!”李杰肯定地说道。

    白术死了,还被人用小船送回了南龟岛。整个南龟岛上顿时人心惶惶,再不敢有人出海。人们都在考虑自己的退路,明显刘香这条破船坚持不了多久了。

    只有一个人例外,依旧带着和煦的笑容尽心尽力处理岛上的大小事物。

    到了夜晚褚彩的房中,十几个人小心的问道:“褚爷!咱们还是早做打算吧!南龟岛……”

    褚彩面带微笑,一点都不着急。

    ……

    南龟岛外海数十条海船乘风破浪快速前进,旗舰的舰长室内,郑芝龙在张斗的身前指着地图说道:“大帅!再有半日就能到达南龟岛,到时咱们……这么进攻,您看行吗?”

    张斗摆摆手道:“海战你们才是行家,我就不班门弄斧了。你就把我当成一个看客,全权指挥就好!”

    郑芝龙笑了下说道:“那属下就逾越了!”

    ……

    “报!大当家的!岛外来了许多大夹板船,已经将岛子围的水泄不通!”

    醉眼朦胧的刘香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酒醒了大半,他习惯性的张口叫道:“去吧褚彩找来!”

    那个报事的海盗低着头没有动弹,犹豫了下才说道:“大当家的!今日一早褚彩率领了四十几个掌柜的出海,到现在还没回来!”

    “什么?”刘香惊呼出声,褚彩去了哪里?难道他知道今日有仇家上门?

    接下来海盗的一句话让刘香的身体变得冰凉,“大当家的,褚彩带走了所有的新船,现在岛上还剩下的都是一些老旧的破船。”

    “啊!……”纵横江湖多年的刘香顿时就明白了,他的脸上露出一阵苦笑,口中喃喃自语道:“走吧!都走吧!……”

    长兴军的进攻出乎意料的顺利,南龟岛上的炮台只是象征性的开了几炮就停止了抵抗。港口内的海盗也没有太坚决的抵抗,只是有几条火船冲出,还没到靠近长兴军战舰就被击沉。

    登岛的战兵也没有受到太激烈的抵抗,成群的海盗乖乖投降让郑芝龙大感意外。

    当他带人杀到聚义大厅时,才有上百名海盗拼死抵抗。但他们也是仅仅给长兴军造成一点麻烦而已,火铳加手榴弹干掉最后一个海盗后,郑芝龙终于杀进了聚义大厅。

    大厅中刘香衣冠整齐的坐在主位上,这些日子的颓废一扫而空,恢复了几分从前的威严。

    “郑芝龙!刘香等候你多时了?我刘香纵横南海,从来没有怕过谁!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投靠北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