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敢死大队,出击!

第四百四十三章 敢死大队,出击!

    次日莽古尔泰没有继续派出甲兵与长兴军争夺阡壕,这次他选择死守。

    复州城墙已经被长兴军的重炮打得破破烂烂,多处的城砖都已经脱落。若不是莽古尔泰加固过多次,早已被轰塌。

    城头上的的火炮被莽古尔泰藏了起来,若是一直与长兴军对射早已被打光。

    即使如此也仅仅剩下十一门千斤佛郎机而已,这些火炮莽古尔泰要用在关键时刻,决不能在与长兴军对射中消耗干净。

    初春的阳光虽没有夏日那么温暖,但照在人的身上还是能让人心情愉悦。

    长兴军早早吃过战饭就在阡壕中等候,南城阡壕里的多了一群手持倭刀的人。

    这些人的面露早早就已经放下,他们跪坐于地,一声不吭的擦拭自己的倭刀。

    这些人有两千人左右,看得新兵们一阵阵的咋舌。不少人还对他们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秀才!这些小矮子是什么人?怎么看上去那么瘆人!不会是大帅撒豆成兵召来的小鬼吧!看得麻子浑身不舒服!”老麻子在吴双身边小声地说道。

    吴双看了一会才说道:“听闻大帅手中有一支不使用火铳的士兵,名曰敢死大队。敢死大队里面大部分是倭国的武士,还有少部分范了死罪的人!

    据说敢死大队每战之前总要为自己举行葬礼,只要出战就没想过活着回来。所以他们作战从来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人人敢死战。我想应该就是他们了!”

    听到吴双的话,马小六也说道:“对!对!我也想起来了,蓝哥跟我提起过这些人,让我没事不要去惹他们。这群人个个都是疯子,除了杀人啥也不感兴趣!”

    听到他们俩的叙述,其余的新兵齐齐打了个激灵,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许连山爱热闹,又与吴双的队伍相邻。他听到这边的新兵在议论敢死大队,窜过来说道:“没你们说的那么邪乎!他们的大队长高野除了不爱笑之外,一切都还好!上次我还跟他喝酒来的,你们看着!”

    许连山说着就猫腰向敢死大队的人那里走去,到了他们近前小声说了几句。又向一侧走了过去,不一会就带了个人回来。

    这人明显不是倭人,他的身材与长兴军士兵差不多。来到吴双身前微微鞠躬行礼说道:“敢死大队,小队长李贞见过大人!”说完掀开面罩,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吴双赶紧还了个军礼说道:“兄台叫李贞那就不是倭国人了?又怎么会到了敢死大队?”

    李贞叹了口气,说道:“哎!说来惭愧,李贞乃是济州岛人。当年拿了些不该拿的银子,本该被处以极刑。我家兄长拉着我在大帅门前跪了好久,才求到让我加入敢死大队的机会!”提起当年的往事,李贞唏嘘不已。

    “李兄!敢死大队的都是倭人吗?”

    “李兄弟!你们怎么不用火铳!”

    ……

    新兵们见到李贞清秀的脸,再没了刚才的害怕,围着李贞问个不停。

    李贞也表现的彬彬有礼,有问必答双方谈的十分融洽。突然鼓声响起,李贞对着新兵们说道:“有机会李贞请各位喝酒,在下要回去准备攻城了,等下还需各位多多关照!”说完李贞合上面罩跑回本阵。

    吴双大有深意的看了许连山一眼说道:“许兄是怕等下新兵们害怕敢死大队,不敢跟他们配合吧!多谢了!”

    许连山笑了笑,少有的没有回答,转身回到自己的队伍中。

    鼓声响彻云霄,复州城外长兴军的火炮再次发出怒吼,向着复州城发出一轮轮的炮弹。

    尤其是12磅重炮,每次击中城墙都会让城墙轻微的摇晃。大块的城砖总要脱落几块,露出里面结实的夯土。

    莽古尔泰不敢大意,今日长兴军的炮火格外的猛烈。他亲自登上城头,在隐蔽出向外观瞧。

    看了一会才说道:“让奴才们都动起来吧!长兴军这帮泥堪今日怕是要攻城了,只要挺过今日长兴军锐气一过,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突然城外的阡壕里冒出大团的硝烟,沉闷无比的声响惊出了莽古尔泰一身冷汗。

    这是什么炮,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势。就在他疑惑之际,一颗沉重的铁球砸在了城墙内。

    巨大的铁球直接就砸塌了一所民居,看着腾起的烟尘,莽古尔泰顿时目瞪口呆。

    这得多大的炮弹能造成这样的破坏力,要是落在城墙上……,莽古尔泰已经不敢再去想象那样的后果。

    他对身边的哥什哈吼道:“快让泥堪炮手对那里轰击,一定要将那里的大炮打掉!快去!”莽古尔泰几乎是怒吼着喊出这句话。

    身后的哥什哈快速地跑去传令,莽古尔泰又对身边的两员大将说道:“让奴才们都来吧!一旦城墙被击毁,一定要堵住长兴军!”

    “嗻!”爱巴礼和屯布禄答应一声分别下去准备,就在莽古尔泰准备下城墙之时,一颗炮弹从高空带着啸音击中了城墙。

    这颗炮弹直接砸碎了城墙上的城砖,深深地陷入了地面。顺着炮弹砸出的坑洞附近,城墙上出现了数条细小的裂缝。

    炮弹与城墙撞击的瞬间,莽古尔泰觉得脚下大地都在颤抖,仿佛是地龙翻身一般。

    就在莽古尔泰吃惊之时,爱巴礼拉起莽古尔泰就向城下跑去。“爷!快走!”

    他们刚下城墙,接二连三的炮弹就砸在城墙上。原本坚固的城墙如同一段破木头一样在风雨中飘摇,随时都有断掉的可能。

    城墙上城砖飞溅,原本待在上面的人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在36磅初阳炮的轰击中,城墙上的裂缝越来越大,最后“轰!”的一声倒塌下来。

    城墙倒塌后,长兴军的炮手并没有停止炮击,他们调整了角度,一部分向着城内开始延伸射击,另一部分向着两侧的城墙继续轰击。

    烟尘弥漫中,足有四五丈宽的城墙被轰塌。长兴军的火炮还没有停下,敢死大队中就站出一人挥动倭刀大声吼道:“敢死大队,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