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别动!为书友20171205142828236加更一章

第五百二十四章 别动!为书友20171205142828236加更一章

    一队队长兴军登上战舰后,即使有心反抗的水手,面对黑洞洞的铳口,也当下了武器。

    对于他们来说,抵抗已经没有意义。还不如等候王国送来赎金,至少还能保存一条性命。

    另一条战舰上也没有闹出什么乱子,马小六和潘学忠二人快速制服了敌舰。

    剩余那条战舰根本没想过要反击,他们立刻扬起风帆准备逃走。就在他扬起风帆之时,海平面上出现了数条帆影。

    墨西哥号那高耸的桅杆离的老远就看得清清楚楚,接着又是就好战舰露出了身影。

    到了这时干腊斯战舰的船长才知道,马尼拉回不去了。停泊在马尼拉的大帆船都被对方缴获,他还能逃到哪里去?

    就凭一条战舰想要穿越茫茫的太平洋到达新大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无畏号和奋进号开炮警告时,这条战舰也选择了投降。

    张环得知攻打鸡笼港和淡水城的干腊斯人全军覆没后,立刻下令全速前往淡水城。

    因为船上的条件不好,有装载了两千多的土著俘虏。已经有俘虏陆续死亡,再不把人卸下船,恐怕一场瘟疫就在眼前。

    整只船队立刻向着淡水河驶去,当他们经过台员岛南部时。尼德兰人只是派出三条战舰前来拦截,发觉张环这边的战舰足有九条之多时,果断的撤走。

    尼德兰人的撤走让张环松了一口气,战舰的增多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首先就是人手不足,真正的海军也就他虎鲸战舰上的二百多人而已。剩下的都是长生岛商人雇佣的人手,即使如此也驾驭不了这么多的战舰。

    最后给敢死大队的李贞下达命令,让他把干腊斯水手放出来驾驶战舰。敢死大队的士兵就跟在他们的身后,只要有人敢破坏战舰,立刻杀无赦!

    在钢刀的威胁下,干腊斯人还能老实的干活。一旦与尼德兰人开战就不好说了,到时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别看张环的战舰有九条,可是除了虎鲸战舰外,其他的都是样子货。他们与尼德兰人相遇双方心里都没底,都害怕对方动手。

    结果只是一个照面,双方就各自离去。离开台南的张环立刻前往淡水河,当船队到达河口是发现了长兴军巡逻的飞鱼快船。

    刚开始飞鱼快船还以为干腊斯人又来报复了,立刻就要调头前往淡水河送信。

    当他们看清楚对方中有虎鲸战舰后,才试着靠上来查探。得知风暴中失联的张环返回,并且带回来大量的战舰后,船上的海军立刻鸣放礼炮对小船长致敬。

    张环率领的失联舰队,仅凭一条战舰数百人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拦下干腊斯人的运宝船队,偷袭马尼拉。

    将干腊斯人在东亚最重要的城市马尼拉搬空,还带回来了大量的海商。这些精彩的故事让张环的身上披上一层神奇的色彩,所有人都羡慕张环的好运时,也在扪心自问。自己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会不会一样去袭击马尼拉。

    在淡水城张环率领的舰队受到全体长兴军的迎接,吴双带头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张环走下战舰的一刻,全体长兴军给他敬礼。张环受宠若惊的给大家还礼,马小六更是从船上跳下来一把抱住老麻子。

    “麻哥!小六子想死你们了,你们在台员岛还顺利吗?我在马尼拉弄到几瓶西夷人的好酒,一会叫上四哥咱们不醉不归!”

    老麻子听到马小六的话脸上高兴的神色消失不见,随后眼神暗淡还有些躲避马小六的眼神。

    马小六看着老麻子变换的脸色说道:“怎么了麻哥?四哥受伤了?残了?还是退役了?你倒是说句话啊!”老麻子没有说话,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低下头双肩一个劲地抖动,什么也说不出来。

    吴双走过来轻拍马小六的肩头,说道:“四宝是好样的!他走的时候,用自己的血这下不悔两个字。这是他无悔的选择,咱们能做的就是要把他的希望继承下去!”

    马小六在老麻子脸色变得暗淡就有不好的感觉,他没有想到凡事都要跟自己争个高下的冯四宝会这样的离去。

    淡水河边马小六手里拿着一瓶葡萄酒,轻轻地将酒倒在河水中。口中悠悠地说道:“四哥一路走好,兄弟敬你一瓶好酒。你不悔加入长兴军,不悔来到台员岛。我们一样不后悔,长兴军的旗帜必将踏遍千山万水!”

    倒光手中的葡萄酒,马小六背起皮囊跟着队伍踏进茂密的丛林。老麻子跟在马小六的身后说道:“小六子!你们刚回来,怎么也不休息几天。很我们一起钻林子能受得了吗?”

    马小六还没有回答,马景搏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在军营里待了三天,身上都快生锈了。再不活动一下就废了,钻林子就当散心解闷了。”

    他们在林中穿行,每走出半个时辰都会休息一会。这样能最大程度的保存体力,不至于遇到敌人累得没有力气战斗。

    陶磊每到队伍停下来的时候,总要有休息的地方查探。时不时的提醒士兵们绑腿要扎紧,不要让毒虫蛇蚁咬到。

    队伍的最前方阿束卡和王树根也靠在树上休息,他们被安排在最前方探路。

    尽管林中的天气格外闷热,但他们仍然舍不得摘下头盔透透气,只是掀开面甲喝点清水。

    两人终于如愿以偿的加入长兴军,当胸甲、头盔发给他们的时候,激动的一夜都没睡好。

    阿束卡更是连睡觉都穿着这身铠甲,由于他们两个没有经过新兵训练,直接被派来给大军当向导所以没有给他们配备火铳,每人只是发了一把钢刀。

    两人刚刚坐下,阿束卡就说道:“别动!”

    王树根脸色瞬间凝重起来,他知道阿束卡不会开玩笑,老老实实的一动不敢动。

    只见阿束卡拔出靴子中的匕首,抬手向着王树根扔来。王树根吓得一闭眼,睁开眼睛不禁抬头向上观瞧,就感觉有冰凉的液体滴到头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