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残阳如血

第五百三十九章 残阳如血

    郑芝虎根本没想过靠上去,杀光海盗救下袍泽的想法。那样的话,他自己也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海盗包围之中。

    他的办法野蛮、简单、有效,那就是撞。撞开看在飞鱼快船上的海盗船,就能让飞鱼快船重新获得动力,就能避免被更多的海盗围住。

    他的飞鱼快船一往无前的撞上了海盗船侧弦,在碰撞的瞬间。长兴军士兵尽管有准备,还是摔成了滚地葫芦。

    没有准备的海盗就更加不堪,桨帆鸟船那脆弱的船身几乎被飞鱼快船撞散了架。被郑芝虎的快船顶出老远,一点点开始下沉。

    另一侧的海盗船也被巨大的力道震的脱离飞鱼快船,夹在中间的飞鱼快船差点被郑芝虎的冲撞给撞翻。

    上面不论是海盗还是长兴军都摔倒在一起,尽管郑芝虎的方法野蛮,但他成功的让飞鱼快船摆脱了海盗船的跳帮。

    飞鱼快船没有了身上的桎梏,速度快速的提了上来。尽管上面还有海盗在与长兴军战斗,但恢复正常是早晚的事。

    郑芝虎的额头在刚才的碰撞中磕在舵轮上,肿起老大一个包。但他却毫不在意,兴奋的挥动手臂发泄心中的情绪。

    “痛快!太特木的痛快了!让这帮杂碎海盗知道咱们长兴军的厉害!”郑芝虎大声吼叫,引得士兵们跟着一阵的欢呼。

    时间不长大副高飞揉着肿胀的脸颊走到郑芝虎的身边,郑芝虎瞧见高飞的惨状竟然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高飞!你不是调戏哪家的姑娘,被人家闪耳光了吧!哈哈哈!笑死老子了!”

    高飞的额头冒出几条黑线,他没好气地说道:“船长!我要是你就笑不出来!”

    “哦?”郑芝虎收起了笑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当下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高飞无奈的说道:“刚才的撞击让船头的木板碎裂,已经开始进水。底仓的士兵正在全力堵漏,但是如果不停船海水就会继续灌入船舱,根本堵不住裂缝。如果那样的话……”

    剩下的话高飞没我说下去,但每个人都明白了后面的意思。停船就能堵住漏水,海盗也会将他们淹没。

    不停船海水早晚会灌满船舱,但是就是沉船的下场。区别就是早死和晚死的而已,救下了袍泽他们自己也陷入绝境。

    郑芝虎看了眼船上的士兵,又看了眼堵在湾口的福船,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立刻下令道:“把所有的火药全部集中在船头,另外我需要十名自愿留下的士兵与战舰共存亡!”

    “船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不能这么做!兄弟们需要你!”高飞在一旁焦急的劝道。

    郑芝虎咧嘴一笑,说道:“这次中了埋伏需要有人来负责,是我郑芝虎的责任,我绝不推脱。是我把兄弟们带入险境,就应该是我把兄弟们带出去。”

    高飞还要说什么,却被郑芝虎打断:“执行命令吧!”

    “船长!兄弟们离不开你,还是我留下吧!让我去炸开湾口!”高飞还在继续劝说郑芝虎。

    郑芝虎一拳打在高飞的胸口,笑骂道:“滚蛋!郑芝虎是个大老粗谁不知道?长兴军离不开你高飞却是真的!好好在长兴军干下去,早晚有一天咱们会成为这四海的主人!”说完,拽下自己脖子上的桃木牌塞进高飞的手中。

    其他留下来的士兵也将桃木牌交到高飞的手里,虽然有些人眼中还有浓浓的不舍,但他们还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桃木牌是长兴军身份的标识,通过上面的代码可以查处此人的身份。海军中很多战没的士兵都是用桃木牌当做衣冠冢下葬。交出桃木牌就代表自己已经回不去了,让亲人用木牌代替自己。

    郑芝虎的快船上铜哨鼓声响起,瞭望手不停地挥动令旗。远处的两条飞鱼快船迅速的靠了过来,海盗们不清楚这边的情况,紧追在长兴军的身后不放。

    三条飞鱼快船汇合到一起,立刻侧弦对敌打出一轮齐射。炮声“隆隆!”响个不停,两跟在长兴军身后两条最近的海盗桨帆鸟船打的木屑乱飞。海盗的进攻为之一滞,郑芝虎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将船上的士兵转移到其他战舰上。

    随后郑芝虎来到船头,搬过战鼓立身与鼓后,用力地敲击起来。

    鼓声雄壮有力,他只身立于船头,口中喊声唱道:“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

    残阳如血,配上这激昂的歌声,让所有长兴军士兵涌起无限的豪情,跟着郑芝虎大声的唱了起来。

    三条有些残破的飞鱼快船依次冲向远处的海盗,海盗们依旧是使用刚才的战术,纷纷靠近飞鱼快船想要跳帮作战。

    郑芝虎的这条飞鱼快船不再像以往那样闪避,径直撞向最前方的海盗。

    看着如同疯虎般撞过来的鬼船,海盗纷纷躲避。很明显鬼船的的人已经是强弩之末,谁也不愿意在最后时刻丢掉性命。

    郑芝虎一马当先冲破海盗的拦截,径直向着湾口冲了过去。

    停在湾口一直观战的刘香觉察出了不对劲,听着长兴军雄壮的歌声,他似乎从歌声中听出了一股悲壮的意味。

    再看到毫无减速径直撞上了来的鬼船,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大声下令道:“拦下他们!不惜代价一定要拦下他们!”

    但他的命令来的太迟了,郑芝虎的飞鱼快船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般冲向他的座驾。尽管盐岛上的火炮轰鸣,有几颗还打在郑芝虎的船舷上。却不能阻止飞鱼快船分毫,飞鱼快船一往无前的撞向福船。

    郑芝虎一直站在船头,目光死死盯着福船上的刘香。在两船接近之时,丝毫不躲避福船上射下来的箭矢。

    瞬间他的身上就插了两只羽箭,但郑芝虎仿佛未觉一般。张口大声吼道:“刘香!拿命来!”

    飞鱼快船撞上福船之前,郑芝虎就点燃了船头的火药。在飞鱼快船撞进福船船头的一刻,火药彻底被引爆。

    巨大的响声几乎震聋了所有人的耳朵,刘香那超大号的福船像个玩具般被爆炸掀起老高,又重重的落在海面上。

    原本的船头已经消失不见,看似坚固的福船被炸的散了架。向着湾口的一侧倒了下去,还没有靠在湾口上高高翘起船尾立在空中。

    剩余的两条飞鱼快船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冲出了湾口,一直追在他们身后的桨帆鸟船也追出来不少。

    七八条海盗船跟了出来,剩余的海盗船还没来得及出来,就被落下的福船堵在了红海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