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平妻

第四百一十二章 平妻

    朱燮元带着怒气这下这封奏报,首先讲明了蓉城大捷,击败了奢崇明斩首数万。

    其次讲述了渝城大捷,全歼了占据渝城近一年的樊龙大军。

    最后告了张斗的黑状,上面说张斗无诏调兵私自南下,出现在渝城虽然擒获樊龙、斩杀张彤,但他的出现打乱了朝廷的部署,致使官军损失惨重,还望朝廷严惩张斗。

    朱由校等魏忠贤看完才问道:“张斗为何会出现在渝城?”

    听到朱由校的问话,魏忠贤毫不犹豫的说道:“皇上!老奴不知,老奴以为传锦衣卫田尔耕上殿问话,或许会知道事情的原委!”

    魏忠贤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问候了张斗,自己没有落井下石也算是仁至义尽。如果不给自己也送上穿衣镜,当心自己给他小鞋穿。

    “传!”朱由校面无表情地说道。

    时间不长,田尔耕来到御书房跪倒见礼,平身后站到一旁垂手站立。

    朱由校直接就问道:“田爱卿!你可知道张斗为何会出现在渝城?”

    “这个……”田尔耕一犹豫,一旁的魏忠贤就怒斥道:“有什么就说!万岁面前你还敢隐瞒不成?”

    田尔耕吓得立刻跪倒说道:“皇上!臣只是想从何说起比较好,真么没有欺瞒皇上!”

    “说!”朱由校面无表情地说道。

    田尔耕叩头说道:“皇上!这要从张斗给他的士兵休暮说起。张斗手下有很多士兵是石柱的白杆兵,他们离家日久,思乡情切。张斗就让这些人回乡接家眷回长生岛……事情基本上就是如此!”

    田尔耕把事情的起因讲述了一遍,他得到的消息都是六太保高奇亮传回的信息,都是不怕让朝廷知道的消息。

    听着田尔耕的叙述,朱由校陷入了沉思。张斗这匹千里马虽然好,但野性十足。一不小心就不知道会跑到哪闯祸,但要杀了这匹千里马又实在舍不得。

    建奴在辽东势大,每年四百万的辽饷还只能固守宁锦那狭窄的一线。张斗只花费十万两就牵制住建奴数万大军。

    没了张斗辽东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万一要是逼反了张斗,或者张斗投靠了建奴,那样的话大明可就危险了。

    朱由校陷入沉思,下面的魏忠贤和田尔耕大气都不敢出。二人对视一眼,脸上都是不安的神色。

    过了好一会,朱由校才说道:“传旨!宣怀淑公主觐见!”

    在下面等候的魏忠贤二人懵圈了,不是在谈论张斗的事吗?怎么召见起长公主来了?这都是哪跟哪啊?

    朱由校做出了决定后,脸上没有了刚才那种阴晴不定的表情。反而露出了几分笑容,看到皇上的笑容,魏忠贤心中有了几分把握,看来张斗应该能够渡过此劫。

    怀淑公主朱徽娟是明光宗朱常洛的长女,母亲是孝元贞皇后郭氏。七岁那年一场大病几乎要了这位长公主的性命,但从那时起朱徽娟就体弱多病。

    今年已经十八岁的她按理说早已成婚,应该住在公主府中,当上一只金丝雀。

    但他十六岁那年正好短命的朱常洛去世,这位只当了一个月皇帝的父亲将女儿的婚事给耽搁了。

    加上朱徽娟的身体不好,又是大病了一场。她的婚事也就一拖再拖,到了今日也没有选驸马,今日皇帝朱由校的召见让她有些意外。

    虽然自己的弟弟贵为皇帝,但天家无亲情。自己这个姐姐每年也就能见到一两次弟弟而已,其余的时间都在皇宫中过着幽禁般的生活。

    但她觉得自己体弱多病反而是好事,不用向那些妹妹一样住进公主府。

    被一群太监女官刁难,自己希望永远也不要成亲,就这么孤老在宫中。

    但是今日的召见让她心中忐忑起来,莫非自己要嫁人了?要向那些姑姑妹妹一样住进公主府?带着不安的心,朱徽娟来到了御书房。

    走进御书房刚要见礼就被朱由校拦下,“皇姐不必多礼,来人!看座!”魏忠贤十分麻利地搬来一个绣墩让朱徽娟坐下。

    “皇姐已经十八岁了吧?”朱由校问道。

    听到朱由校的问话,朱徽娟的脸色变了下,小声地回答道:“回皇上,徽娟已经十八岁了!”

    朱由校点点头道:“嗯!是朕的疏忽,皇姐已经十八,在民间早已成为人妇。朕为你寻得一个好夫婿,皇姐可否愿意?”

    朱徽娟心中已经了然,自己还是躲不过这一关。当下说道:“徽娟全凭皇上做主!”身在皇家,婚事自己根本没有发言权,朱徽娟早已任命。

    “那就太好了!定辽伯张斗今年二十二岁,驻守辽东长生岛,数次击败建奴。生擒老奴子孙,有万夫不当之勇,正是皇姐的原配。皇姐准备下,即日启程去长生岛吧!”朱由校说道。

    听完朱由校的话语,御书房内的几人全部处在石化状态。什么情况?张斗闯了这么大的祸居然屁事没有,还把公主赐给张斗做老婆,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吗?

    魏忠贤最先反应过来,他走到朱由校的身后小声说道:“皇上!张斗年初已经成亲,公主下嫁给有妇之夫大明没有先例啊!”

    “啊!”一声惊呼从朱徽娟的口中发出,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自己要嫁给一个武夫的事实。又一个消息将她打懵,自己要嫁的人已经成婚?

    她的心里不由得一阵发苦,自己的命实在太不好了。自幼体弱多病不说,如今还要嫁给有妇之夫去做小。

    越想越难过的朱徽娟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朱由校瞪了魏忠贤一眼说道:“皇姐不必担忧!张斗只有一个发妻而已,你嫁过去可做平妻。皇姐身份尊贵,想那张斗定然不会给你气受!皇姐先回去准备吧!带选黄道吉日立刻出发去长生岛!”

    朱徽娟答应一声转头离去,回去的路上就一直在想:这个张斗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会被皇帝如此看中,为了拉拢此人竟然不惜破坏皇家的规矩,让自己嫁给有妇之夫?

    一想到自己将来的丈夫会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武夫,朱徽娟心中就是一阵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