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三十七章 疯子在开船

第五百三十七章 疯子在开船

    追上海盗船的郑芝虎十分的兴奋,在船头大叫道:“小的们!狩猎的时间到了,都给老子瞄准了打!老规矩,打中的有赏,打不中擦甲板!”

    船上的长兴军齐声欢呼一声,郑芝虎为人豪爽。每次休息的时候总要拿出自己的银子请船员吃饭喝酒,虽然脾气有点暴躁,但船员们都十分喜欢这位个性鲜明的船长。

    飞鱼快船迫近海盗船就开始了炮击,近距离的炮击,还是在海面平静的港湾中。

    炮手们闭上眼睛都能打中,一轮齐射过后。海盗船被击沉一艘,看着海盗们纷纷跳入海中向岸边游去,郑芝虎哈哈大笑:“哈哈!!打得好,等回去后,最好的酒楼可劲喝!”

    一众士兵高声的欢呼起来,这下子可有口福了。最好的酒楼平日里他们去上一次都要肉疼好久,也就船长这样不在乎的钱的人才能放出此等豪言壮语。

    另外两条海盗船见到眨眼间就被打沉了一条船,立刻玩命的逃跑。

    彪子此刻脸色苍白,嘴唇一个劲的哆嗦。再不不去想什么抢夺鬼船的事情了,不由的看了老王一眼,眼中满是佩服之色。

    老王此刻但是恢复了一些,趴在彪子耳边说道:“等下咱们要是被鬼船追上,别犹豫直接跳海往盐岛上游。留在船上就是死路一条,听明白了没?”

    彪子重重的点了下头,答应了一声。

    郑芝虎可不满足只击沉一条敌船,驾驶着飞鱼快船在后面一阵追杀。当绕过盐岛时,最后一条海盗船已经在射程之内。

    “开火!”命令下达后,最后一条海盗船也变成了碎木头。就在郑芝虎得意的大笑之时,盐岛上竟然升起一股狼烟。

    浓黑的烟柱直上云霄,离得老远都能看见。

    “不好!调头出去!快点!”郑芝虎再鲁莽也知道中了敌人的诡计,连忙让飞鱼快船调头。

    但他很快就发现,原本快速的飞鱼快船进入红海湾后速度慢了下来。港湾中只有微微的海风,根本不能给飞鱼快船提供足够的动力。

    就在他们调头的时候,从盐岛的另一侧出现了几十条鸟船。这些鸟船的风帆很小,却有着十二对的船桨。

    他们比纯风帆的飞鱼快船更加能适应这种微风的环境,向着郑芝虎杀了过来。

    这时郑芝虎才知道敌人的打算,他用手一指湾口喊到:“冲出去,别管那些小船。冲出去再说!”

    就在他们接近湾口的时候,一条巨大的福船堵住了整个湾口。这条福船明显要比1号福船还要高大,三层的船舱让他显得威武不凡。

    船头端坐一人,得意的看着冲过来的飞鱼快船。放声一阵狂笑:“哈哈!!不管你们是谁?来了红海湾就不要想着走了,爷爷给你们准备了大礼,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这时盐岛上也出现了一群海盗,他们推着火炮来到盐岛边缘,对着郑芝虎的三条飞鱼快船就是一阵炮击。

    前方的归路被堵,盐岛还有火炮封锁出口。万般无奈之下,郑芝虎只能选择到里面开阔一些地方战斗。

    到了红海湾最开阔的地方,这里的风稍微大了一些,让飞鱼快船又恢复了几分活力。虽然没有海上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却比那些桨帆船要快上一线。

    三条飞鱼快船并排在一处,郑芝虎眼睛瞪得滚圆,高声喊到:“兄弟们!今日是郑某的鲁莽害了大家,但是我只要有一口气在,一定会挡在你们的前面。长兴军没有孬种,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跟他们拼了!”

    ……

    三条船上的二百多长兴军竟然喊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让宁静的红海湾掀起阵阵波澜。

    刘香坐在大船上用千里镜观瞧飞鱼快船,他不由得暗自喊了声“好!”。

    这种快船完全牺牲了适航性,低矮的船舷,修长的船身,高大的桅杆,尖锐的船头。这无一不说明这种快船的速度,怪不得能称为鬼船。

    只要自己能够俘获一条鬼船,自己也能建造出无数的这种快船。到那时,天下之大还不任由自己去闯荡。

    就在他幻想着手下有着千百条快船的时候,长兴军震天的怒吼让他眉头不由得一皱。

    他有些不明白,陷入绝境的敌人为什么不投降。随后就冷哼一声道:“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既然想死就成全你们!”

    说完他一挥手,身旁的手下立刻敲起了战鼓。隆隆的鼓声中,数十条海盗的桨帆船向着三条飞鱼快船冲了过去。

    郑芝虎看着冲来的桨帆船,当即下令道:“猛插对方右翼,快冲过去!”

    随着他的命令下达,飞鱼快船飞快的插向对方的右翼。这里的海盗队形没有左翼那么严谨,船与船之间的缝隙较大。

    郑芝虎一马当先根本没有减速,向着自己正面的桨帆船撞了过去。

    飞鱼快船要比对方的桨帆船大上一圈,加上一往无前的气势,看得负责掌舵的海盗头目额头青筋直蹦。

    眼前的敌人真的不怕死?该死的鬼船,难道是一群疯子在开船吗?他们就不怕船毁人亡?

    看着越来越近的飞鱼快船,海盗头目终于还是胆怯了。这条船可是他起家的资本,没有了船他什么都不是。

    郑芝虎敢于拼命,他不敢。他怕失去自己的海船。在两船相距十几丈的时候,他用力的一板舵杆桨帆船的船头偏向一侧,让开了正面的撞击。

    郑芝虎见到敌船船头已经让开,立刻兴奋的叫了起来。“战兵!准备手榴弹,给这家伙来下狠的!”

    眨眼间两船相遇,两条船的船头几乎是贴着划过。船舷贴着船舷擦过,两条船舷发出木头摩擦时发出令人刺耳的声响。

    船舷被海水淋湿的地方生腾起一团白雾,站在船舷的人感觉船舷摩擦出的温度已经烫手。这条鸟船一侧的船桨全部折断,划桨的水手发出一连串的惨叫。

    就在此刻郑芝虎大喝一声:“扔!”战兵们把点燃的手榴弹丢上敌船,在两船交错而过时,身后的敌舰发出接连不断的爆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