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着火了!

第五百一十八章 着火了!

    排在后面的干腊斯战舰立刻补上,加入到围攻两条虎鲸战舰的行列。

    虎鲸战舰借助强大的火力一直占据上风,时间一长一身也被击中了不少炮弹。

    他厚实的船板也抵挡不住炮弹的轰击,开战半个时辰后,两条战舰的侧弦被打得多处受损。就连炮组成员都已经伤亡不少,干腊斯人更是被击沉两条战舰,但仍然死战不退。

    郑芝豹一直站在甲板上指挥战斗,面对打过来的炮弹根本就没有躲避。他的身边一直有两名长兴军手持铁盾抵挡飞溅的木屑,时不时就有木屑打在铁盾上发出乒乓的声响。

    “周老五!你小子不想干了是吧!怎么开炮这么慢,在等下去老子就把你塞进火炮打出去!”郑芝龙站在船舱入口对着火炮甲板怒吼道。

    如今嗯火炮甲板中硝烟一片,很多炮手在不停的忙碌。就连一些受伤颇重炮手只是被拖到一旁,等待战兵将他们抬走。

    地上的船板早已分不清是什么颜色,深红的血液到处都是。一些炮手身上插着不屑却毫不自知,仍然在给火炮装填弹药。

    一个身材粗壮的汉子跑了过来,他的脸上已经被汗水和火药弄成了大花轿,根本看不清楚多大年纪。

    “大人!火炮打了这么久已经太热了,再打下去就有炸膛的危险。兄弟们伤亡惨重,咱们还是撤下去休息一会吧!”这人说话都带着哭腔,恳求郑芝豹暂时躲避敌人的锋芒。

    郑芝豹却把眼睛一瞪说道:“混蛋!老子打仗从来没有认怂过,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火炮太热了不会把另一边的推过来?你是猪吗?”

    周老五带着哭腔说道:“大人!另一边的火炮早已用上了,不然根本坚持不到现在。另外兄弟们已经折损过半,再打下去战舰也挺不住了!”

    “老子不管!就是打到最后一个人,你也得给老子顶上。没有人老子游过去,就是用牙啃,红毛鬼也别想从这里通过!”郑芝豹怒吼道。

    周老五无奈的敬了个军礼,转身怒吼道:“都特么愣着干什么?浇水~火炮都给老子浇水,开火!狠狠的打红毛鬼!”

    郑芝豹转身离去,在转身的一瞬间眼中出现一丝不忍。但随后目光又坚定起来,心中暗下决定:就算把人打光了,也不能给大哥丢人。

    卡斯纳尔对长兴军的战斗力十分的吃惊,对面的两条战舰少说也中了十几颗炮弹,侧弦都已经破破烂烂,为何还要坚守在这里。难道他们不怕死吗?

    不过不要紧,卡斯纳尔已经调整了战术。没有让自己的战舰死磕,而是让受伤的战舰撤下来。让全新的战舰顶上去,几次轮换下来没有再被敌人击沉战舰。

    虽然他的舰队中一多半的战舰带伤,但只要能拿下长兴军的淡水城就有机会将战舰修补完好。

    好在敌人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在打一个小时就能击沉这两条战舰。到时费点力气将航道清理出来,就能直捣淡水城。没准这两条战舰还能修好,弥补下自己的损失。

    ……沿着淡水河的左岸,老麻子率领百人的长兴军在林中穿行。茂密的树林成为他们前进的障碍,他们身上的衣服多有破损,但没人去关心衣服,依旧飞快地赶路。

    老麻子紧了紧背上的背囊,用力的往上擎了下。挥动手中的钢刀砍断一根拦路的树枝,大步向前急行。

    “兄弟们加把劲!海军兄弟们在用命阻挡红毛鬼,咱们可不能让海军的人看扁了!”老麻子知道每个人都很累,但为了任务还在给士兵们鼓劲。

    “好了!麻哥你就放心吧!咱们陆军可没输给过谁!”一个士兵说道,虽然背上的行囊有些沉重,他们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忽然传来的炮声格外响亮,老麻子眼睛一亮说道:“兄弟们!咱们到了,快走!军功可就在眼前,去晚了可就没有了!”

    其他人听到军功俩字,也来了劲头。浑身都轻快起来,就连背后沉重的背囊都轻了几分。

    当他们钻出树林时,入眼处正是干腊斯人舰队的尾端。就好破损的战舰正在抓紧时间抢修,许多人在破碎的船板处忙里忙外。

    老麻子把手一挥,说道:“上!所有人都瞄准最后两条战舰,老子给你们看着,打不着可没有战功啊!”

    他的话音一落,身后的士兵争先恐后的跑向和岸边。到了河边一个个摘下背囊,从里面掏出两个神火飞鸭。

    这就是吴双给干腊斯人准备的第二份大礼,先是用虎鲸战舰将干腊斯人堵在河道最狭窄处。然后再派人从路上发射神火飞鸭烧船,如果干腊斯人还能坚持,他还有第三重大礼。

    一些正在修船的干腊斯人瞧见了岸边忙碌的长兴军,他们指着河岸叫了起来。

    船上的炮手立刻动起来,想要调整角度轰击岸边的长兴军。但是盖伦船已经下锚,想要转向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在干腊斯水手们惊恐的目光中,长兴军将准备好的神火飞鸭发射了出去。

    一条条火龙从岸边升腾而起,飞向河中的盖伦战舰。虽然神火飞鸭准头不佳,但数量足可以弥补一切。

    处在队伍最后面的两条盖伦船成了长兴军的目标,近二百枚神火飞鸭铺天盖地的打向目标。

    大部分的神火飞鸭都掉在河中,溅起不大的几滴水花。但有那么三十几枚却落在了盖伦战舰上,它们在集中船后立刻碎裂开来,飞溅起无数的火花。

    鲸油被火药引燃,在木质战舰上猛烈燃烧起来。原本就受伤的战舰立刻燃起熊熊大火,不少干腊斯人的身上被飞溅的鲸油沾上。

    他们嚎叫着四处逃窜,最后跳进淡水河中。干腊斯水手们连忙打水救火,让他们吃惊的是,敌人的火竟然不容易扑灭。经常一桶水倒上去,火药依旧燃烧的旺盛。

    卡斯纳尔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前方拦路的敌舰上,他的心已经飞到淡水城,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

    “着火了!”一声尖叫惊醒了沉思中的卡斯纳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