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宝贝

第四百一十一章 宝贝

    “皇上!确有此事!”魏忠贤答道。这是事实,谁也抵赖不了。

    “听说他还卖了朕的几十万人的百姓?”朱由校的语气平和,根本不像实在质问,就像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魏忠贤听了却是额头上的汗水又多了几分,前几天一个叫林渝庭的商人曾经给他送了张十万两银子的银票,并说有一样得自西洋的宝贝要献给万岁。

    拿了银子的魏忠贤立刻将张斗私自卖出流民的事情给压了下来,心里却对什么宝贝不感兴趣。身为皇帝身边最信任的人,什么宝贝没有见过?

    今日被皇帝提起,魏忠贤此刻只能明哲保身,张斗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当下说道:“确有此事!张斗数次向兵部提出粮饷不足,请求多拨付些银钱。但兵部没有银子,让张斗自行筹银子。没想到张斗胆大包天,竟然想出这么荒唐的主意。皇上!老奴这就写信斥责于他,让他让卖掉的百姓赎回来!”

    朱由校却摆了摆手说道:“不忙!我听说张斗的粮饷每年只有十万两,可有此事?”

    魏忠贤一听,心中略微安定。开口说道:“皇上!辽西的粮饷每年需要花费四百多万两,所以登莱的粮饷只有不足九十万两。这里面还要拿出大半送去东江镇,登莱战兵还要留下一部分。所以每年送到长生岛的粮饷确实不足十万两,这是老奴无能,还是皇上责罚!”

    “十万两?呵呵!不知道会有多少漂没!”朱由校喃喃地说道。

    听到朱由校这么说,魏忠贤觉得张斗还没有完全失去小皇帝的信任。当初金殿上救驾的功劳,还在皇帝心中记着。

    当下说道:“皇上!前几日张斗托商人送来一见宝贝,奴婢给忘记了。今日皇上提起张斗,奴婢才想起来有这回事,还请皇上赎罪!”

    听到有宝贝,朱由校的兴趣被勾了起来。立刻来了精神,说道:“还不让人送进宫来!”

    “奴婢遵旨!”魏忠贤答应一声,下去安排了。

    等了不到一个时辰,几个小太监小心地抬着一件一人多高的木盒子走了进来。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太监,老太监边走边不停地嘱咐道:“都小心点!这可是定辽伯献上来的宝贝,摔坏了你们可要放心脑袋!”

    几个小太监不敢快走,只要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向前挪动。老太监摸着袖子里的百两银票,心里却笑开了花。

    定辽伯派来的人就是会办事,自己不过是去接下东西就给了这么多的茶钱,以后定辽伯再送东西来自己还得抢着接待。

    朱由校在御书房终于见到了几个小太监抬着一人多高的木箱子,他刚想上前却被魏忠贤拦下。

    “皇上!您先安坐,待老奴打开箱子您再查看不迟!”魏忠贤恭敬地说道。

    朱由校也知道魏忠贤说的在理,当即坐在龙书案后面等待。魏忠贤走到箱子旁,身后打开绑在箱子上的丝带。

    原本钉死的箱子已经在皇宫门前验看之时起开,魏忠贤没废什么力气就打开了箱子。

    入眼处的确是层层的棉絮,魏忠贤伸手撕开一层棉絮才露出里面包裹的油布。

    当打开油布出现的又是棉絮,魏忠贤不由得眉头一皱。张斗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戏耍皇上?不会啊!只要不是疯子都不会这么干!

    朱由校坐在龙书案后面看着魏忠贤在那忙活,弄了老半天除了一大堆棉絮啥也没拿出来。

    等得有些心里的他慢慢踱步到了魏忠贤身后,这时的魏忠贤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心里更是骂了无数遍的张斗。

    自己忙了半天光往外拽棉絮了,眼看着箱子都已深入箱子一半,再没有东西张斗的麻烦就大了。

    当他撕开最里面的一层油布时,不由得到自己一口凉气。

    “咝!啊!”入目的竟然是一面西洋的琉璃镜,其实皇宫中也有不少的琉璃镜,只不过和眼前这块比起来,完全就是垃圾。

    眼前的一块琉璃镜足有六尺有余,宽也有三尺。四周用紫檀木镂空雕刻的木框,上面还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宝石。

    照得镜子前的人分毫必现,魏忠贤在打开油布的一刻顿时呆住了。此刻他有些后悔没有早些将宝贝打开查看,不然这东西就会出现在他的府中。

    站在魏忠贤身后的朱由校也大吃一惊,西洋琉璃镜容易破碎,一尺见方的镜子出现在大明都会卖出天价来。

    如今自己眼前的镜子何止一尺,这得多少银子才能买到如此的宝贝。

    魏忠贤反应最快,转身说道:“恭喜皇上得此重宝,此乃大明中兴之兆。奴婢贺喜皇上!”

    朱由校听了魏忠贤的话哈哈大笑,自己现在镜子前扭来扭去,玩的不亦乐乎。

    在魏忠贤的指挥下,这面巨大的穿衣镜被摆放在了御书房。朱由校坐在龙书案后面还不时的看向穿衣镜几眼,心中对张斗私自卖出流民一事淡化了不少。

    正当朱由校与魏忠贤谈论穿衣镜之时,小太监从外面走了进来,送上了四川巡抚朱燮元的加急奏报。

    八百里加急的奏报不论是魏忠贤还是内阁都不敢阻拦,直接摆放在了朱由校的书案上。

    朱由校看完后脸上一阵地阴晴不定,过了一会才把奏报递给魏忠贤。

    “魏伴伴!你看看吧!”

    魏忠贤躬身接过奏报看完心里一阵的骂娘,张斗你个混蛋

    自己这边刚刚摆平你私自卖流民的事,回头又无诏跑去了渝城。虽然斩杀渝城副将张彤的,生擒主将樊龙的功劳不少,但你这样做会得罪多少人知道吗?

    樊龙被送到石柱就被秦良玉送到了蓉城朱燮元的手中,秦良玉直言樊龙是定辽伯张斗所擒获。

    朱燮元也正在为如何这奏报头疼,渝城是打下来了。但是主帅樊龙却逃之夭夭,副将张彤竟然被张斗所杀。

    自己费尽心机打下来的渝城的功劳竟然丢了大半,如今张斗又送来了樊龙,可把朱燮元给气坏了。

    你不在长生岛老实的待着,竟然把手伸到了渝城,自己不参奏一本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