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水耗子

第五百四十一章 水耗子

    正在喝酒的刘香猛然顿住,用猩红的眼睛盯着褚彩。大声地说道:“你说什么?”即使刘香如今是一头病虎,但他的威势还在。

    褚彩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结巴的说道:“没!没什么!……”

    “说!……”刘香嘴里只说出了一个字,褚彩的额头就渗出了汗水。

    他咬牙说道:“大哥!在您养伤的这段时间,二当家的人都在说怪话。还有三当家的人根本不听命令,自行其是。根本没……没把您的话放在心上……”

    刘香听着褚彩的话,脸上露出了冷笑。当下挥手说道:“不必说了!我一废了就有人坐不住了,该杀……统统该杀……”

    ……

    八月的鸡笼港依旧阴雨连连,但在鸡笼港外十里的海面上,十六条战舰并列立于海面上。

    郑芝龙为首的长兴军海军军官全部立于旗舰之上。尽管头顶不断下着细雨,但没有一人打伞。每个人都是军装齐整,立正站好没有一丝一毫的移动。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有一条飞鱼快船高速的接近。

    “来了!”旗舰上的军官不自觉的绷紧了已经站直的身体,目光殷切的看向告诉接近的快船。

    飞鱼快船高速地接近旗舰,距离旗舰还有百步之时,就有人在船头用铁皮喇叭高喊:“大帅到!”

    船上的军官听到“大帅到!”三个字有些意外,他们还以为张斗会先让人来通知,然后会乘坐虎鲸战舰到达。

    没想到大帅竟然直接乘坐飞鱼快船敢来,郑芝龙此刻庆幸自己命人提前半个时辰在甲板上等候。

    不然大帅到了,他们还躲在船舱中就太失礼了。其他军官本来还对指挥官让他们在雨中站立半个时辰有些怨言,但此刻却觉得指挥官的决定是如此的性命。

    在他们瞩目中,一身铁甲的张斗登上旗舰。同样一身雨水的张斗出现在甲板上的一刻,所有军官立刻立正敬礼。

    “大帅好!”

    张斗也立正还礼,说道:“大家辛苦了,回船舱吧!”

    旗舰会议室中,郑芝龙亲自述说这次南征台员岛的经过。张斗听的很仔细,不住地点头。有时还能问上几句,直到郑芝龙说完才点点头。

    张斗扫视了下在场的众将,缓缓地说道:“此次南下台员岛行动取得成功,与在坐各位浴血奋战密不可分。接下来各位还需尽心尽力,将台员岛完全掌控在咱们的手中。”

    得到张斗的肯定,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喜悦的表情。得到大帅的肯定,今后的道路肯定会青云直上。

    众将的表情都被张斗收入眼中,他顿了下继续说道:“刘香这个麻烦需要尽快解决,你们制定的先断四肢再一击毙命的计划很好。接下来就执行最后阶段吧!硝石是全军的命脉,必须要抓在自己的手中!”

    “是”

    ……

    龙归县的尚家庄,最近一段时间尚平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急。压在他头上的大山一瞬间消失不见,他也爆发出无穷的活力。

    多日来他挥舞着银票,几乎买下了半个龙归县。就连那些没人要的荒山都一并买下,俨然成了本地最大的地主。

    在尚家庄中有一处偏僻的院落,这里除了有人按时送来吃食外再无人前来。

    尚平孤身一身,没有带任何随从来到院门前。走上前拍打院门,不多时院门打开尚平走了进去。

    院子里足有上百汉子赤裸着上身在挥洒自己的汗水,见到尚平进来就跟没有看到一样。

    尚平来到里屋,见到一个年轻人躬身施礼,然后递上一封信。

    年轻人随手接过信件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没有理会尚平,打开房门大声地喊到:“兄弟们!这样淡出鸟的日子终于到头了,咱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院子中汉子发出一阵欢呼,不少人都高兴的跳了起来。屋中的尚平苦笑着摇摇头,自己还是没有融入这群人之中。

    但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没有这群有些不近人情的汉子,才能有自己目前得到的一切。抱紧这条大粗腿成为尚平最重要的事,他笑着说道:“李将军!需要在下做什么还请吩咐,在下一定全力办好!”

    李杰一拍尚平的肩膀,笑道:“这事少不了尚庄主的配合,咱们如此这般……”

    两天后尚家庄召集了上百辆大车,每辆大车上都装满了硝石,向着龙归县的码头驶去。

    他们刚刚离开尚家庄没有半个时辰,就被数百人拦住了去路。为首的一人高声喝到:“你们这群泥腿子胆子可真大,敢给尚家运硝石。今日不杀几个,刘爷的脸就要丢光了!”

    这人正是刘香势力的三当家白术,旁人给他起的绰号就是水耗子。

    自从红海湾行动失败后,福建人加大了打击力度。这些人仗着船坚炮利在广东沿海为所欲为,将刘香的手下打的龟缩在南龟岛不敢离岗。

    打劫尚家硝石的事也就无从谈起,尚家这段时间混得风生水起让刘香怒气难消。原本打算慢慢玩死的小虾米竟然翻身了,这是他决不能忍受的事情。

    既然海上打劫不了,那就在路上下手。所以才有今日打劫尚家车队的行动,白术带着五百人算好时间在此地潜伏了三天,总算堵住了尚家车队。

    赶车的车夫都是百姓,他们见到有强人拦路立刻一哄而散。白术带的人也不追赶,而是把目标锁定在队伍最后方的六辆大车上。

    里面做的肯定是尚家的管事之人,没准尚平就在其中。只要抓住尚平,比抓多少车夫都管用。

    白术要拦截下尚家的车队,在用车队掩护攻破尚家庄。不把尚家庄杀个鸡犬不留,当家的不会出这口恶气。

    白术来到几辆带着车棚的大车前,让人呈半圆形包围了车子。扯开嗓子喊到:“姓尚的!出来吧!爷爷暂时还不想宰了你,只要你能给爷爷学声狗叫,爷爷就放过你,如何?”

    只见尚平缓缓走下马车,冷笑着说道:“水耗子!你若是学几声耗子叫,我也考虑饶你一条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