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零四章 张环的第二次

第四百零四章 张环的第二次

    张斗的到来不但砸死张彤,还大胜了彝兵解了石柱峰之围。原本被困在峰顶的六十七名长兴军战死了两人,其余的人人带伤。

    当初跟着上峰的百姓还活着的只有四十七人,其中周秀才被彝兵的弩箭射中肩头,已经人事不醒,能不能挺过来还是未知之数。

    剩下的人大多是老弱妇孺,青壮几乎全都跳下寨墙与敌同归于尽。

    杨家庄内的一间宽敞明亮的厅堂内,当中摆放着书案。周里予正在书案前忙碌着,书案上的士兵被彝兵射中肋部。

    周里予刚刚去下弩箭,对伤口进行了一番处理才命人将士兵抬下去。

    他在烈酒盆中净了净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刚才一个多时辰的忙碌累得他手脚发软,刚刚端起茶杯想要喝口水,茶水还没有喝道嘴里,外面又抬进了一个伤者。

    周里予赶紧当下茶杯走了过去,问道:“伤在哪里?”

    蓝贵田来到周里予身边说道:“先生!秀才公昨日被彝兵弩箭射伤,今日起就已经人事不醒,您一定要救救他啊!”

    听到蓝贵田的话,周里予点了点头。这是受伤后没有即使救治,失去大量的鲜血,又引发感染的症状。

    “放到案上吧!”周里予听完点点头,走在烈酒中洗手才来到书案前。

    当他看清书案上人的脸时,手中的小刀竟然落在地下。周里予扑到书案上大叫道:“大哥!你怎么会伤成这样,兄长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我是里予,你的弟弟!”

    听到周里予的话,蓝贵田等等面面相觑。这个世界也太小了,渝城遇到的秀才竟然是这位周神医的大哥。

    周里予喊叫了几声见兄长没有反应,赶忙伸手在兄长的颈边摸了下。

    嗯!还有心跳,有心跳就好办!他赶忙从地上捡起小刀,在烈酒中清洗一番,来到书案前。

    当他割开兄长身上的衣服时,平时一向非常稳的手却颤抖的格外厉害。

    周里予知道自己的心乱了,深呼吸几口气才强迫自己的心静下来。当他看到兄长肩头箭伤出乌黑的烂肉时,手又开始发抖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是关心则乱,兄长可能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面对别人可以从容下刀,面对自己大哥却怎么也硬不下心肠来。

    周里予试了几次都不能让自己慌乱的心平静,他大吼一声:“给老子把张环找来,要快!”平时彬彬有礼的周里予第一次爆出了粗口,还将小刀丢在地下。

    书案上是自己的兄长,他不能让兄长就这么死去。如果连自己的亲人都救不回来,自己学医还有什么意义呢?

    对了!那个输血理论,只要血型相近就能给大量失血的人补充新鲜的血液。

    想到这里,周里予转身扑向自己的背囊。那里装的是他随手记下来的笔记,还有一些工具。

    他冲到背囊钱前,将背囊口打开。双手抓住背囊,一股脑地将背囊中的东西倒在地下。

    平时视若珍宝的手稿被他随手丢在一边,双手快速地在一堆的物品中翻找起来。

    终于他抓住了个皮口袋,口中不断重复着:“找到了!找到了……”打开口袋,里面竟然有一支白银打造的针筒。

    这是他听了张斗的理论,在船只停下修整补给时,让商人拿着图样到金铺连夜打造而成。

    光是巴掌大的针筒就花去了五十两银子,金铺的老匠人几乎整晚都在打造针头。

    就这么一寸多长的中空针头差点累瞎老匠人的双眼,拿到针筒的周里予一直没有机会实践。

    今日的第一次输血竟然要用到自己大哥的身上,周里予想到这里心竟然不争气地跳了几下。

    这时门外走进来几个人,一身戎装的张斗和张环带着几个亲兵走了进来。

    见到张环到来,周里予几步来到张环近前,说道:“小船长!这是我兄长,我下不了手,你来给他清理伤口,取出伤口中的杂物!”

    张环得知书案上的人是周里予的兄长不敢怠慢,连忙脱去外衣净手后拿起小刀站在周秀才的身边。

    他用小刀割开伤口,顿时一股黑色的血液流了出来。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这是恶疮的征兆。

    张环小心地割去伤口周围发黑腐烂的坏肉,疼痛让昏迷中的周秀才呻吟了声。

    “按住他!”张环面无表情地说道,顿时上来几个士兵将周秀才死死地按住。

    张环割开伤口才发现,当初在拔下弩箭时,箭头竟然卡在了周秀才的锁骨上。

    “小心!看到箭头了吗?就是那个黑色的,一定要小心!……”周里予站在张环的身边,不停地碎碎念着。

    “看到了!我会小心的,周先生你别嘀咕了行吗?在说下去,我的心也乱了!”张环停下了手,无辜地看着周里予说道。

    周里予听完大怒道:“这是我兄长!不是你兄长!你小子给老子小心点,出了事老子唯你是问!”

    张环听完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说道:“周先生!我知道了,麻烦你去那边坐一会,好了我叫你。再这样下去,我要是手抖,你可不要怨我!”

    周里予也知道自己这是关心则乱,在张环身边不但帮不上什么忙,还在添乱。

    他就不甘心地瞪了张环一眼,转身来到一旁来回地走动,眼睛却没有离开书案附近。

    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箭头周围的肉都已经坏死。张环用钳子拔下拉在骨头上的箭头,清理完周围腐烂的碎肉,直到流出鲜红的血液才停手。

    在伤口处下了根麦管,张环才用丝线缝合伤口。上了金疮药才给周秀才包扎伤口,搬动周秀才时可能牵动了周秀才的伤口,书案上的周秀才再次呻吟起来。

    “你小子就不能轻点?”周里予没好气地说道。

    张环摇摇头,包扎好周秀才的伤口才做到一旁休息。

    此刻的周秀才脸上一片惨白,根本就没有半点血色。周里予知道自己不能等下去了,大哥的性命就要靠输血了。自己怎么也要试一下,就算失败也是自己尽力了。

    周里予挽起自己的袖子,把注射器在烈酒中反复地清洗。他深呼吸一口气,找准手臂上的血管。

    就在他要把注射器刺入自己的手臂时,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慢!”