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海风冷

第五百三十一章 海风冷

    “哦?为何会如此?难道兄弟还有何难处不成?”孟凡瑞吃惊的问道。

    硝石可是长兴军最需要的货物,只要能弄到足够的硝石,就能很长兴军高层打好关系,到时定会赚的盆满钵满。

    “哎!”尚平叹了口气说道:“不瞒孟兄,小弟是广东龙归人士。原本家中跑海尚有余资,但却得罪了海寇刘香。

    家父出海连船带人都没有回来,小弟散尽家财安抚乡亲。家父生前买下几座荒山,哪知山中竟然有硝石。

    小弟带人开采硝石打算卖出好价钱,再重振家业。刘香这恶贼不知怎地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放出话来。谁要是敢买我家的硝石就是和他作对,这下子小弟空有硝石也卖不出去。

    小弟没有办法才抵押了家中田产,买来两条海船出海。结果刚出广州就遇到刘香的人,一条鸟船被对方截住肯定凶多吉少,卖了硝石小弟还不知道能不能有命活着回去呢!”

    听完尚平的话,孟凡瑞沉思了一会说道:“兄弟可否透露下你家的荒山上有多少硝石,要是数量多的话,我也许有办法!”

    “真的?”尚平的眼中燃起了希望,他激动地说道:“多啊!差不多整座山都是硝石,只要挖开五六尺就能看见硝石。小弟只是随便带人挖了点,就装满了两条船。”

    “那就好办了!走,跟我去个地方。你的事能不能成,就看人家的意思了!”孟凡瑞说完带着尚平下来楼,直奔小港湾的战舰驻地而去。

    到了小港湾这里,两人就被拦下。孟凡瑞说明要找之人后,卫兵让他们等候。

    尚平瞧见全副武装的长兴军,心里有些发毛。他悄悄拉了孟凡瑞一下说道:“孟兄!咱们来军营干啥?难不成要雇佣军爷护送我会龙归?”

    孟凡瑞笑笑没有说话,示意尚平稍安勿躁。他们等了快半个时辰,才从里面走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见到年轻人孟凡瑞脸上露出笑容,双手抱拳说道:“马兄弟一向可好?上次在下来兄弟正好出海了,这次在下请客一定要不醉不归!”孟凡瑞熟练的和马乐打着招呼,仿佛两人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

    马乐则是抱拳说道:“孟船主客气了,小弟公务繁忙让两位久等了。等下小弟还有事,吃酒就不必了。不知孟船主找小弟有何吩咐?只要不违反长兴军的规矩,小弟一定帮忙。”

    “那就改日吧!今日前来还真有要事与马兄弟商量,事情是这样的……”孟凡瑞没有隐瞒,直接把尚平的事告诉了马乐。

    马乐一开始真的没有多大兴趣,他对孟凡瑞这个商人并不感冒。但是在马尼拉这人第一个站到长兴军身边,只要不违反军规,马乐还是愿意帮他一次。

    结果越听越是心惊,最后心脏竟然不争气的乱跳。这可是硝石啊!长兴军最需要的资源,为了硝石长兴军都打算去抢劫一次热遮兰城。

    就算尼德兰人加固了城防,又把战舰增加到了十条,长兴军也有信心拿下台南的城堡。

    若不是长兴军控制的人口有限,一下子消化不了整个台员岛,根本不会留尼德兰人在台员岛上。

    孟凡瑞带来的消息让马乐脸上乐开了花,有了硝石就有了火药,有了火药长兴军就能战胜任何敌人。

    他连忙将孟凡瑞和尚平带进小港湾,一进入港湾两人的眼睛开始不够用了。

    长兴军的训练热火朝天的进行,每个士兵都练的格外认真。另外在空地上还竖立着三根十丈高的桅杆,很多新兵在爬上爬下模拟在桅杆上的操作。

    看着士兵们这样的训练,两人不仅张大了嘴巴。怪不得长兴军如此厉害,能这样刻苦训练的军队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

    海风轻轻吹过尚平的脸,站在船头的他感觉跟做梦一样。鸡笼港之行出乎意料的顺利,不到卖掉了硝石,还解决了自己家中最大的难题。

    从今以后再也不用怕那个可恶的刘香,还要跟他讨回血海深仇。刘香你等着吧!该你还债了!

    “老爷!早上海风冷,您还是回船舱里吧!家里的百十口人全指望您了,您要保重身体啊!”脸上布满皱纹嗯老者关切的说道。

    “福伯!没事,我高兴的睡不着。爹爹的大仇就要报了,到时摘下刘香的心肝在爹爹的坟前祭奠!”尚平兴奋的说道,对自己忠心的老管家,他是万分的信任。

    福伯欲言又止,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想提醒自家老爷,官兵根本就不可信。就算能赶走刘香,也会榨干尚家最后一个铜板。

    尚平在兴头上,福伯也就没说什么。打算等老爷高兴劲过了再提醒,小心不要赶走狐狸又来了头饿狼。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一条鸟船。这条船明显没有装货,在桨手的推动下船速非常的快,直奔尚平的货船而来。

    “不好!是刘香的人,调头快走!”尚平大喊一声,招呼水手立刻调头。同时跑回船舱拿出一只响箭射向天空,响箭在空中飞得老高最后炸成一团红色的光团。

    看到红色的光团炸开,尚平长出了一口气。但他还是不断的催促水手加速,一定不要让刘香的人赶上来。

    他们的船毕竟只是货船,与身后的追兵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上。加上刘香手下的桨手又十分的卖力气,两船的距离在一点一点的接近。

    半个时辰后已经能看清身后追兵的脸,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在船头对着尚平喊到:“尚家小子!你跑不了了,你老爹被大当家的活剥了浑身的皮还能活两个时辰,希望你能活的更久!”

    尚平的脸色通红,他的指甲都扣到肉中。一滴鲜血落在甲板上,呼吸更是变得沉重。

    “刘香!我必亲手杀你!”尚平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就在那名大汉嚣张的大叫之时,远处一条低矮的快船向这边快速的驶来。

    快船的速度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仿佛在海面上飞行一样,很快就来到了尚平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