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二十一章 顺手抓住了这个人

第五百二十一章 顺手抓住了这个人

    盖伦战舰高大,即使搁浅在河边也有一丈高。老麻子率领长兴军冲到船下,一时间竟然爬不上去。

    有四个长兴军士兵还被船上的火铳打中生死不知,老麻子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干着急却毫无办法。

    只能让人向甲板上丢手榴弹,由于进水只有几个能点着。一时间长兴军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尴尬局面,船上的干腊斯水手却兴奋起来。他们搬起船上的重物丢下战舰,砸向水中躲闪不利的长兴军。

    干腊斯人海船的舰首有船长雕像,这个被视为吉祥物可以抵御风暴的雕像成了长兴军的突破口。

    士兵们顺着雕像爬上船头与船上的水手交战,一时间这里打的不可开交。

    干腊斯人借助战舰的高度占据地利的优势,总能两三人面对一名冲上来的长兴军。

    长兴军的铠甲犀利,凭借着身上的铁甲还能许对方周旋一二。一时间船头打得火热,双方竟然不分胜负僵持在这里。不断有长兴军或者干腊斯水手掉落下来,战斗瞬间就进入到白热化。

    阿束卡和王老根紧紧贴在船尾,他们从水中浮上来害怕被干腊斯人发现就一直藏在这里。

    看到前边打的热闹,没有注意到他们时。两人才对视一眼,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这些日子在长兴军的治下干活虽然辛苦一些,却能吃饱肚子。每顿还有海鲜汤,但跟长兴军比起来就什么都不是了。

    每次到了饭点总能让他们口水直流,尤其一些老兵抱怨肉块太小时,更是让他们羡慕妒忌恨。

    这次长兴军征集火船队时,他们立刻报了名。虽然火船队危险,但在这个乱世,哪里又是真正安全的地方呢?

    就算待在家中也许都会感染瘴气送命,更不要说砍伐树木这样危险的活计。

    所以两人格外珍惜这次机会,这是他们的翻身之仗。只要能立下功劳,就能少奋斗几年。

    两人打定主意后将尖刀刁在嘴里,顺着船舵向上攀爬。阿束卡曾经是高山族的战士,根本不畏惧打仗。对于他们来说,每时每刻都在与大自然搏斗。

    王树根也多次参与到防守村子的战斗中,虽然没有阿束卡经验丰富,但是年轻气盛浑身充满了力量。

    两人悄悄爬上尾楼,才注意到干腊斯水手全部集中在了舰首。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身后爬上来了两个人,他们悄悄摸了上去,看见前面前方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人穿的比起肮脏的水手要干净多了,即使在指挥作战还是一身干净整洁的军服。

    阿束卡悄悄来到卡斯纳尔的身后,想用手捂住卡斯纳尔的嘴,另一只手的尖刀扎向卡斯纳尔的后腰。

    但他错误的估计了对方的身高,对方比他足足高出近一尺。他向上伸出的手只够到卡斯纳尔的脖子,刺向卡斯纳尔的尖刀特意抬高的手臂,显得格外吃力,竟然只扎进去了一半。

    阿束卡就像个猴子一样,整个人挂在了卡斯纳尔的背上。疼痛让卡斯纳尔惊醒,他猛然转身向甩掉身上的敌人。

    口中更是惨叫一声:“啊!该死的……上帝啊!”

    尽管他使劲转身,却没有甩掉身上的阿束卡。一直跟在阿束卡身后的王树根,见到转过身子面对着自己的卡斯纳尔愣了一下,再刺出尖刀被对方抓住。

    情急之下王树根抬起右腿,猛然踢向卡斯纳尔两腿之间。卡斯纳尔被这脚踢中,整个人都缩成一团。双手捂着裤裆,一个劲的惨叫。

    王树根抽回尖刀就要结果了卡斯纳尔,危急中的卡斯纳尔大声叫道:“不要杀我!我投降!”

    但王树根根本不为所动,这时卡斯纳尔才反应过来,对方肯定是没有听懂。

    电光火石之间,卡斯纳尔的大脑飞速运转。他想起来马尼拉汉人在他的身前连连磕头的情景,这货再也顾不得其他。

    双膝跪倒连连磕头,口中更是大声叫喊:“投降!不要杀我!我投降!”

    这次王树根和阿束卡都看明白了,他们将卡斯纳尔按在地下,尖刀一左一右放在敌人的脖子上。

    原本还在抵抗的水手也被这一变故惊呆了,谁也没想到仅仅眨眼间指挥官就被对方生擒。

    长兴军也陆续登上战舰,老麻子欢欣鼓舞的跳了上来。大声地叫道:“也该着老子立功,这么大的战舰得多少军……”

    当他看清楚船上的情况后,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油然而生。合着他们打了半天,却给别人做了嫁衣。

    水手们看着跪地求饶的船长,一阵的心灰意冷。与长兴军对峙中,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丢掉手中的兵器。接着第二个、第三个……,原本以为还有一场厮杀的老麻子意外的俘获了敌方战舰。只是一个过程让他有些郁闷,看着捆绑住卡斯纳尔的两个人,眼睛来回的打转。

    一旁的士兵凑到老麻子身边说道:“麻哥!要不要……”说着用手掌向下一切。

    老麻子把眼睛一瞪,抬手就给了这个士兵一巴掌。怒斥道:“混蛋!以后想在长兴军混,就把以前汉军旗和大明的那些毛病丢掉。你小子长了几个脑袋,真以为暗影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士兵被他打得嘴角溢血,却不敢躲闪。口中一个劲第说道:“麻哥说的对!麻哥打得好,是小的猪油蒙了心,您再打几下出出气吧!”

    老麻子使劲瞪了自己手下一眼,说道:“老子打你是为你好,暗影那帮家伙耳朵才灵呢?你小子不要抱有侥幸心里,今天这事被他们知道,最少也得扒了你这身皮,回家种地去。”

    “是!是!麻哥教训的是!”这货被吓坏了,连声感谢老麻子教训的是。

    老麻子摸着下巴的胡茬走到王树根面前,看了眼地下的卡斯纳尔。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敌舰上?”

    阿束卡紧张的盯着老麻子,生怕这人抢走自己的功劳。反倒是王树根很老实,有问必答。

    “军爷!小的是火船队了,正好撞上这条船。顺手抓住了这个人,也不知道这份功劳能不能让我俩加入长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