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五百一十七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卡斯纳尔大声地下令道:“快点接小伙子们回来!他们都是好样的,不能再有损伤了!”

    一条战舰向着社寮岛靠了过去,还没等接近社寮岛。岛上的重炮立即开火,炮弹打得比刚才还准。

    这条战舰还没有接近就被击中了桅杆,不得不退出长兴军的射程。

    卡斯纳尔用力地锤打了下船舷,下令道:“让小伙子们自行回来吧!咱们在这里迎接他们!”

    郑芝龙可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命令他的倭人武士出击。两百人的士兵冲出棱堡,在干腊斯人的身后展开追杀。

    最终逃到沙滩上的干腊斯火枪手不足五十人,登上舢板的他们遭到猛烈的炮击。

    最后只有两条舢板带着不足二十个火枪手逃回了舰队,卡斯纳尔看着只回来一个零头的火枪手,用他能想到的一切贬义词形容了敌人的指挥官。

    胆小鬼、无赖、懦夫……,他的咒骂毫无用处。鸡笼港就像个浑身长满尖刺的刺猬,根本就碰不得。一不小心就会被刺得遍体鳞伤,卡斯纳尔只剩下了一个办法~撤退!

    鸡笼港是没法打了,再打下去整支舰队全部都会葬送在鸡笼。他无奈的下令撤退,带着队伍向着马尼拉返航。

    当他绕过台员岛最北端时,瞭望手汇报前方出现一条小型戎克船。连日来的失败让卡斯纳尔异常的火大,他连半秒钟都没有犹豫,立刻下令进攻。

    在舰队十条战舰的围追堵截下,船速只有三四节的福船很快就被追上。一阵炮火过后,福船变成了碎片漂浮在海中。

    卡斯纳尔看了眼漂浮在海面上的明人,下令将水中的人捞起来。这不是他的仁慈,他要发泄心中的怒火。

    当两个中年人被带到卡斯纳尔的身前时,已经被吓得站不起来。红毛鬼的厉害他们早就听说过,但却是第一次见识到大夹板船炮火的猛烈。

    回想起刚才铺天盖地的炮火,这两人心中就是一阵害怕。见到卡斯纳尔不自觉的跪了下去,连连的磕头求饶。

    卡斯纳尔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台员岛干什么?”他就是随口一问,哪知却得到了惊人的消息。

    这两个人被吓坏了,听明白通译的话后,立刻有什么说什么。据他们所说,台员岛最近来了一群自称长兴军的势力。

    这伙人不但占领了鸡笼湾,还在淡水河的上游建城。这伙人出手阔绰,几乎什么都要。

    这条船的船主拉了一船的货物打算到淡水城换取银钱,哪知刚刚到台员岛就被干腊斯人击沉。

    得知敌人竟然在淡水河上游建城的消息,卡斯纳尔高兴坏了。报仇雪恨的机会终于来了,鸡笼港有社寮岛的守护他啃不动,区区淡水城还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吗?

    兴奋中的卡斯纳尔立刻下令船队调头,向着淡水河前进。一开始他还担心到淡水河没有通航能力,盖伦战舰根本就进不去。

    但他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台员岛北部充沛的降水使得淡水河水量充足。盖伦战舰在其中通航毫无压力,而且敌人肯定是仓促建城,根本没有在河口修建炮台保护河道的安全。

    这一切都像是上帝在指引他完美的复仇,卡斯纳尔一想到敌人在他的炮火下瑟瑟发抖,一颗心就跳个不停。

    进入淡水河后,卡斯纳尔根本不怕长兴军逃走。他们炮击一切能看见的人,沿途的几个村子全部被他轰平。

    刚刚经过淡水河的支流,卡斯纳尔就见到了曾经见过的快船。看着快速远去的快船,他知道自己已经距离长兴军不远了。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在转过淡水河弯时水面变窄,水流也变得湍急起来。

    在河面最窄的地方,两条盖伦战舰横在江面上。这两条战舰要比卡斯纳尔的战舰大上一些,让卡斯纳尔吃惊的是,眼前的战舰竟然与遇到的海盗船一模一样。

    难道那条海盗船就是长兴军?最近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长兴军的阴谋?

    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不击击退这两条战舰,根本就不能对长兴军构成威胁。

    摆在卡斯纳尔眼前的麻烦还不止这些,一旦要是击沉这两条战舰,肯定要堵塞航道。

    到时他的船队根本就过不去,除了弃船登岸别无他法。既要打退敌人,又不能击沉。这样的要求有些让干腊斯炮手为难,他们只能将炮火对准虎鲸战舰的上面部分。

    此地的河面已经不宽,卡斯纳尔要想与长兴军激战一次派出的战舰不能多。最多也就三条小一些的战舰,或者两条大型战舰而已。

    这里的地形无疑让卡斯纳尔舰队失去了数量上的优势,完全就是硬抗。

    卡斯纳尔从大胆号幸存的水手口中得知敌人有大口径重炮,一再叮嘱自己的船长要小心行事。

    三条只有三百多吨的战舰缓缓驶向虎鲸战舰,湍急的水流让这几条战舰行进的速度非常缓慢。

    吴双在虎鲸战舰上对郑芝豹说道:“郑将军!可有取胜的把握?”

    郑芝豹了没有他大哥的斯文,尽管经历了两个月的新兵训练,一身的草莽气息还是十分浓厚。

    他拍着胸脯说道:“吴秀才尽管放心,不就是几条破船嘛!等下你就瞧好吧!要是放一条敌舰过去,我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狭路相逢勇者胜,长兴军已经做好了硬杠敌人的准备。

    三条靠过来的战舰进入两里,虎鲸战舰就开始炮击。侧弦喷吐着硝烟,发射出几十颗炮弹。

    虎鲸战舰已经抛锚,在河水中要比海上的颠簸要小很多。第一轮炮击就有了不错的战果,一条敌舰被击中舰首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

    其他两条战舰见到长兴军炮手如此神准,不敢再向前行进。直接在河面横过船身,对着虎鲸战舰发射出炮弹。

    双方在河面上打的激烈异常,炮弹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长兴军的火炮口径要大于干腊斯人,刚刚被击中舰首的干腊斯战舰再次被命中了两颗炮弹后,开始缓缓下沉。

    这位船长也是硬气,他没有任由战舰下沉,而是将战舰驶向岸边搁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