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大帅!休息会吧!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大帅!休息会吧!

    张斗忙三火四的回到长生岛,船一靠岸就看见街道上张灯结彩仿佛到了年一样,走在街道上更是有百姓跟他道贺。

    一边还礼张斗一边往家中赶去,家中住了位公主。不知道玉秀过得好不好,会不会受气。

    他是打定主意,只要玉秀受委屈。哪怕是得罪皇帝也会将公主送走,大不了就是如历史上毛文龙的皮岛一样断绝一切供给。

    有了海外领地自己还能挺得住,根本不会像当年毛文龙一样,皮岛上被饿死十几万的辽民。

    当他来到自家门前时,发觉门口的守卫已经换了人。张斗觉得自己离家日久守门之人换了人也不奇怪,当下迈步就向内内走去。

    可谁知门口守门的侍卫居然将手一伸拦住了张斗的去路,还大喝一声:“定辽伯府,哪个敢乱闯!”

    听到侍卫的话语,张斗笑了。自己家难道还进不得了吗?没等他说话,身后的胡铁牛站了出来。

    “瞎了你们的狗眼!定辽伯回府,你们还敢阻拦不成?”

    听到胡铁牛的话,两名侍卫上下打量了几眼张斗。有心让开,但又想到郑女官的吩咐,不由得把脸一板说道:“谁回来都一样,必须先通报公主殿下,得到同意后才允许入内!”

    听到两名侍卫的话,张斗的目光瞬间就冷了下来。就连小小的侍卫都好阻拦自己,玉秀在府中不知道过得什么日子?她是否平安?越想越心焦的张斗根本就没有废话,抬脚就踢在一名侍卫的胸口。

    这名侍卫被张斗踢飞出气一丈多远,躺在地下大口地咳血。另一名侍卫见到张斗直接伤人被吓得双腿不住地颤抖。

    他颤声叫喊到:“我们乃是公主的侍卫!张斗你要造反不成?”

    听到侍卫的话,张斗冷笑一声,反问道:“玉秀在哪里?”

    侍卫有些迷茫,他还真的不知道府中的大夫人叫什么名字。看到张斗不善的眼神,这人被吓得连连倒退。

    还没等侍卫逃走,胡铁牛就冲了上去。一拳打在侍卫的肚子上,打得侍卫原地蹦起来一尺多高。落下时,嘴角已经算是血渍。

    “说!大帅夫人现在何处,不然的话……嘿嘿!!”胡铁牛一边坏笑,一边将拳头在侍卫眼前晃动。

    侍卫这回听明白了,叫声说道。“大夫人在西院!”

    张斗闻言就是一愣,没想到公主居然如此霸道,竟然将玉秀赶到西院与下人们一同居住。

    这时他的火气已经撞到脑门子上,直接说到:“拿下!不是原本府中之人一律拿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等见到玉秀再处置他们!”

    侍卫听到张斗的话松了口气,至少自己暂时不用死。

    张斗带着自己的亲兵冲进自己的府中,只要是陌生面孔一律打倒捆绑起来。顿时定辽伯府中一阵的鸡飞狗跳,呼喊求饶声音不断。

    到了西院见到府中老人,张斗才知道玉秀已经带着孩子们去阻止公主的人铲平花园。

    得到消息张斗不再停留,大步来到后花园。见到门口的两个侍卫根本就没有废话,直接打断他们的手脚冲了进去。

    刚进花园就听到李盘儿的叫声,听到有人要谋害玉秀,张斗的火气再也压不住。

    龙有逆鳞,玉秀就是张斗的逆鳞。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挺直脊梁。

    他大踏步的来到孙玉秀身边,抱住妻子的身体说道:“玉秀谁要害你?告诉为夫,为夫给你出气!”

    尽管腹痛难忍,孙玉秀还是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夫君瘦了!也黑了,你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张斗一瞬间眼圈大红说道:“玉秀哪里不舒服,告诉为夫?”

    “夫君!咱们的孩子要出生了,你一定要保住咱们的孩子!”孙玉秀说道。

    听到孙玉秀的话语,张斗才注意到孙玉秀的下身已经湿透。羊水已破,马上就要生产。

    这个年代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闯鬼门关,多少女人就是因为生产才死去。

    自己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对孙玉秀说道:“玉秀不要担心!这次为夫带回来一位神医,这人可以进行手术,定能保住你们母子平安。”

    说完张斗扭头一声暴喝:“周里予!快去请周先生过来!”

    周里予一直跟在张斗的身后,刚才张斗冲进花园,因为这里全是女眷,他就没有跟进来。

    听到张斗的喊声,周里予背着药箱一路小跑着进到里面。边跑边说道:“大帅!在下来了!”

    张斗伸手抓住周里予的手腕,用力之大直接在周里予的手腕上留下几条青紫的痕迹。

    “周先生!我妻子要生产,我不希望你问我要保孩子还是保大人。我要的是母子平安,你可能做到!”张斗瞪着眼睛说道。

    周里予犹豫了下说道:“在下尽力,不!在下一定做到,如若不能保大帅妻儿平安,周里予愿意以死谢罪!”

    说完周里予就放下药箱,从里面拿出一支听诊器。刚要向孙玉秀肚子上按就停下了手,转头看向张斗。

    “大帅!男女有别,在下……”周里予扭捏地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在乎这些小节!”张斗挥手说道。

    但他怀中的玉秀却说道:“夫君!稳婆怎么是个男人,玉秀就算平安,到时候还怎么见人?”

    张斗看见怀中焦急的玉秀伸手接过听诊器,说道:“我拿着,你听!”说完就把听诊器按在孙玉秀的肚子上。

    按照周里予的提示换了几个位置,周里予听了一会才说道:“孩子心跳有力,很健康。大帅放心吧!让稳婆接生就是,在下就留在附近,有危险再叫在下。”

    说实在的张斗真的不信任这个年代的稳婆,但他也改变不了这个年代的礼教。

    只能点点头同意了,孙玉秀被抬进卧房,张斗就在门口来回地走动。

    不时还要说上一句:“都要用烈酒消毒,谁要用脏手触碰玉秀和孩子,本爵饶不了她!”

    周里予看着来回走动的张斗说道:“大帅!坐下休息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