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吃亏

第四百四十二章 吃亏

    命令送到皇太极手上需要两天,皇太极在再着急人马准备出征,最快也要半个月能赶到复州。

    所有人都认为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莽古尔泰守住复州不成问题。就连接到命令的皇太极也是如此认为,他还觉得莽古尔泰有些小题大做了。

    自己到了复州,长兴军肯定会撤兵。到时不过是一场武装游行罢了,所以他也没着急,有条不紊地准备出征事宜。

    但是复州城的莽古尔泰却已经急得火上房了,占据了阡壕的当晚长兴军就发动了反击。

    将他派出驻守阡壕的千人队伍被斩杀一空,白天他再次派出甲兵夺取阡壕,付出重大伤亡后重新占领了阡壕。

    当天夜里长兴军再次偷袭阡壕,虽然爱巴礼成功守住了阡壕,但是却付出了两千多人的代价。

    天一亮莽古尔泰再次发动进攻,再次付出惨重的代价拿下第二条阡壕,当夜又被长兴军夺了回去。

    如此反复的拉锯了几次,莽古尔泰惊恐地发现自己的人马竟然被两条不起眼的阡壕吞噬了近万人。

    如此大的伤亡让他都难以置信,为何长兴军会如此的坚韧。反复的与自己争夺阡壕?自己不让长兴军挖掘阡壕到底是对还是错?

    吴双率领自己的人马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前方就是他们的目标。那里有几十个汉军旗。

    白天的厮杀让汉军旗累得在阡壕里东倒西歪的呼呼大睡,值夜的人员也只有两个人。

    他们将自己完全缩在阡壕里面,根本不敢露出身子。长兴军的阡壕都是将挖掘出来的土堆在复州城一侧,所以在防守长兴军进攻时汉军旗士兵格外的吃力。

    值夜的人也不敢轻易露出头来,长兴军中的火铳神准,不少人只露出一点就被长兴军一铳爆头。他们只能趴在阡壕里,不时露头向这边观察一下。

    吴双带人靠近到了三十步就停了下来,他伸出手一指时不时露头的汉军旗,身后的冯四宝立刻会意。

    掏出手弩轻轻地给弩上弦,向着汉军旗值夜之人侧方爬了过去,吴双也摘下弓箭喵向另一个汉军旗。

    黑夜中静悄悄阴沉的可怕,就连野兽都被这几天的铳炮吓得远远逃遁,不敢到这片尸横遍野的地上寻找食物。

    汉军旗的值夜之人刚刚将头探出阡壕,却看到引弓待发的吴双,他吃惊的刚想张嘴大叫,吴双的箭已出手,羽箭从值夜之人的口中射入,在后颈露出箭尖。

    这人刚要喊出的示警被吴双射回了嗓子里,另一个值夜之人见到同伴倒下,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已经靠近的冯四宝手中的弩箭也已经出手,弩箭射中这人的眼睛。

    疼痛让这人惨叫起来,瞬间阡壕内的汉军旗都被惊醒。冯四宝暗骂了一声晦气,丢下手弩跳进了阡壕。

    手铳火光闪动,刚刚睡醒的汉军旗大汉应声而倒。铁铲接连劈向想要反抗的敌人,吴双带人也跳进阡壕。

    这里的汉军旗只有几人反抗被杀,剩余之人全部跪地投降。他们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折磨,宁肯投降也不愿意给女真人卖命。

    同时其他地方也爆发出了激烈的战斗,黑夜中只有正蓝旗的女真甲兵才能与长兴军一较高下,汉军旗基本上一打就投降。

    一夜过去,莽古尔泰再次回到了原点。城外的阡壕再次易手,除了再次填进入三千人外没有别的收获。

    “贝勒爷!明日让奴才去把阡壕夺过来就是,只要您下令,奴才把张斗的脑袋扭下来给您当球踢!”爱巴礼拍着胸脯说道。

    莽古尔泰却没有说话,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被张斗算计了,却又想不明白。

    屯布禄却说道:“贝勒爷!咱们不能再出城了,正蓝旗的血流的够多了,让奴才们歇歇吧!”

    听到屯布禄的话,莽古尔泰忽然明白了。恐怕张斗就是要自己与他反复争夺阡壕,这样就能将复州城的士兵引出去消灭。

    恐怕白天自己能轻易得手的阡壕都是长兴军主动让给自己的,想明白这点莽古尔泰脸色一片惨白。

    自己就剩下不足一万人马,还能守住复州吗?

    城外的张斗面露笑容,几日的争夺战再次消灭了万余的敌人。看来已经可以考虑收网了,暗影已经传来消息,皇太极已经领人到了盖州,再有两日就可到达复州。

    明日就是决战之日,莽古尔泰你准备好了吗?张斗心情愉悦之际,张卫送来的一封密信却让张斗的脸沉了下来。

    就在张斗在复州与莽古尔泰拼命之际,从复州城逃走的刘兴祚兄弟率领八千汉军旗和万余的家属到达金州,加入到了东江镇直接到了旅顺口,驻扎在了那里。

    自己在刘兴祚兄弟身上投入很多,却被毛文龙摘了桃子。这个亏张斗吃得太大了,自己来到这个时代一直就是顺风顺水,一直带着穿越者的优越感。

    今日东江镇的毛文龙就给自己上了深刻的一课,他不但攻下金州,还凭白增添上万精兵。还不害怕女真人的报复,女真人想有什么举动必须先打复州。

    而且毛承禄出兵的装备还是从长生岛买走的火铳,张斗此刻的心情如同吃了苍蝇般恶心难受。

    张斗面无表情的将密信放心,口中自言自语道:“毛文龙!真当我张斗是好脾气之人不成?”

    坐了一会张斗才说道:“来人呐!”

    成风从帐外走了进来,来到张斗身前躬身施礼道:“大帅!有何吩咐!”

    军营中成风一向公事公办,少年老成的他已经深得张斗信任,是张斗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

    “传令给艾伦!让他带上海鲨战舰去金州质问毛承禄,不给我给说法就让艾伦看着办!”张斗淡淡地说道。

    成风犹豫了下才说道:“大帅!可需要艾伦拿回金州?”

    张斗摆摆手道:“拿回来更好,至少也得把南边的旅顺给我拿回来!你让艾伦全权处理,他会知道怎么做!”

    “是!”成风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张斗将目光看向复州的地图,开始琢磨明日要如何发动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