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一十章 犯忌讳

第四百一十章 犯忌讳

    马小六也不知道自己刺了多少下,在他全身力气用光后才停了下来。

    他浑身是血地看向一侧的水匪,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是孬种吗?”

    听到马小六的问话,水匪们齐齐摇了摇头。他们被眼前马小六弄出的血腥场面给震慑住了,一个个不停地后退。

    最后面的水匪转身就像自己的船跑去,接着水匪们如同血崩一样纷纷逃走。

    “长兴军!前进!”蓝贵田高声地喊道。

    长兴军立刻向着水匪追了过去,路过马小六身边之时,蓝贵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不错!是个好兵,记得打完仗回去换条裤子!”

    马小六听到蓝贵田的话,才意识到裤裆有些冰凉。此时他恨不得跳到长江里自尽算了,竟然被吓得尿裤子,太丢人了!

    水匪们只有几人跳上船逃走,剩下的人跳入江中不见了踪影。蓝贵田立刻组织人手救治伤员,清理甲板。

    将藏在尾楼中的船工喊出来驾船去支援那两条楼船,此刻围绕着楼船的战斗进行的激烈无比。

    原本在甲板上的战斗的长兴军逐渐退到船楼之中,水匪们慢慢占据了楼船的甲板。

    但水匪们在进攻船楼时阻击重重,狭窄的通道中人数的优势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楼船上层的火铳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射击,每时每刻都有水匪被打死。

    从楼船的顶部不时还有神火飞鸦射出,落在水匪的船上剧烈地燃烧起来。

    远处的那些飞鱼快船也追了回来,他们在水匪中来回地穿行,这么近的距离,每次炮击都会击沉一条船只。

    仅仅不但半个时辰,水匪们就有些吃不住劲了。不少的水匪偷偷跳船逃生,其他的水匪虽然还在进攻,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败亡只是早晚的事。

    混江龙和韩松才站在楼船顶部一直观察着战局,自己手下的突然发动让混江龙有些戳手不及。

    但黑头能让水匪去围攻那些笨拙的沙船、楼船,混江龙看到还是非常高兴。

    但接下来的战斗就出乎了混江龙的意料,仅仅两条楼船自己的手下已经靠上跳帮成功,依旧打不下来。

    这群海匪的战斗力之强已经超过了混江龙的想象,如果再有选择的话,他绝对不会与这样的势力为敌。

    但是世界上已经没有如果,既然已经开战就要打到底。眼看着久攻不下,混江龙也有些着急了,他走下楼船跳上一条战船前去督战。

    他刚刚上了战船,就见远处的手下纷纷退了下来。不少的手下驾船四散奔逃,更有水性好的手下直接跳船逃生。

    败了?混江龙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已经仅仅损失了五分之一的船和人手就被对方击溃?

    但事实摆在眼前,混江龙只有跟着逃离一条路可走。他自己留下只会成为对方的靶子,对战局起不到什么作用。

    一路逃走,混江龙回到犟岛立刻大发雷霆。逃回来的船只和人手不足一半,剩下的要么战损,要么多藏起来观察局势。

    如今的犟岛上也是人心惶惶,水战失利让所有人的心头都蒙上一层阴影。

    难道自己也要出去多一阵子吗?混江龙一想到数年创立的基业毁于一旦,心中就是一阵地剧痛。

    就在他难以决断之时,一个手下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大当家的!大事不好,海匪追到犟岛!”

    听到海匪竟然追杀上门,混江龙脑门的青筋直冒。欺人太甚!竟然敢追上门来,自己如果再逃队伍就会散掉。

    “来人呐!几个岛上所有能动的人,老子要杀光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海匪!”混江龙大声喊道。

    ……

    光挨打不还手可不是张斗的风格,水匪退走后立即带领飞鱼快船追了上去。

    斩草必须除根,这是长兴军的准则。当他们一路追踪到犟岛时,才发觉水匪的老巢竟然是数个岛屿组成。

    先不去换那些小岛,当先对最大的一座岛屿展开了炮击。看着那些手持刀剑准备抵抗的水匪被轰的四散奔逃,长兴军们发出一阵畅快地笑声。

    进攻犟岛十分顺利,长兴军登陆的那一刻战斗已经结束。水匪们在陆地上根本就是被屠杀的对象,除了一些水匪跳水逃生外,剩下的大部分被擒。他们将被送到南鲨岛接受训练,成为长兴军控制福建沿海的力量。

    比较遗憾的是混江龙没有抓住,不过在犟岛的地牢中却发现了意外之喜。

    从渝城逃走的樊龙竟然被混江龙的人捉住,他们弄清楚樊龙的身份后还打算用这个人当做进身的台阶洗白诏安。

    没想到却便宜了长兴军,张斗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将樊龙送去石柱。让秦良玉立功掌控更多的兵权,总比那些废物掌权要强。

    长兴军在犟岛混江龙的老巢搜出来了白银十多万两,珠宝玉石无算,此次南下救人的花销除去还能剩下几十万两银子,这是张斗所没有想到的。

    有了这些银钱,长兴军紧张的预算总算能宽松一些。移民也会变得更加容易,也会让新迁移的山东流民渡过难熬的冬天。

    ……

    京师皇宫中,魏忠贤卖力地锯一块木板。汗水顺着额头不断地滴下,他的呼吸也沉重了几分。

    朱由校放下手中的刨子,说道:“魏伴伴!休息一下吧!你要多加锻炼了,看看朕就没有你那么虚弱!”

    “皇上乃是人中龙凤,老奴哪敢跟您比啊!”魏忠贤笑着说道,伸手拿过一块干净的手巾递到朱由校的手上。

    “皇上!您擦擦汗,老奴不累!”魏忠贤狗腿地说道。

    朱由校用手指了指魏忠贤,接过手巾在脸上轻轻擦拭了几下放到一边说道:“听说张斗跑去山东剿灭了白莲教?”

    听到朱由校提起张斗跑去了山东,魏忠贤的眉头就跳了下。张斗在山东干的那些事可瞒不住有心人。剿灭白莲教无可厚非,但是你弄走二十几万的流民全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犯忌讳的事,不少言官已经把折子递到皇上的书案前,他魏忠贤想压也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