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扬帆四海

第五百三十四章 扬帆四海

    武装商船的突然转向让钱兵脚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他怒视着逃走的舵手,抽出腰间的短铳对准舵手就是一铳。

    “砰!”的一声铳响惊醒了乱成一团的水手,那名逃走的舵手更是被钱兵一铳打在腿上,倒在地下惨叫。

    孟凡瑞第一个反应过来,跑到舵轮旁抓住了正在不断旋转的舵轮。

    钱兵站直了身体,对着水手们喊到:“临阵脱逃者杀无赦!他们的逃跑会连累大家送死,处死他们能让剩下的人活下去,有人反对吗?”

    一众水手都没有说话,他们也被刚才武装商船的失控吓出一身的冷汗。若不是孟凡瑞抓住舵轮,真要与海盗船靠在一起,让海盗跳帮过来,那是才是灾难的降临。

    躺在地下惨叫的舵手被吓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下意识的想找地方躲避会有这么严重的惩罚。

    扯开嗓子哭嚎起来:“舅舅!救我啊!我是你亲外甥,一定要救我啊!”

    孟凡瑞也陷入到为难的境地,就在这时。海盗再一次的开火了,数颗鸡蛋大小的炮弹打了过来。

    炮弹打在侧弦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却没有打穿侧弦。一颗炮弹打在尾楼上,飞溅的木屑从钱兵的脸颊旁划过,带起一丝血珠。

    钱兵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任凭鲜血自脸颊上淌下。身躯依旧站得笔直。他的一条腿仿佛生根了一样扎在甲板上,依旧盯着接近的海盗船。

    他的镇定自若感染了所有人,水手们开始回到自己的岗位忙碌。孟凡瑞看着钱兵,眼中满是欣赏之色。

    原本只是想用自己女儿拉拢住钱兵,现在却是真心实意想要让钱兵做自己女婿。

    “炮击准备!”随着李威的一声吼叫,武装商船终于装填好了弹药。

    “开火!”钱兵用尽全身力气喊出命令,这是他第一次以船长的身份指挥战斗,虽然指挥的是一群菜鸟,还是让他的内心一阵激动。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钱兵日后竟然组建了华夏最大的掠私舰队。纵横于各大洲之间,令各国海商闻风丧胆,想要到东方来都要先来拜会这位东方船长。

    武装商船的偏移距离左侧只剩下三十步不到的距离,不远处的海盗挥动着兵器不停地叫嚷,脸上狰狞的表情清晰可见。

    钱兵果断下令对着两侧的海盗船开火,绝对不能让海盗靠上来。船上都是没有什么经验的新手,虽说敢打敢拼,但面对数量占据优势的海盗难免要胆怯。

    刹那间武装商船左右开火,6磅炮依次被点燃。向着海盗船打出一轮齐射,十颗五斤多重的铁球分别打向左右。

    距离武装商船左侧的海盗船,侧弦瞬间就被开出五个大洞。如此近的距离炮弹根本没有落空的可能,这条倒霉的福船承受了武装商船全部的火力。

    其中一颗炮弹最为致命,击中了福船中间的隔板。大明制造的福船龙骨非常小而且单薄,海船的整体承重是由船上的隔板来承担一部分。

    隔板相当于肋骨链接着龙骨和船身,这样的海船具有较好的抗沉性。但是它的缺点也十分明显,那就是不能有一点变形。

    一旦风浪过大,超过船身隔板承受的极限,整条船立刻就会散架。

    武装商船的炮弹正好击中了隔板,巨大的力道一下子将隔板打个四分五裂。

    失去隔板的支撑,福船立刻名曲变形。海水大量的灌入,不堪重负的福船瞬间在海上成了一堆碎木头。

    另一侧的福船要好上不少,侧弦被打出个大洞。尾楼被一颗炮弹打的木屑乱飞,甲板上的不少海盗当场中招。惨叫、惊呼声响成一片,根本无暇去估计武装商船。

    钱兵指挥武装商船穿过刘香手下的拦截根本没有停留,向着远处飞驰而去,只留下一个背影就给吃惊的海盗。

    褚彩咬牙切齿的看着逃远的武装商船,眼睛瞪得老大。这次拦截他算是吃大亏了,不到没有堵住福建人的武装商船,还搭进去一条不错的战船。

    回到南龟岛不知道要被其他掌柜的怎么笑话呢!他心中暗自发狠,只要给他机会,一定要亲手干掉武装商船上的敌人。

    武装商船开出老远,孟凡瑞才走到钱兵的身侧。笑着说道:“钱兄弟!今日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等难逃刘香的毒手!呵呵……”

    钱兵没有说话,就这样温和的看着孟凡瑞。孟凡瑞脸上的笑容越来越不自然,最后咬牙说道:“钱兄弟!这是我不成器的外甥,在下曾经答应过妻弟要照顾好大山,能不能看在孟某的面子上饶过大山一次吧!”

    钱兵脸上的表情不变,悠悠地说道:“您是东家,我们都听您的。不过您若是想要做一个富家翁根本不必冒险替长兴军运送硝石。只要多往鸡笼港运送几次货物即可,但若是想要扬帆四海,就需要做到公私分明。钱兵言尽于此,该怎么做就看东家的了!”

    听到扬帆四海几个字,孟凡瑞心中涌起无限的向往。自己能做到吗?把生意做到世界的任何地方,那时的孟家会何等的风光!

    孟凡瑞发呆了一下,眼中充满了坚定。看向自己外甥的时候,眼中有着这许的不忍。

    “大山!你不是吃海上饭的料,船一到鸡笼港你就下船回家种地去吧!”孟凡瑞说道。

    “舅舅!你不能啊!为了个外人就要赶走自己的外甥,咱们才是一家人啊!”孙大山也急了,他看到硝石的商机。

    只要跟着舅舅跑几次,自己也能带船出航。到那时大把的银子还不是装满船舱啊!他才不愿意回家种田,那种苦日子他一天也不想干。

    但孟凡瑞不为所动,让人给他包扎了伤口抬下去休息。孙大山把这一切全都怪罪到钱兵的头上,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记恨上了钱兵。

    船队离开广东海域再无阻拦,一路平安的到达鸡笼港。

    南龟岛的刘香却是怒气难消,他的脸都被人打肿了。放出话要让那条货船好看,结果人家不但逃了出去,还顺手打沉了他的一条福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