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会中文的梅丽莎

第五百二十二章 会中文的梅丽莎

    听着王树根的一连串碰巧,老麻子直酌牙花子。他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狗屎运!

    但老麻子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这样啊!……”

    他的迟疑听得王树根和阿束卡紧张起来,看着老麻子的眼神热切起来。

    见到二人紧张,老麻子说道:“你们别紧张,我来给你们讲讲这份功劳!”

    二人连声感谢老麻子,聚精会神的听了起来。只听见老麻子说道:“一开始呢!这条船想要逃跑,是我趴在草丛中烧的他们慌不择路来到了岸边,两位没有异议吧!”老麻子说着,用手一指主桅下面焦黑的痕迹。

    俩人一齐点头,他们撞上来的时候,这条船已经在岸边了。

    “其次呢!是我们兄弟冒险危险猛攻敌舰,你们才有机会爬上来生擒……额!这个人!”老麻子继续忽悠道。

    两人又一次的点头,老麻子继续说道:“所以说呢!你们俩只是协助我们俘获敌舰而已,一个功劳呢是有一点。但要加入长兴军呢!应该是够了,不过呢……”

    听到可以加入长兴军俩人很高兴,听到老麻子的不过,他们又紧张起来。

    “这样吧!谁让咱们投缘呢!生擒这个人的功劳就全部让给你们了,这样你们的功劳就够了。怎么样!我麻哥够意思吧!”老麻子说道。

    俩人连忙感谢老麻子,他身后的长兴军士兵听得一阵子偷乐。明明生擒敌酋,俘获敌舰最大的功劳却被自家队长给忽悠过来。那俩傻小子还得千恩万谢,队长真是人才啊!

    老麻子转身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看见没!这样多好,有功劳大家商量着来,一定要守规矩。不然自己死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都记住了没?”

    “是!”

    ……

    淡水河一战长兴军阵亡了二百多人,大多数的人都是虎鲸战舰和火船队的士兵。击沉敌舰三艘,俘获对方旗舰。

    干腊斯人气势汹汹的杀来,最后只剩下了三条战舰狼狈逃走。淡水城没有遭到任何的破坏,这一战彻底在台员岛站稳了脚跟,再没有什么势力敢来招惹长兴军。

    淡水城一间帐篷内,吴双翻动着手里的帐册,根本没有去看站在一旁的老麻子。

    过了一会才说道:“骗两个新丁有意思吗?”

    老麻子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秀才!我那不是骗,是和他们将道理。最后他们不是同意了嘛!”

    “行了!下不为例,再有这种情况可别怪我不讲兄弟情面!”吴双说道。

    “是!是!”老麻子说着就要向外走。

    却听到吴双说道:“那个人调去敢死大队吧!你保不住他,这样还能让他留下那些永业田!”

    离去的老麻子身子一顿,头也没回的离开了。他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虽然没有做出来杀良冒功的事情,但有这样的苗头长兴军一定不会手软。

    淡水城再一次进入到高速建设中来,上游的树木被砍伐顺流而下。到了船厂在拖上岸阴干,这些就是长兴军建造战舰的材料,只要船台完工立刻可以开工建造新的战舰。

    ……

    海上三条盖伦战舰落寞的航行着,船上的水手都是无精打采的模样。他们就是从淡水河逃生的干腊斯战舰,能够活着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幸福。

    这里是台员岛海峡,干腊斯人不仅要小心长兴军,还要注意不要让尼德兰人发现。

    他们的舰船上多少都带有伤痕,一旦再次遇敌肯定凶多吉少。突然传来瞭望手的喊声:“船长!前方有战舰在交战!”

    干腊斯人立刻警觉起来,这里可不是他们的地盘。遇到敌人的可能性最大,立刻所有人都做好战斗的准备。

    “是尼德兰人!三条战舰在围攻马尼拉号!”瞭望手很快就给出了准确的回答。

    船长犹豫了,他们能够见死不救吗?一旦那么做自己等人的名声就坏了,日后他们遇到危险也不会有船来救他们。

    但是以现在三条战舰的情况,能打得过尼德兰人吗?答案是否定的,思虑再三后几位船长下令决心~远远的逃离,就当没看见这次海战。

    他们不知道自己错过了最重要的消息,直到几天后才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

    张环端坐在舰长室内,身前摆放着一壶清茶。他给坐在对面的梅丽莎倒上一杯,做了个请的手势。

    梅丽莎端起茶杯,轻轻在嘴边泯了一口。茶水入口有些微微发苦,她眉头轻皱将茶水咽了下去,随后又感觉有些甜味。

    感觉十分奇怪的她没有放下茶杯,继续喝下去一小口。这次明显感觉到口中有丝丝的甜味,最后将茶水一口喝干,满嘴都是清香的气味。

    梅丽莎有些好奇的看向张环手中的茶壶,觉得这种能喝出不同味道的饮料有趣极了。

    “您真的不是一个绅士!”梅丽莎没好气的说道。她的语言天赋很强,在马尼拉接触过汉人,这段时间又跟着船上的人学了一些,短短时间已经能够进行简单的对话。

    “哦?为什么呢?”张环不解的问道。

    梅丽莎小嘴一掘,说道:“您没看见我的杯子已经空了吗?”

    “抱歉!”张环给梅丽莎填满茶水说道:“我真的不是什么绅士,我的父亲只是一个渔夫而已!”

    “啊!”梅丽莎惊呼出声,她没有想到不是贵族也能当上船长,还能指挥一直舰队。

    “那他们一定很有休养,教会了你很多知识吧!有机会我想去拜访一下他们!”梅丽莎再次问道。在她看来,一个人没有知识根本不可能驾驭得了一支舰队。

    张环听到梅丽莎的话语,眼神一暗说道:“他们就是普通的渔民,已经被北方的野蛮人杀死了。”

    “哦!对不起,那太遗憾了!”梅丽莎道歉地说道。

    张环摆摆手,说道:“没什么!都是命运的安排,我明白你想知道什么。我的知识都是我义父传授给我的,他教会了我很多知识。还带领我们在北方建立一个稳固的家园,抵御蛮族的入侵。”

    “既然你们承受过被人侵略的苦难,为什么还要入侵马尼拉呢?很多人都死在了马尼拉,你们就是侵略者,就是刽子手。上帝不会宽恕你们的!”梅丽莎生气地说道。她的很多同伴都死在城破的那天,很多人都死的非常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