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片漠然!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片漠然!

    张环带领着船队末端的福船十几条,向着风暴边缘行驶过去。为了能快速地脱离风暴,张环并没有下令降帆。

    风越来越大,狂风带着巨浪席卷了船队。船队中的战舰纷纷调头向着风暴的边缘驶去,这种情况下还一头扎进风暴纯属找死的行为。

    船队中的福船也选定了目标,跟在战舰的身后行驶。战舰那庞大的船体可以劈来海浪,只要跟紧战舰就能最大程度保证自身的安全。

    张环的战舰转向调头最晚,他的战舰被风暴吹得摇摇晃晃。就连坚固的船体都发出“滋滋丫丫”令人牙酸的声音,桅杆更是被狂风吹成了弯曲的形状。天空中原本的太阳被乌云遮蔽,整个天空都变成了灰暗的颜色。

    看着有些倾斜的战舰,张环冷静的下达命令:“降下两层帆!”立刻有水手爬上被风吹得摇摇欲坠的桅杆,收起被狂风吹得几欲破裂的船帆。

    他们两人一组将船帆捆扎在横梁上,在小心地爬下湿滑的桅杆。这种在风暴中爬上爬下桅杆,不比在交战中调整风帆轻松。

    湿滑的桅杆随时都有掉下大海的可能,这样恶劣的天气落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死亡。

    落下两层风帆,战舰果然好了一些。没有刚才倾斜的那么厉害,但船速也将了下来。

    张环看了眼天边,那里一团风暴正在肆虐。若不是自己动作够迅速,恐怕早已被狂风巨浪撕成碎片。

    身后灰暗的海面中隐约可见点点火光,那是跟随在战舰身后的福船。他们船速要慢上许多,若不是有战舰领航,根本就逃不出地狱般的风暴。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似乎小了一些,雨也没有刚才那么急了。张环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下令道:“放下所有风帆,咱们安全了!”

    水手们都欢呼起来,他们不顾依旧猛烈的狂风,在甲板上连蹦带跳。每次海上遇到风暴都如同与死神在搏斗,稍有不慎就会船毁人亡。

    他们庆幸自己有一位经验丰富的小船长,带领着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战胜死神。

    姜勇是这条船上的瞭望手,由于战舰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他在瞭望塔上走神了。

    没有发觉即将来临的风暴,让整只船队陷入了危险的领地。如今还不知道其他船只的损毁情况,但这样大的风暴怎么会没有伤亡。

    他的心里万分的自责,虽然船长没有立即下令惩罚自己,但他还是每次上桅杆都是第一个。

    把最危险的工作抢来自己做,他要弥补自己的过失,至少要让自己的心好受一些。

    当听到已经躲过风暴的消息时,他激动的情绪难以表达。第一个爬上桅杆,向着最高的上帆爬去。

    那里的顶端就是他执勤时瞭望塔的地方,他轻车熟路地来到上帆这里,伸手去解系在帆布上的缆绳。

    突然空中刮过一阵狂风,原本在风暴中一直坚挺的上帆突然折断了。

    狂风将上帆和姜勇一同吹向大海,姜勇在危机关头抓住了缆绳。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缆绳就是他唯一的生路。

    虎鲸战舰上的水手连同张环都被眼前的一幕吓一跳,上帆的折断到没什么,船上还有备用的帆具。

    但是姜勇的意外落水让每个人都担心起来,当他们看到海面上漂浮的上帆和姜勇时,人们的心才放了下来。

    很多人都聚集到船舷处,对着海面上奋力挣扎的姜勇大声呼喊:“姜勇!快顺着缆绳爬过来,你行的!抓紧了!千万别松手!”

    姜勇落水后一直紧握着缆绳没有松手,他使劲抹了把脸上的海水。在暴雨和大浪中艰难地向着虎鲸战舰爬行,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就在水手们为姜勇加油鼓劲的时候,海风突然大了一些。狂风加上海浪吹得海中的上帆离船身远了一点,原本的缆绳一下子绷得笔直。若不是姜勇抓的牢靠,就会落入海中。

    接着船身被海水中的上帆拉的慢慢地倾斜下去,水手们的心瞬间就紧张起来。

    张环面无表情地看着海水中奋力挣扎的姜勇,下令道:“都聚在这一侧干什么?要船翻吗?还不快到另一侧去!”

    水手们立刻跑向另一侧船舷,希望用体重能让船身不再继续倾斜。但是水手们的体重与大自然的力量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尽管全部到了一侧,还是不能组织船身的倾斜。

    海中的姜勇看到船身已经倾斜成了一个夸张的角度,就连平时演练最极速的转弯都没有到这种程度。

    他知道应该自己做出决断了,不能因为自己连累一船的兄弟。他在海中用尽力气高声喊道:“船长!砍断缆绳吧!船要翻了,我姜勇从不后悔当上一名长兴军海军!”

    “不!姜勇加油!你能行!”大副马乐呼喊道,其他水手也跟着喊起来。虽然姜勇的疏忽才导致了危险的发生,但海上的风暴谁又能预测呢?

    袍泽之间的感情战胜了理智,就连一向冷静的张环也死死地抓住船舷,手背的青筋暴露,在做着艰难地决定。

    看着虎鲸战舰再次倾斜了一分,姜勇知道不能等下去了。他向着战舰喊道:“兄弟们!让咱们来世成为亲兄弟!长兴军万胜!”

    喊完的姜勇松开了缆绳,在浪花中翻滚了几下就不见了踪影。张环抽出腰间的钢刀,大声地嘶吼一声:“啊!”

    钢刀砍在绷直的缆绳上,缆绳应声而断。虎鲸战舰庞大的船身迅速地恢复了正常,水手们没有看到姜勇松手,纷纷跑过来查看情况。

    只见上帆在海面上越飘越远,渐渐地看不见了影子。

    “船长!……”水手们心中好像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难受,一肚子的话想要发泄却不知从何说起。

    怪罪张环船长的无情吗?谁都知道那种情况下斩断缆绳的唯一的办法。但是长久以来长兴军的不抛弃不放弃的理念,让他们接受不了眼的事实,看着袍泽去死让众人的心头都沉甸甸的。

    无处发泄的水手们默默地坐在地下,脸上被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覆盖。

    整条虎鲸战舰上一片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