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小船长号

第四百九十四章 小船长号

    今天上帝站在了费尔南德斯一边,他的舰首炮在敌人逃走之时竟然命中了桅杆。

    看着敌人失去了一根桅杆,费尔南德斯的笑声更大了。海盗船的速度非常的快,如果全速逃走他根本就追不上。

    如今海盗失去了一根桅杆,速度要慢下来不少,自己绝对能俘获海盗船。

    一想到自己俘获海盗船,得知对方船上重炮的秘密,费尔南德斯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准备撤退的张环却是闹心不已,被打断了一根桅杆船速下降了好多。

    原本可以轻松甩掉的敌舰竟然跟在了自己的身后,听着“隆隆!”的炮声张环就是一阵心烦意乱。

    这次出征台员岛就是一路不顺,先是遇到风暴,接着就是瞭望手落海,现在又被打断了桅杆。

    更换备用的桅杆至少要需要两个时辰,在敌舰的追击下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在现在已经是黄昏十分,再有不到半个时辰天就黑了。只要能坚持但天黑,借助夜色还能摆脱敌人。

    黑夜的海面上寂静无比,偶尔风吹起的海浪才会打出一点声响。

    突然黑暗中火光一闪,接着炮声传了过来。海面上由远及近行驶过来两条帆船,一追一逃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即便是在漆黑的夜晚都不曾停止。

    今天晚上天上的乌云遮蔽住了月光,原本还有些光亮的海面上变的黑暗无比。夜色让炮击的难度倍增,虽然追击的战舰不停地开炮,却没有打中目标。

    已经逃了很久的虎鲸战舰上,大副马乐走到张环身边问道:“船长!咱们是不是熄灭灯火,敌舰失去目标就不会追咱们了!”

    “不用!”张环看着远处跟在自己身后,不断发炮的敌舰。嘴里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干腊丝人真的以为吃定自己了?

    张环自嘲的笑了下,下令道:“扎个木筏子,把备用的船帆挂上去!”

    马乐被张环的话给弄愣了,大海上扎木筏子,难道船长要弃船不成?就算弃船也有小舢板啊?为什么要扎木筏子?

    “船长?”马乐犹豫了下,刚要说话就被张环的眼神给逼退下来。虽然船长的年纪小,但发起火来谁都害怕。

    船上的木工和水手齐上阵,用十几个木桶加上木板,很快就在海上扎成了两丈方圆的木筏子。

    还在上面装上了一阵桅杆,一块备用的风帆被挂在了上面。张环围绕木筏子走了一圈,伸手在桅杆上拍了几下才满意地点点头。

    木工的手艺没得说,木筏子结实耐用,就算遇到小一些的风浪都没有问题。

    “船长!您的木筏子扎好了,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马乐小心地问道。

    张环转身看向马乐时,脸上充满了笑意。这突如其来的笑容,看的马乐心里毛毛的,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你的第一条船,马乐你要好好的珍惜。给你的船起个名字吧!”张环笑着说到。

    马乐顿时愣在当场,开玩笑吧!就这个木筏子是自己的船?虽然自己无数次梦想自己能独自驾驶一条战舰,但绝不是个木筏子啊?

    他的脸瞬间苦了下来,“船长!您不是开玩笑吧!这是船?”

    张环把脸一板说道:“谁和你开玩笑了!执行命令!”

    “是!”马乐立刻大声回答,想了一下说道:“船长,叫小船长号行吗?”

    张环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随你”。

    木筏子马乐一人肯定操纵不过来,肯定的有人协助。最好能在上面放上一门小炮,不时开上一炮就更好了。

    但在风暴中损失了瞭望手,又把生病的水手放在了无人岛上。海战又损失不少的水手,现如今的虎鲸战舰水手已经没有空闲的人。

    就在张环为难之际,马景搏从船舱中窜了出来。看到甲板上的木筏说到:“打不过干腊丝人,这是要准备跑路吗?木筏子做的不错,就是这后边得装一个舵,不然跑都跑不灵活!”

    他的话引得一众水手的怒目而视,陶磊在他身后打了一巴掌说道:“滚一边去!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本来这个木筏子就做的不错,要是马小子有这样个木筏子得乐死!”他还在那自顾自的说到。

    马乐没好气地说到:“行啊!这条小船长号送你了!”

    “真的?那太好了,啥时候下水让马小子试试!”马景搏高兴起来,对身后追着的干腊丝人毫不在意。

    “现在下水你敢吗?”张环走了过来说道。

    “敢!怎么不敢!”马景搏眼睛一瞪说道。

    陶磊急了,连忙打断二人的谈话。拉着张环到一旁谈了一会才走回来,看向马景搏是还使劲瞪了一眼。

    “把木筏子放下去,马乐给你搭配两名船员,你一定满意!”在张环的命令中,木筏子被放到海面上。

    用一根长长的缆绳拴在船尾,上了木筏子的马景搏没有了刚才那种豪气,坐在木筏子上一动不敢动。

    虽然两丈大小的木筏子不小,但在起伏的海面上如同树叶般被抛来拋去,一不小心容易掉下大海。

    陶磊瞪了一眼马景搏,给陆军用的一门3磅小炮装填弹药。摆弄好后,对着操帆的马乐点了点头。

    马乐把铜哨子含在嘴里猛吹了一声,快速的点燃挂在桅杆上的灯笼。

    远处的虎鲸战舰在同一时间熄灭灯火,并且砍断了缆绳,任由木筏子随波逐流。

    陶磊在灯笼点起的瞬间,点燃了木筏子上的小炮。“轰!”的一声巨响,木筏子一震,发出令人牙酸的木头扭曲的声音。

    原本还坐在木筏子上的马景搏一下子趴下,双手死死的抓住木板,一动也不敢动。

    陶磊看了眼马景搏,没好气地骂道:“你小子刚才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现在怂了?”

    趴在木筏子上的马景搏不服气地说到:“谁知道木筏子会晃的这么厉害,那小孩也太狠了,直接把咱们仨给卖了!”

    远处的费尔南德斯却没有注意到灯火的变化,依旧追着亮灯的目标,炮弹不要钱般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