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为啥要跟着冒险?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为啥要跟着冒险?

    卡斯纳尔连忙回头望去,只见队伍最后的两条战舰已经燃起熊熊大火。看火势这两条战舰保不住了,他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长兴军每次都在他最得意的时刻给他致命一击,总能将他打的狼狈不堪。

    “怎么回事?”卡斯纳尔再也没有以往的绅士风度,冷着脸问身边的大副。

    “指挥官阁下!河岸边出现了百十名长兴军,他们在河岸边用会飞的火把点燃了咱们的战舰!”大副连忙说道。

    “你们都是瞎子吗?敌人靠近河岸都不知道。现在那还等什么?还不开炮,轰死可恶的异教徒!上帝会狠狠的惩罚他们!”卡斯纳尔已经失去了理智,大声地对大副咆哮。

    大副答应一声去执行命令,心中却鄙视卡斯纳尔。都是同样没有发现敌人,为何要训斥自己。但他没敢说出口,却把怒火发泄到其他人身上。

    “快开炮!你们这些蠢猪,想让该死的异教徒烧光咱们的战舰吗?”大副对着炮舱的炮手喊到。

    这时其他战舰也反应过来,加入到炮击老麻子队伍的行列。

    老麻子看着河面上燃烧的战舰,一阵的高兴。烧毁两条战舰的功劳算是到手了,还没等他摘下行囊,干腊斯人的炮火就落在他们的身边。

    “跑!分散快跑!跑慢了被打死啥功劳都享受不到了!”老麻子一边大呼小叫,一边背着行囊向树林跑去。

    其他人都打光了背囊中的神火飞鸭,一个个跑的飞快。在炮击中很快就跑进树林,不见了踪影。

    只有老麻子悲催,他光给别人计数了,忘记将自己的神火飞鸭打出去。

    背着沉重的包裹,他拖在队伍的最后面,成了干腊斯人的靶子。他还没有跑出多远,一颗炮弹就向他打来。

    这颗炮弹正好落在老麻子脚下三尺的地方,飞溅的石块正好打在老麻子的腿上。老麻子双腿一软摔倒在草丛中,趴在地上的他一动不敢动。

    头顶炮弹不断呼啸而过,老麻子将头埋进草丛中贴在地下。心中对祈祷干腊斯人看不见他,赶快停下炮击。

    过了一会干腊斯人的炮击才停下,钻进林中的长兴军一个个探头探脑张望,查看老麻子的下落。

    他们跑进树林的深处才发觉竟然唯独少了队长。虽然长兴军没有阵失主将全体斩首的军规,但他们也不能就这么逃走。

    纷纷调头来寻找队长,一个士兵猫腰远处树林。刚想向河边查探,就看见草丛中伸出一只手向他连连挥手。

    这个士兵高兴坏了,喊了起来:“我就说嘛!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队长这样的人怎么会被打死,你们还不信……”

    趴在草丛中的老麻子气的直咧嘴,他算是记住这小子了。刚想开口训斥,干腊斯人的炮火再起,向着那名士兵打了过去。

    这货再也顾不得贫嘴,扭头就跑。炮弹击中一颗大树,飞溅出筷子粗细木屑扎在他的屁股上。他连滚带爬的消失在树林中,被同伴拖到安全的地方。

    同伴一边帮他拔出木屑,一边训斥道:“你小子是不是你傻?瞎子都看出来队长叫你别过去,你还在那瞎嚷嚷。这下挨得一点不怨,看你小子还贫嘴不?”

    ……

    盖伦船燃烧的黑烟生腾起老高,离的老远都能看得清楚。吴双站在虎鲸战舰后的一条小船上,对着身边的长兴军说道:“众位!成败在此一举,本官已在淡水城摆下酒宴。尔等回归之时,就是酒宴开始之刻!”

    他面前近百条或小船或木筏上的数百士兵和汉人百姓,还有一些土著士兵全部起身敬礼,然后把手中的酒囊一饮而尽,顺手抛入河中。

    铜哨的声音响起,这些人划动小船或者木筏开始绕过虎鲸战舰,向着远处的干腊斯船队冲了过去。

    这里的水流湍急,顺流而下的小船速度极快,很快就到了干腊斯人的眼前。

    卡斯纳尔此刻郁闷无比,他的船队还能潜伏在水面上的不过只有七艘战舰。比从马尼拉出发时少了小半,眼前的虎鲸战舰在他眼中是如此的可恶。

    如果有可能他想将敌人生吞活剥,不这样做根本不能发泄心中的怒火。明明实力比敌人强大,却每仗都打的无比的憋屈。

    如今就算取胜也不能让他感到任何光荣,他的眼中只有虐杀长兴军泄愤一个目标。

    “指挥官阁下!这里的水面太过狭窄,敌人如果再次放火咱们无力抵抗,是不是……”大副在卡斯纳尔身边小声提醒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大副,他有责任在船长判断失误时做出提醒。

    战事明显不利,就应该果断撤退另想办法,而不是留在这里跟敌人死磕。这样下去会一步步落尽敌人的圈套,最后连上帝都不会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

    但卡斯纳尔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不但没有采纳大副的意见。

    怒目而视瞪着大副,说道:“你是让我当逃兵吗?你是想让我像懦夫一样的逃走吗?告诉你休想!你窥视船长的位置很久了吧!我逃走你就能当上船长?告诉你,做梦吧!下辈子你也当不上船长,而我卡斯纳尔将率领舰队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大副没有说话,转身离去。在他看来船长已经疯了,必须得有人制止他,不然整个船队都会葬送在台员岛。

    这时淡水河上,许多小船和木筏绕过虎鲸战舰向着干腊斯人的船队冲了过去。

    木筏子上长兴军士兵对一个王家村民说道:“王树根!你为啥要跟冒险?”

    “为了能吃肉呗!你们那一身的铠甲可真带劲,要是我能加入长兴军是不是也能穿上这身铠甲?”王树根眼射中满是兴奋的光芒。

    “能!当然能!只要你能熬过两个月的新兵训练。你呢?阿束卡!”

    阿束卡是被俘虏的土著,他的部落经常跟汉人交换货物,所以会说几句汉语。

    “阿束卡只佩服强大的勇士,跟随强者是高山族人的传统。长兴军的强大会让无数的勇士加入!”阿束卡低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