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清洗甲板

第四百九十六章 清洗甲板

    无畏号上的水手正在听从大副的指挥升帆船舵,却遭到了链弹的袭击。

    十几颗链弹扫过甲板,几乎将无畏号上层的建筑扫平。大副的声音也嘎然而止,长大嘴巴目视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水手轻轻推大副一把,说道:“上尉!咱们反击吗?”

    可谁想站立不动的大副上半身却掉了下来,而下半身却立在原地。水手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跑向远处。还没跑出多远,桅杆就倒了下来,正中尖叫的水手。尖叫声突然消失,换来的是令人牙酸的木头断裂的声音。

    无畏号的三根主桅被扫断,连同上面正在打开帆索的水手一同落入大海。甲板上的水手更是伤亡惨重,如同大副一样被腰斩的人还很多。

    一时没有死去的水手在甲板上爬来爬去,呼唤同伴的帮忙。无畏号则是彻底瘫在了海上,一旁的黑暗中火光散动,虎鲸战舰露出了狰狞的炮口,猛轰无畏号战舰。

    无畏号像浮萍一样在海上乱晃,一侧的船舷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

    陶磊三人驾驶着木筏子,艰难地靠在无畏号上。此刻的干腊丝人都在躲避虎鲸战舰的炮击,根本没有人关注他们。

    原本放下的网梯成了三人登上无畏号的桥梁,马乐伸手敏捷第一个跳上网梯向上攀爬。陶磊和马景搏也不示弱,跟着爬上了网梯。

    三人正在向上攀爬,突然他们一侧的船舷被打出了个大洞。炮弹带着一门火炮从大洞中打了出来,掉进了漆黑的大海。

    沉重的火炮带着风声从上面掉了下来,吓得三人赶紧将身子贴在船舷上,生怕被成千多斤重的火炮击中。

    火炮掉进海水溅起的海水打在三人的背上,差点将准备不足的马景搏击落下海。

    最下方的马景搏在网梯上抹了把脸上的海水,往下狠狠地吐了口唾沫说到:“想吓老子!没门!”

    他的话音未落,网梯的一端被炮弹扫中,连在一起的绳子断开了。原本平行的网梯一下子就掉下海水大半,最下方的马景搏毫无例外的落进海中,就连中间的陶磊双腿也泡在海水中。

    陶磊刚想下海救人,但马乐的速度比他要快的多。陶磊只听见马乐的一句“小心!”,就见到马乐跳下大海。

    陶磊知道自己河沟里的水性跟海军的马乐没法比,急忙向上爬了几下,紧张的看向海面。

    马乐入水就向下潜去,他知道马景搏一身的铠甲,入水肯定会沉的很深。

    没有月光的海中能见度非常的低,马乐在海中能看清的地方不过三尺。

    正在他着急的时候,发觉水中的网梯在不停的颤动。

    马乐连忙顺着网梯向下潜去,却见到马景搏抓住了网梯,正在向上攀爬。

    这时马乐才佩服起马景搏来,别看平时心眼不多,总是一副憨傻的样子,但关键时刻的心思比谁都细密。

    生死关头还能想到抓住网梯向上爬的人不多,怪不得能立下如此多的功劳。

    马乐赶紧游过去,拉住马景搏向上奋力的游动。马景搏见到有人帮忙,松开了抓住网梯的手,二人很快就游回到了船边。

    上方一直担心的陶磊见到水中露出两个头颅,心也放了下去。连忙问道:“有事吗?伤到哪里了没有?

    马景搏咧开大嘴开始痛骂:“狗日的干腊丝人,弄个网也不弄结实点。差点害死马小子,等下抓住那个人模狗样的混蛋,非得打得他妈妈都不认识他为止!”

    听到马景搏还能骂人,陶磊的心彻底放下。能骂人说明啥事没有,三人立刻顺着残破的网梯向上攀爬。

    没爬几下就来到船舷的大洞旁边,陶磊伸头向里看了一眼。只见火炮甲板一片狼藉,翻倒的火炮和随处乱滚的火药桶到处都是。

    受伤惨叫的水手也有不少,倒在船板上没人理会。剩余的三十几个炮手正在给一门18磅炮装填弹药,陶磊刚想冲进去斩杀干腊丝人,却被马乐拦住。

    陶磊扭头低喝道:“你拉我做甚!他们要开炮了!”

    哪知马乐却死死拉住陶磊,口中却焦急地说到:“快散开,要清洗火炮甲板了!”

    他的话音未落,无数的铅弹带着啸音扫过这层火炮甲板。露出半个头的陶磊吓得赶紧缩回身子,即使这样还是有一刻铅弹蹭过他的头盔,在黑夜中闪过一道火花。

    三人靠在侧舷上,利用船板的厚度提防暴风骤雨般的铅弹。听着身后的侧舷船板发出密集的声响,陶磊才后怕起来。

    若不是被马乐拉住,此刻他早已被打成了马蜂窝。哪里还能完好的站在这里,不由的看向马乐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马乐却苦笑着说到:“那个大洞是24磅炮近距离打出来的,不然不会打穿敌舰。敌舰被砸开口子,接下来就是初阳炮对准豁口发射散弹。数千颗铅弹扫过这层甲板叫,清洗甲板。”

    听到马乐的解释,陶磊二人齐齐打了个寒颤。数千颗铅弹扫过甲板,里面还会有活人吗?

    当他们踏进无畏号火炮甲板时,才发现这里已经全部都是碎肉。残破的尸体到处都是,甲板上沾满了粘稠的血液。

    三人走在甲板上,看着地狱般的场景,即使见过无数生死的陶磊也后背发凉。

    陶磊撒人对视一眼,说到:“轮到咱们出手了!”说完合上面甲,向着最上层冲了过去。

    干腊丝人的重要人物不会住在阴暗的船舱中,都会在舒适的船尾楼居住。那里是三人的目标,如今敌人已经被打残,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时机。

    马景搏走在最前方,手持盾牌替身后的两人挡下攻击。他刚刚跳到最上层甲板,一把短斧就当头砍下。

    短斧与盾牌相撞打出“铛!”的一声,马景搏咬牙没有后退,反而向前撞了过去。

    身前的干腊丝水手被他撞的倒退一步,刚想上前,一声铳声响起。水手的胸前出现血洞倒了下去,陶磊在马景搏身后露出了脑袋,叮嘱了句:“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